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华人新闻中心
 
 
 
  打印 关闭窗口
“枫”“富”“河”多彩
作者:叶晓光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2019/11/21 11:23:20
 

 

一千个听众有一千个陈奕迅。听着陈奕迅的歌长大,尤其喜爱旋律动听、歌词具有强烈感染力的《富士山下》。来日本之后,偶尔晴空万里时,站在东京的高处可以遥望富士山。然而远眺并不能使我满足,一直希望近看圣岳的姿容。11月17日,我参与日本中国留学生交流会陈亮会长组织的河口湖红叶祭,踏上了朝圣之旅。

早上9:30,参与者在池袋集合出发。大巴上,主办方组织bingo游戏活跃气氛,尽管运气差了些许,不过将幸运暂时保存,兑换绝美的景色也完全值得。到达前,领队刘哥问大家富士山的高度,我依稀记得在3800米左右。他讲了一个故事,让我从此不会再记错:当年日本将全面侵华战争的日期定在1937年7月7日,是因为作为第一高峰的富士山海拔为3776米,日军想要超越富士山,创造流传后世的“壮举”。是的,历史记住了这一天。富士山本身是没有错的,了解这段过往,让我增添了一份使命感,满怀对自然、更是对前人的敬意与感激,开始即将到来的旅行。如果在平日,乘坐大巴90分钟即可到达。假日加上旅游旺季红叶正盛,游览大巴、私家车将高速公路堵得水泄不通,大约12:30才到达河口湖景区。

 

 

首先前往的是红叶回廊。不绝的行人让本就狭窄的回廊变得拥挤,作为游客的我们贪婪者正午的阳光,寻找合适位置,在阳光穿过的角度将多彩的叶片记录。说是红叶,树叶的颜色其实丰富各异,红叶、黄叶、绿叶,共同点缀湖畔的深秋。想必此刻的北京香山公园和京都岚山,枫叶也同样绚烂。

 

 

春天在浅间神社里赏樱,夏天望向静冈一侧的太平洋,秋天看河口湖畔的枫叶,冬天观览山顶的积雪。富士山的四季,足以代表日本的四季。在社交媒体分享眼前的盛景时,有朋友评论到来时未见到这样的景象。我认为大可不必感到遗憾,由于时间不同,富士山景在变,你所见的,是她单独为你展示之美。

沿着回廊另一侧,往河口湖方向走,近看富士山才是此行的最重要目标。尽管在日本有22个都道府县可以看见富士山,山梨县的河口湖才是最佳观赏地,许多流传广泛的照片也拍摄于此。亲自到达湖前,才能部分程度体会到日本人对圣岳的憧憬与崇敬。波光粼粼的湖面呈现出山的倒影,见证诗句中“雪如纨素烟如柄,白扇倒悬东海天”的奇妙景象。 

随后前往富士山世界遗产中心,观看纪录片后了解它的历史与文化。对日本旅游感兴趣的游客里,应该是没有不知道富士山的,将其看做日本最具代表性的世界遗产和旅游景点也不为过。然而,富士山曾多次申请世界自然遗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为其作为一座火山,在世界火山中不具备代表性,屡次被驳回的情况下,直到2013年才成功申请为世界文化遗产。申遗的过程也如同爬山一般,看似进退两难,实则峰回路转。

 

 

行程的最后一个景点是忍野八海。相传忍野八海已经存在1200多年,现在看到的是富士山融化的雪水流经地层,经过80年的过滤而成的八个清澈的淡泉水池。各色锦鲤在池里巡游,看到公告板写到最大的一条已经73岁。不过我不认为它有任何老态龙钟的样子,就像神山一样,带有活力自然就会永远年轻。

逛完特产店后,此时天已经逐渐暗下,17:00大家回到大巴上,交流着一天的收获。同样由于堵车,直到20:30才回到池袋。枫叶、富士山与河口湖,丰富和多彩的旅程至此完结。

从远眺到近看,是对朝圣富士山的重要进步。回到东京后,我也会珍重这不可凭爱意私有的盛景,继续祈愿它永葆神圣与纯洁,期待以后开山的时节,从观光者转变为攀登者,征服新的高峰。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