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张佶:自创教材在日本掀起汉语教学革命
 来源:CCTV4  发布时间:2018/03/22 20:08:29
 

 

央视链接

http://tv.cctv.com/2018/03/22/VIDEMKSey2BLOwpeAjRf3t1s180322.shtml

张佶:自创教材在日本掀起汉语教学革命
 
在中日两国的交流历史中,汉字始终是主轴,起源于中国古代黄河文明的汉字,在漫长的历史发展中,已经让东南亚国家形成了一个汉字文化圈,真正的起到了文化传播的作用。
而在汉字文化圈里,对汉字使用率,掌握率最高的国家就是日本。不仅如此,日本还在中国汉字的基础上,派生出了许多独特的“和制汉语”。中国现代汉语中约有28%的词汇都来自于“和制汉语”,比如“主义”、“思想”、“科学”等词汇。这种中日两国间汉字的进口和出口,真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文化交流现象。
即便如此,对于日本人来说,学习汉语的门槛依旧很高,发音难、学习周期长,是公认的学习汉语的两大难关。有不少日本人因为学习周期长,逐渐失去了学习兴趣,另有不少日本人因为发音难,口语始终停留在你好、谢谢、再见、好吃的初级阶段。
如今,一位叫张佶的在日华人通过自己的多年研究,创造了一种全新的汉语教学法,在日本掀起了一场厚积薄发的汉语教学革命。使用张佶的教学方法和教材,能够让初学汉语的日本人在90天(每天一个学时)就可以通过汉语水平考试(HSK)的三级。三级,是中国给来华工作的日本人发放签证的基本要求。同时也能让日本人说汉语的语速,达到中国播音员的平均水平,也就是1分钟200220字左右。轻松克服了发音难和学习周期长这两大难点。
在过去的6年间,由张佶创建的长城学院已经给包括日本官公厅在内的政府部门,以及包括富士通、银座松屋等在内的日本大型企业、知名购物中心等,培训了大批会说汉语的日本员工。
说来大家可能难以置信,这位张佶院长,并非汉语教学专家,他在研究、编纂教材前,仅仅做过半年的汉语教师。但由于他有着长达十年的自学日语的经历,所以在语言的学习方法上,他实在是比很多按照教材讲课的汉语教师都更有说服力。
1970 年,张佶从北京第七十七中学毕业,被分配到首都钢铁公司焦化厂当了一名工人。1972年,时任日本首相的田中角荣访问中国,让很多中国人萌生了学习日语的欲望。张佶也是其中的一个。他先是在新华书店买了一本由北京大学陈顺德老师编写的《日语》教材,后又为自己制定了一个自学日语的计划。
1974 年,中日两国恢复了邦交正常化,两国企业间的交流扩大,钢铁行业最先开始了技术交流,首钢也为技术人员举办了日语学习班。张佶虽然不是技术人员,但听到可以学习日语,便如饥似渴的利用三班倒和轮休的时间去蹭课。后来,首钢的领导去日本访问,带回来一批技术资料,他就自告奋勇地跟日语老师一起,开始了总字数在40万字以上的技术资料的翻译工作。
1977 年,全国大学恢复高考。张佶报考了北京师范大学日语系,毕业后被分配到北京市人民政府经济委员会工作,主要负责政府间经济合作谈判的翻译工作。1983 4 月,张佶作为公派研修生,开始了在日本各地为期一年的企业实习。在这短短的一年间,张佶了解到了日本企业的实际经营情况和所面临的经营问题。同时,他也看到了自己的机遇。
1987 4 月,张佶辞去工作,以自费留学生的身份再次踏上了日本的土地。仅仅两个月后,他就筹资创建了长城咨询株式会社,并且和股东们约定——两年内股东们只出钱不插嘴也不负责给他介绍任何业务。
就这样,张佶一边留学,一边作为长城咨询株式会社的负责人为日本广告公司提供在中国实地考察、拍摄的向导工作。在公司发展壮大的同时,他也没有放松自身的学业,1990 4 月,他考入了成城大学大学院经营学研究科硕士课程,一边加强专业学习一边运营公司,一边带领公司向着对日 IT 开发工作转型。1992 3 月,在几乎每个月都要回北京出差一次的繁忙情况下,张佶顺利通过论文答辩,拿到了经营学硕士学位。
硕士毕业后,张佶在运营公司的同时,开始在日本国际语言学校做一名汉语教师。凭借着多年自学外语的经验,以及一腔热忱,每一节课,张佶无不尽心尽力的教授。然而半年过去,绝大多数的日本学生们依旧没能过拼音那一关。张佶身为教师很受打击,他把自己的苦恼说给同事们听。没想到同事们都不以为然。“日本人没有那么多的发音,所以他们学不会也是没办法的事。” “日本人天生学不会拼音,不怪你。”
同事们的“经验之谈”,令张佶不敢苟同。 “日本人学不会汉语,绝对是汉语的教学方法出了问题。”张佶分析认为,造成日本人学汉语进步慢的原因主要在于,中国人教日本人说汉语,用的都是教中国小学生的方法,但是中国小学生是先会发音后学汉字,而日本人是先会汉字后学发音。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张佶创建了长城学院,投入大量的财力和精力,雇佣了汉语教师和打字员,开始有针对性的研发面向日本人学习特点的汉语教学方法。在编撰配套的汉语教材的过程中,光是复印他就用坏了7台复印机。
2011年,张佶三年磨一剑的第一版《汉字中国语》教材终于出炉,打破了传统的先教拼音的方法,让日本人从汉字的发音、意思开始学习。
当第一版教材出来后,长城学院的讲师也很忐忑,毕竟这种教学方式是非常新颖、非常具有颠覆性的。在实际运用新教材培训了政权公司的员工一学期后,这位讲师依照惯例让学员们做一次朗读发表。第一位上台的学员用流畅的汉语描述了自己的一天,第二位上台的学员给大家讲了自己去钓鱼的经历,第三位、第四位…… 令这位讲师意想不到的是,大家在发表时不是找篇汉语文章来朗读,而是自己写作文、朗读作文。这在从前是没有过的。用《汉字中国语》教出来的日本人,在学习说话的同时,就同步掌握了写作的能力。
据张佶介绍,在编撰教材的过程中,最难的部分就是划分汉语常用汉字和日语当用汉字的范围。到底是根据日语常用汉字来对照汉语,还是以简体字为主展开教学,光是这一部分,就尝试过45次。当研发工作进入瓶颈后,一位当时在人民大学外语学院任副院长的老同学启发他,“要用举一反三的办法,让学员们能在学习中获得成就感”。于是,张佶就考虑用举拼音的四声来返汉字,后来通过实践发现,这种方法对日本人掌握汉字很有帮助。
中国的小学六年教育,要求学生在毕业时必须掌握2500个常用汉字。有了这个基础,就可以遣词造句,读书读报了。张佶尝试着用2500个汉语常用汉字和日本当用汉字进行彻底的比较,发现1683个汉语常用汉字和日语当用汉字是一模一样的,有860个是不一样。在这860个当中,还有近400个,是属于汉语的简化字,比如丰(日语写作豊)字、比如车(日语写作車)字,只有400多个是中国的特有字,比如你,比如您。张佶总是鼓励日本学员说:“你看,你已经有了70%的学习汉字的基础了。”
事实上,学习完《汉字中国语》的第一册书,日本人就能掌握2000个汉字,而汉语水平考试(HSK)的三级只考800个汉字,所以通过考试是绰绰有余的。
其次,张佶还对中日两国的语法进行了比较。其实两国语法最大的不同的就是“倒装句”,日语里叫“返点”。在古时候,“返点”法是日本人学习汉语的重要工具。只要将汉语汉字与“返点”法进行结合与强化,日本人就能够顺利地读句子、造句子了。
再次,在音节方面,日语是一个假名一个音,但是它可以拉长,汉语是一个汉字一个音节,这个音不能拉长而且有声调变化。所以日本人如果在音节和声调上掌握不好,发音就会很难。为此,张佶将学习汉语的诀窍编成了一个口诀:“汉字读音、先读后拼;一音一字、一字一音。”根据这个口诀,将汉字重新整理,把所有相同发音的汉字都整理在同一个位置上。
张佶在研究、编纂的道路上孜孜以求,不断根据实际发现的情况来完善教材,到了20181月,《汉字中国语》已经改版到第9版,长城学院也在定向为日本官公厅、大型企业提供内部培训的同时,从20181月起面向社会招生。《汉字中国语》也正在申请专利中。
随着中国国际影响力的不断提升,中国正不断增强文化自信,世界也愈发关注中国,汉语在全球范围内的普及率正在向着英语靠近。对于外国人来说,学习汉语的不仅仅是了解中国博大文化的重要方式,也是开拓沟通世界的重要机会。张佶的《汉字中国语》,将成为汉语在海外普及的一大利器,同时也是海外华人对普及汉语的一大贡献。
◆张桐
 
   
CCTV华人世界更多
张佶:自创教材在日本掀起汉语教学革命
洪欣:投身公益事业 用艺术带给灾民温暖
王玉芒:以花为媒 为中日交流搭建新平台
吴鸥:将中国元素融入设计理念 在日本珠宝界闯出一片天
郑宇:让日本刮起中国民乐风
   
学校 IT 不動産業 飲食業 旅行業 法務·行政 金融
運輸業 通信業 人材派遣紹介 医療·健康 建設業 娯楽業 その他業種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地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