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医疗直通车
 
 
 
  打印 关闭窗口
漫谈医生不养生
作者:汪先恩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2019/03/15 12:27:24
 

 

去年5月份,出差回来,得知嗜烟的须山教授去世,非常愕然。据说突然病倒,送到顺天堂医院,被诊断为肺癌。虽然用上后来获得了诺奖的相关抗癌药,但这位优秀的内科专家不到两周就去了冥界。

4月份还在宴会上碰过杯,转眼间,灵肉之躯就消失了,非常惋惜与不解,虽算不上英年早逝,但65岁远低于日本平均寿命,不由想起“医生不养生”的谚语。

江户时代的1763年,世俗讽刺小说《风流志道轩传》刊行,受到好评,书中有句“坊主不信心,医生不养生”后来成为谚语,流传至今。坊主即主持,主持教别人信佛,自己不修行;医生教别人健康规则,自己不实践。这种现象各行各业都存在,医生不养生,伤己更重,尤其是中年人。想起英年早逝的朋友们,更是痛心。

广濑博士,当年像大姐一样关照我,读书那会,每次国内外学会前,她都把机票和宾馆等订好,并指着资料交代一番。她是杰出的科研能手,每天工作到晚上12点之后,不料未婚就被乳腺癌夺去了生命。长期熬夜和放射线等无疑有损她的健康。

同科室的渡边医生,是内窥镜高手,他与我同期在顺天堂大学获得医学博士学位,他喜欢酒,经常在酒吧通宵达旦,第二天照常工作,他知道我不喜欢酒,一般不邀我。樱花散落的某一天,他向我道别,说开业的父亲年迈,得回仙台继承家业,回老家当医生。不料,再听到他的消息,竟是死讯,四十岁左右,未作父亲就谢世了。同事说他喝得太多。

冲击最大的属皮肤科西村医生,那年有一天的星期五傍晚,路遇朋友,他告诉我西村住院了。第二天我便按日本的风俗到病房看望,不料护士说,西村昨晚去世了。病室里已经没有西村的牌名等痕迹,好像从来也没有存在过。我一直难以置信,但的确从此再也没有见过她,好端端的一位34岁的女医生,说没就没。以至后来我不愿去看望病重的友人。

当年我用中药制剂容身茶,把烦恼了原田医生28年的阿脱皮性皮肤炎(特应性皮炎)治好了,导师佐藤信纮教授觉得意义非常,他说科里出钱,与皮肤科合作研究一下,做点动物实验。皮肤科恰好有先天性模型动物,他们正在研究该病的分子机理而无治疗方法,皮肤科教授欣然应允,就派西村医生与我合作。

几个月里,我们每周几次一起观察动物,一起做实验。实验之余也聊家常,得知她丈夫在自卫队工作,两个孩子全靠西村照料,她边照料孩子,边读博士,边上临床,一天只能睡两个小时。我说如果长期只睡两个小时的话,身体会垮掉,还是要想办法休息好,学位暂时可以不拿。我说的身体垮掉指感冒或肺炎之类,不料她一查就是肺癌,一治就永眠,令人唏嘘。

医院每年为全体职员免费体检,体验也没有查出西村的健康问题,长期透支到临界点,身体垮掉好像是一瞬间的事。广濑和西村等人的在顶级医院英年早逝,让我重新审视医学的作用,让我思考中西融合的重要性。日本的医疗检查和服务世界一流,即便在顶级医院,却也挽救不了大病者或大意者的生命,包括医生的生命。

医生不养生,包括难以养生和不愿养生。难以养生与过酷的工作环境有关,改善医疗环境要靠领导,甚至全社会;不愿养生则与现代医学教育有关,指标正常而不健康的人普遍存在,但以科学为特征的医学,全靠查异常数据来诊断疾病,指标正常就以为是健康,指标异常而达不到诊断标准,有病也不算病,一旦被诊断有病,疾病的责任又常推给病毒和细菌等这些小微生物,认为只要把对方消灭掉就行。

其实,疾病,除天灾与横祸之外,大多是从未病发展到已病,形成过程,与饮食起居精神及环境因子都息息相关。不养生的行为终究会被算总账,我在同济医院工作时期,年轻气盛,也不相信养生一说,后来被严重算总账,不得不重新审视中医的养生观点,重读《内经——上古天真论》,获益不少。

医生要带头要养生,才能治好更多病人。养生原则还是古人说的那几条,即避开“虚邪贼风”等不好的环境因素;“不妄作劳”,工作上不过劳;“精神内守”,避免过度耗精伤神;“美其食,乐其服,高下不相羡慕”,即吃健康饮食,穿舒适的衣服,不攀比。正确养生是最好的医生。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