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华人新闻
 
 
 
  打印 关闭窗口
重回景山觅“罪槐”
作者:蒋丰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2019/03/14 13:50:28
 

不久前,再回北京。鬼使神差一般,我又去了一次景山公园。或许,因为那里是我儿时最熟悉的公园之一;或许,我在大学读书期间,曾在阅读《明史》上花过一些功夫,而那里是“明史”的终结点之一。

说起来,在老北京口中,“煤山上吊的地界儿”是景山的文化标签。今天,景山成了故宫美的最权威注解。无论清晨日落,雨雪阴晴,位于景山最高处的万春亭前总是聚满了长枪短炮,每一双眸子都跃动着光芒,想要把全世界最大的黄瓦红墙宫殿群尽数收入眼中、心中、镜头中。而我,还想找一找那棵“罪槐”。

“普天之下 莫非王土;率土之滨 莫非王臣”。拥有天下的皇帝,手里握着最大的筹码,却也是最易燃的爆炸物。古往今来,海内海外,不幸生于末世,遇着了改朝换代,皇帝的悲剧命运就是早早注定了的。绞死的,勒毙的,毒药暗杀的,成了刀下鬼的⋯⋯也有贪生怕死,乐不思蜀,做了阶下囚也要“顽强地”活下去的。除五代十六国那样的一方霸主不算,在末代之君中,敢于自杀的,翻遍史书,也只有传说中登高台自焚的商纣王和煤山(即景山)自缢的明思宗朱由检。当然,也许有人会提到被宦官赵高逼迫自杀的秦二世。

面对步步逼近的李自成大军,朱由检仓皇出逃。从高高的华丽的龙椅上走了下来,回归于一个普通人的身份。他行色匆匆,他没有多少时间了。他还有很多事要了结。他要对妻儿有一个交代,对列祖列宗有一个交代。了结了自己的妻女,他自缢于煤山,那里的奉先殿(今称寿皇殿)供奉着祖宗的排位。

没有了御辇和仪驾,朱由检第一次脚踏实地的检阅着即将不属于他的大地。从紫禁城的后宫到景山,不过几百米的距离,却是朱由检这一生中所走过的最艰难最漫长的路途。煤山,原来不是这个名字。因为明朝时在此处堆放煤炭,应对可能出现的蒙元势力的反攻和围城。这样的名字,注定了这条通往煤山的路是狼烟滚滚的,这路上的人是灰头土脸的。民间甚至演绎出朱由检在仓皇之中跑丢了一只鞋的桥段。跟着朱由检一起殉国的,是宦官王承恩,后人感念他的忠义,将其葬在朱由检的身旁。在天寿山脚下那寒促简陋的思陵里,王承恩墓碑依然陪侍在帝后墓旁。纵观中国历史,这是“不全之人”所能得到的最高殊荣。

“寡人”不寡,“孤”君不孤。追随朱由检而去的,不止于此。“江山悲灾劫,感先帝,恩千丈”,帝女花的唱词喑呜缠绵,愁肠百结,周世显与长平公主殉国的故事有很多艺术夸张的成分,但城破之后,户部尚书工部尚书等高官大员自杀殉国,两百名宫女自溺,皆记录于史书之中,却是白纸黑字清清楚楚。

与那些昏聩荒唐的皇帝不同,朱由检继位以后进行了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整顿。最受世人瞩目的,当属铲除“九千岁”魏忠贤,给先帝的奶妈客氏来了一顿脱裤子打屁股的“廷杖”。上任的第二年,朱由检精简机构,拿驿站开刀。他不知道千里之外有一个小小的驿卒因此丢了差事,更不会想到16年后那个失业驿卒攻陷北京城,斩断了大明王朝的龙运。

“才自精明志自高,生于末世运偏消”。历史,没有给朱由检“复兴”的机会。罕见的大旱和诡异的鼠疫,已经将大明王朝的铜墙铁壁洞穿,西面有长驱直入的义军,北方有弯弓射雕的后金,更裹挟着凌厉的寒风大军压境。朱由检对着长平公主发出慨叹——“汝何生帝王家!”这分明是在说自己。他的身份,在出生之前就已经被设定。他的命运,也不是自己能够掌握的。黄仁宇在《晚明:一个停滞但注重内省的时代》一文中指出:“自朱瞻基之后,他们很少有机会在重要关头定决策而影响到全帝国,只有最后一个皇帝朱由检可算例外,可是为时已晚”。自从1619年惨败于努尔哈赤,大明的国运已见颓势,积重难返。我细细地读着树立在山脚的“明思宗殉国三百年纪念碑”,看到那“宵衣旰食”的评价时,有点心酸,因为这种付出已经无力阻挡那艘被时代浪涛击打的千疮百孔的巨轮的倾覆。

九门之内,九州之内,都是他的“子民”,朱由检是这个大家庭的家长,他必须对天下人负责。他赐周皇后死,斩杀女儿昭仁公主,用生命的终结帮助她们避免玉质染污的惨剧。他留下“任贼分裂朕尸勿伤百姓一人”,祭出自己的尸骨任凭处置,只求留百姓一个安宁。或许,他真的是为了这个国家鞠躬尽瘁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

清人入主京城之后,不仅斥这棵槐树为“罪槐”,还要用铁链羁锁,负负得正般的为朱由检“平反”、“册封”。

世事变迁,今天我眼前的这棵槐树,已是第三棵。“罪槐”,早就没有了,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移来一棵,细小如婴孩手腕。或许有人觉得不妥,如此纤弱,如何承受得了天子的重量,如何承载得起那段沉重的历史!后来又换了一棵老槐树。那么,当初朱由检选中的那株槐树去了哪儿?“罪槐”不能语。我想,它一定是被移种到了厚重的历史堆积层了。

 
   
   
 
   
学校 IT 不動産業 飲食業 旅行業 法務·行政 金融
運輸業 通信業 人材派遣紹介 医療·健康 建設業 娯楽業 その他業種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地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