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人民日报海外版》授权刊登
 
 
 
  打印 关闭窗口
云端起祥龙
作者:王耀忠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发布时间:2019/11/28 17:55:23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9年11月28日   第 11 版)

 

怀玉山公路

来自网络

雾卷龙飞,弥漫着大地的气息;松涛声声,讲述着天地遗玉的故事。云开雾散,龙身现形,一条蜿蜒的山路,仿佛把时光咬开了一道口子,凝练成五光七色彩带。随着云海波澜悠然若醉,一路舒展着杨柳身姿,时而粗犷豪放,时而婉约缠绵,仙灵般从怀玉山梦境中走来。

秋日周末,我随成群结队的游人来到江西的怀玉山,想借红色高原这方宝地放飞心情。

与我邻座的是退休教师罗金满,身体硬朗,健谈。老罗说,自从拓改了环山公路,当地民众搭上了旅游发展快车道,红色、绿色和古色文化交相辉映,四方游客纷至沓来,世代种地的山民开始学做生意。

乘车由盘旋的公路“天梯”上山,大有“飞身入天门”之感。车至葛岭头山关隘口,云烟缠绕,大有“万壑泉声天外来,白云深处隐蓬莱”之感。

又一道山弯路,车里人却稳稳当当。老罗斜靠在车窗边,他开嘴吟唱一首明代文学家李梦阳的词作《怀玉山歌》。大团云雾涌进车窗,将老罗整个人拥进梦幻般意境里。几位倒歪着身子似睡非睡的山民,一听吟唱来了精神,跟着老罗哼唱起来,车厢里顿时成了欢乐的海洋。他们几乎每天都要坐一趟车出门,大多是为自家客栈或小店采办点什么。用他们自己的话说,以前路窄又陡,坐车出趟山是活遭罪,现在坐车穿云驾雾赛神仙。

车过山关,离玉峰村近在咫尺,我和老罗一前一后下了车。迎面不时看到三三两两游客走过,他们落叶般散落在路边,有的倚着路边护拦拍风景,有的围着观景平台坐一圈,在明朗的秋阳下开始一天的旅游生活。盘踞在山腰间的天路像被溪涧瀑布洗过一样洁浄,仿佛带着神女般的温柔,守候着云层覆盖的大山。

走着走着,老罗突然止了步,神情有些暗伤。1950年2月,7岁的罗金满目送父亲挑着一担干柴到山下去兑换日用品,回来的路上,父亲低着头只管赶路,全然不知一条饿狼正悄悄尾随身后。行至一转弯处,狼突然一跃而起,叼住父亲的衣角,把他抛下了山崖……

野狼出没,山高坡陡,山民祖祖辈辈被牢牢别在崇山峻岭的“腰腿”上,过着与山石相伴、以野菜度荒的日子,有的人甚至一生都没出过大山。

面对起伏的群山,在这条黑白相间的旅游公路上,醒目的路标以及灿烂的花朵,无不牵动着我万千思绪。

弯弯曲曲的天路近看似女子舞蹈,远观如腾龙,一路逶迤。二叠瀑、双帘瀑……这些倒挂天路腰间的瀑布,仿如一台古琴,铙钹敲击,八音齐奏。

万物自在,流水可爱,天路像个调皮的精灵,当我拐过一道山弯时,它却轻盈地飘到远处,在回首的那一刹那,它满眼秋波,向我嫣然一笑。我就这样被它牵引着来到了玉峰村。蓝天下的青山绿水、绿荫间的粉墙黛瓦,无处不是水墨画。一垄垄的高山蔬菜与中草药基地交相辉映。空气是甜的,风是香的,山村处处弥漫着幸福气息。

热情好客的老罗邀我到他家去喝酒,我嘴里应答,双脚却一动不动地站立原地。薄雾淡去,山岩上,几棵苍劲的古松罩在一片瓦蓝的天宇之中,显示着这片土地的古老与沧桑。路边一处观景台,几位朋友踮着脚,举着镜头对准山下的天路。“咔嚓咔嚓”,一条巨龙灵光乍现,在云端深处舞动着腰身,秋阳照着它的背影,暖暖的,传递出一抹浓郁而柔和的光亮。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