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赴日旅游
 
 
 
  打印 关闭窗口
“东京汤乐城”与你有约
作者:王亚囡 蒋丰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2019/07/18 12:16:02
 

 

最近,前往日本东京的中国游客发生了一个悄悄的变化。他们当中的许多人在东京成田国际机场落地以后,不再是匆匆忙忙乘坐各种交通工具直接奔往繁华的东京都心,而是选乘送迎巴士前往距离机场15分钟左右的“东京汤乐城”。

是什么,能够如此改变中国游客的旅游风向?是什么,留住了中国游客的匆匆脚步?近日,记者前往“东京汤乐城”做了一番暗访。

 

寓“水舞秀”于“城文化”

一个“城”字,可以看作是日本武士文化的凝缩。在那数百个强藩热血火拼的时代,为了守住一座旧城,为了建筑一座新城,不知有多少人付出了鲜血与生命。也正因为这样,日本至今还有大大小小一万多座“城”的遗址。与中国不同的是,在中国提到“城”,常常是一个地域概念;在日本提到“城”,则是一个建筑物的表现。“东京汤乐城”,显然是汲取了“日本城文化”的元素。

驻足于“东京汤乐城”的正门前,一座全木结构的梁桥,跨越在二十多米宽、三百多米长的“堀”上,在中国,这是被称为“护城河”的。极目望去,城檐两侧悬挂的三十多幅日本仕女役者图,让人联想到江户时代的“大奥”。那个年代,常常有“操盘的是将军,掌权的是大奥”的说法。反正,后宫里面从来不会是风平浪静的。

我端详着“东京汤乐城”的横匾,玩味着其中的深意。在中文里面,“汤”有饮料的意思,也有温泉的意思,宋代文人就写过“温泉初赐汤”的诗句。在日文里面,“汤”有热水的意思,也有洗澡水的意思。如今,日本城市的一些公共浴池仍然写为“钱汤”。初到日本的中国人,看到这两个汉字以后常常迷惑不解,询问:“汤里面为什么放钱呢?”显然,“东京汤乐城”的“汤”字,选择的是日本汉字的意思。

还需要赘叙的是,日本人对“乐”这个汉字是情有独钟的。街头巷尾,在店铺名称中使用“乐”字的真可谓数不胜数。有人说,这是日本人“苦乐观”的一种表现,他们喜欢以“乐”对“苦”,求“乐”去“苦”,享“乐”忘“苦”;有人说,日本的雅乐、能乐等艺术中也注重这个“乐”字。其实,中国人何尝不喜欢这个“乐”字呢,李白的“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是我常常吟诵的诗句。当然,我也没有忘记太白先生的“锦城虽云乐,不如早还家”的挠心叮嘱,把“家庭之乐”放在第一位。

 

 

就在我玩味着“东京汤乐城”的字意时,只听“呼”的一声,伴随着悦耳的音乐,护城河里的几十个喷泉水管一齐恣射出高达百米的喷泉,只见几十条粗细长短不一的水柱,伴随着音乐的节奏起伏不已,犹如女人柔软腰肢一样左右摇摆。声,光,雾,水,以及那蒙蒙水雾构成的一道道幕墙,在现代科技的掌控中,变成了立体感极强的“水舞秀”,五颜六色,美仑美奂。这一场融中日文化元素于一体的“水舞秀”,让人的心情伴随着她高腾飞扬,心绪伴和着她悠远流溢,心思伴舞着她轻慢逸散。未进“城”,已赏水之乐。据说,这“水舞秀”现在每天只演六场,错过后,就会遗憾连连。

 

寓“密庵席”于“茶道文化”

抬头忽见远处“密庵席”的匾额,心里先喝了一声彩!说起来,日本现在有三间茶室被誉为国宝,一间是千利休的“待庵”,一间是织田有乐的“如庵”,还有一间就是江户初期茶道大师、建筑大师小堀远州设计的“密庵”。密庵位于京都大德寺龙光院,不对公众开放,那里还有世上仅存的三盏曜变天目茶碗中的一盏。“东京汤乐城”的规划者居然把大名鼎鼎又深藏不露的密庵原封不动的“搬”过来,令人刮目相看。

走到跟前,只见木槛隔扇,却不得而入。正寻思着,恍然大悟,这里既然是密庵,当然要半蹲半跪着从侧边的躏口出入了!

密庵席提供VIP包间服务,关上窗门,就是“和敬清寂”的私密空间,推开窗槛,又占据最好视野,可近距离观赏“江户町”舞台的各种节目。密庵席的设计深得茶中三昧。来到这里,足以领略日本“茶道文化”的基础。

 

寓“七荣屋”于“拉面文化”

仿佛做了一场梦,瞬间穿越到江户时代的东京。头顶,四米宽,六十米长的“天幕”上,漫天樱花绽放飞舞,随风四散飘逸旋落,给视觉最极致的享受。眼前,左边是引以为傲的“自慢甘味处”,就是女孩子最喜欢的寻味甜点站。

右边,取自千叶县富里市地名的“七荣屋”堪称一座微型拉面博物馆,里面一列排开,酱油拉面、盐拉面、博多猪骨拉面、北海道酱汤拉面、叉烧拉面、咖喱南蛮乌冬、天妇罗荞麦、天妇罗乌冬、天妇罗竹帘荞麦、天妇罗竹帘乌冬、竹帘荞麦、竹帘乌冬。我记得香港美食家蔡澜曾经说过,“日本拉面是神奇的。100多年前,由横滨中华街传入日本,经过顺应日本人口味而进行的一系列改革变迁之后,拉面就成为了这个国家最接地气、最具代表性的大众美食。”如今,坐在“七荣屋”,虽不能说吃遍日本天下的拉面,倒也八九不离十了。这种收获,也不是可以简单获得的。

 

寓“根木名站”于“铁道文化”

从“七荣屋”“满腹”而出,就可以看到一座明治风情的木造车站,名叫“根木名站”。啊,原来是用贯穿“东京汤乐城”所在的富里市的一级河川命名的,莫非之前涉水经过的那条浅溪就是根木名川的支流?

想一想,日本开通铁路已经将近150年了,它不仅给日本带来了近代化、带来了发展、带来了拓张,更带来了特殊的“铁道文化”。我知道,日本铁道的发展曾经刺激了中国革命的先驱孙中山,当年他把权力转交给袁世凯,希望袁世凯在十年之内练精兵百万,他则要在十年之内修筑20万公里的铁路。我稍微检索了一下,中国人研究日本铁道文化的相关论文已经有8566篇,由此可见日本铁道文化对中国的影响。

此刻,看着这座小小的车站,我想起来朱自清的《背影》,想起了高仓健的《铁道员》……

 

寓“熊野神社”于“神道文化”

无论是将军大名,还是市井庶民,生活中都离不开信仰。日本有一种代替参拜的习俗,比如东京都内有至少十座“小富士”,让那些不能随时到富士山参拜的人一偿心愿。来到“东京汤乐城”,去“熊野神社”的神龛前许个小心愿,也能传递自己的心声。如今,日本有将近12万座神社,“熊野三山”指的是本宫大社、速玉大社、那智大社三座神社。从平安时代起,就不断有贵族和武士到这里参拜祈福,已经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就算没有三岛由纪夫《三熊野诣》推波助澜,“熊野三山”在日本人心目中的地位也是无可动摇的高高在上。“东京汤乐城”一丝不苟地复制了熊野神社,撷取日本神道教文化的精髓,展示着日本文化神秘的深层。

 

寓“桃花源”于“汤泉文化”

走出更衣室,猝不及防,有一层浅浅流动着的溪水漫上脚面,再走几步,稍觉有硌脚的沙砾感,头顶又有LED做出来的灿烂星空,这感觉就像儿时的呼朋唤友溯溪玩耍,返璞归真一般的童心童趣荡盈心头。“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在浅溪中“跋涉”,转了几个弯,忽逢飞瀑从空而降,大有“疑是银河落九天”之势。“复前行”,“豁然开朗”,穿过一排排唯有日本神社才有的红色“鸟居”,这才算真正的进了“东京汤乐城”的内城。我心中暗暗把它称为日本版的“桃花源记”。

曲径通幽,峰回路转,好不容易找到汤泉的入口处,竟有一丝恍如隔世的惊诧。宽衣、解带,有水盂立在红色的神社手水舍下面,隆重的仪式感让人不敢造次,这是进入传统日式汤浴必不可少的环节——净身。濯涤纤尘,轻试兰汤。此时方可随心所欲,物我两忘。在室内功能汤泉享受雾气蒸腾的浸润,或者到室外露天汤泉感受云的淡远、风的清新、雨的微凉。

 

 

每一座汤池附近的墙面上都有电子温度计,显示池水的实时温度,知寒知暖,选择多样,给传统汤浴文化增添了一份来自智能信息时代的贴心。

如果在日本逛吃逛吃感觉到疲倦,同时又想在临别之前再体验一下地道的日式风情,不如把“东京汤乐城”写进攻略的最后一站。用温暖的汤泉濯洗麻木的双脚,在岩盘浴上熨烫疲惫的腰背,躺进日本陶制烧器打造的室外圆圆的浴池,仰望着无际浩瀚的星空,倾听着声声叩耳的虫鸣,定能为日本之行增添一段独特又宝贵的记忆。

 

寓“祭”于“江户文化”

在日本历代文化中,有的因为过于遥远,中国人已经倍感生疏;有的因为过于贴近,中国人难忘疼痛的感受。相对例外的是,日本的江户时代,几乎与中国的大清时代相行并进,让中国人有一种特殊的文化历史亲近感。

 

 

风铃、浴衣、捞金鱼,汤泉、参拜、夜纳凉,在“东京汤乐城”,可以赴一场“お祭り”的盛宴。说实话,对这个日语单词,我将尽30年来一直没有找到对应的中文词汇,为此苦恼不已。“祭”这个词,在中文里面通常是与“祭祀”、“祭奠”联系在一起,充满着悲情,弥漫着悲壮。但是,在日本则恰恰相反,这个词成为一种季节性民俗活动的代名词,凝缩着传统,充满了欢乐。或许此刻,人们才会认真追问中日文化的传承与演绎是什么关系。

游走在“东京汤乐城”里,迎面走过身着浴衣的红尘男女,仿佛行走在活的浮世绘图册里,难道,“东京汤乐城”门前的那些武士和美人都被汤泉点活了?路边,是“俳圣”松尾芭蕉忘雪忘我的扫庭扫帚,天幕上,飘游着让和泉式部感伤的流萤,耳边忽又传来让俳人正冈子规惊喜的叫卖声。一一玩味着,老爷爷的吆喝越来越近,拦住装满日式点心的小推车,每一件都美得不忍下口。

 

寓智能于“东京汤乐城”

“东京汤乐城”在布局上注重文化,在设置上活用智能。进入城内,领取的手牌,就是一个“智能手牌”,走到哪里,只要轻轻碰触荧屏,都会得到需求的物品与服务。一路下来,如果你是“剁手党”,你不会失望;如果你是“体验派”,收获会更加丰富。

 

 

成田机场和“东京汤乐城”之间大概一刻钟车程,有免费迎送巴士。城内除汤泉、桑拿、搓澡、按摩、餐饮等休闲服务之外,还提供太空舱、中式软塌和沙发等多种休息方式。休息大厅的超大电子屏幕持续播报航班信息,有出行需要的旅客可以随时根据信息规划行程。说爱上“东京汤乐城”的厕所,或许有些夸张,但,这里的厕所真的是全智能的。

不仅吃住游娱购,城内一站全解决,休闲大厅还特别增设血管检测仪、皮肤探测器等高新科技产品,兼具康检中心等功能。

 

暗访过后,离开“东京汤乐城”之际,记者希望采访这里的创意者、创造者、创办者——有着“日本华人首富”之誉的露崎强先生。但是,这次露崎强先生非常低调,只是微笑着说:“我从事酒店行业多年,从事旅游业多年,总感觉这其中存有一种缺憾。中国游客到日本来,大多是时间紧、路线急,无法做‘一览众山小’的集中体验。这样,就催发我产生打造‘东京汤乐城’的想法,让中国游客到日本来,不仅有一个新的好去处,更让他们日本之旅可以成为休憩之旅、体验之旅、消费之旅、提升之旅。”

露崎强是日本华人世界中的一位传奇人物。露崎强,正在创造着一个新的传奇!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