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高端访谈系列
 
 
 
  打印 关闭窗口
中日两国在中药深层次合作上有很大空间
——访中国民间中医代表人物周鑫
作者:蒋丰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12/6/2019 4:07:22 PM
 

桂花落,银杏黄,金色秋天的尾声中,在中国社会广受瞩目的周鑫医生,带着他从事多年一线诊疗工作所积累的经验和理论,应邀出访日本。

 

 

周鑫此次出访,是受到了日本静冈县日中友好协会和日中历史文化交流协会的邀请。为了促进中日两国民间艺术交流、增进两国人民的深层互动,周鑫还携武汉市群众艺术馆红兵艺术团,为当地民众献上多场舞蹈演出——《风情茶韵》。热情而投入的表演,受到当地民众的高度赞扬。11月6日,伴着掌声与欢笑声,周鑫作客《日本新华侨报》编辑部。

现年65岁的周鑫,出身于传统中医世家,基层行医经历带给他不一样的认识和视角,也让他对祖国的中医药产生了特殊的感情。后来,他进入解放军第一军医大学系统的学习西医专业知识,博采众家之长,融汇东西之妙,最终择选了一条通过中医技术,从源头为患者解除痛苦的专业道路。而长达半个世纪知行合一的执业过程,更带给周鑫很多生动、感性的想法和认识。

 

中医促进世界的共生

《日本新华侨报》:我们了解到,您以中国民间中医代表的身份,出访过坦桑尼亚、埃塞俄比亚、斯里兰卡等许多国家,在出访的过程中,不同国家,不同民族,文明的碰撞和文化的交流,给您留下哪些深刻的印象?

周鑫:我曾经受邀前往非洲、欧洲、南亚的多个国家,为当地的政商界人士诊疗,他们对于以针灸为代表的中医,从最初的困惑、疑问,到咨询、尝试,经历了一个逐渐了解、逐渐信任的过程。通过亲身体验,这些外国友人对中医、对中国传统文化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和热情。

 

 (周鑫与斯里兰卡总理夫人合影)

 

在一些经济欠发达国家,考虑到病患的经济能力,我总是希望能够通过简单易行的诊疗方法,用尽可能简单的疗程解决病患的痛苦。这个推广和实践的过程,也是国家与国家之间,人民与人民之间,增强了解,增加信任,增进感情的过程。通过在当地传播和实践中医知识,中华传统文化的魅力也得到展示。

另一方面,在到国外交流和访问到时候,我注意到,在许多国家,特别是非洲国家,当地民众也用本土植物来解决他们常见的疾病,比如关节痛、腹泻、发烧等。当地的某些植物,可能和我们熟悉的中草药有区别,但是治病救人的道理却是一样的。主张,净化环境,改变土壤,让植物的健康带给人类健康的新思路,丰富的药用植物资源,也就意味着巨大的科学价值和经济价值。因此,在出访的时候,我总是尽可能的多收集相关资料,希望有一天能够通过文字和图片的方式将这些民间智慧提炼成全人类共享的医学知识。

 

 (周鑫为中国驻埃塞俄比亚大使馆工作人员进行中医科普讲座,大家合影留念)

 

我在埃塞俄比亚接受当地电视台记者采访时,曾经就中药与当地的发展关系,直言不讳地发表过自己的看法。我指出,经过实地考察,在当地一座海拔1800米的山上,生长着多种具有药用性能的植物,当地土著经常采食特定的植物来杀菌、止血、治疗病痛。我熟悉中医和中药,根据我的实践经验,我断定这些植物具有和中药相近似的药用原理,值得大家去重视、去发掘、去保护、去继承。

他们对于我表现出的热情感到不解,好奇的问我:你们国家的中医药那么发达,你为什么还要到我们这里来推广中医药呢?

 

 (周鑫与坦桑尼亚总统顾问合影)

 

我的回答是:医者父母心,我不是要推销我们的中医药,而是看到当地丰富的植物资源,尤其是药用植物资源丰富,而当地的卫生医疗条件落后,人民生活水平较低,难以负担昂贵的诊疗费用,两者之间存在巨大落差,我为这种不平衡深感忧虑。如果能够推动当地药用植物资源的开发,普及药用植物知识,用更少的费用,服务更多的人民,将是造福一方、福泽后世的惠民工程。

同时,我有一个大胆地想法和建议,如果能够对这些欠发达国家的药用植物进行有效的利用和开发,不仅可以为当地劳动者带来就业机会,丰富当地政府的财政收入,同时也将推动国家之间的商贸往来,促进世界经济的发展。新中国建国之后,我们曾经对许多不发达国家进行过经济援助、基建援助。未来,我希望,同时也非常乐意,借助中医和中药的理论知识,为药用植物资源在国际间的发展与交流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坚持以人为本的理念

《日本新华侨报》:您从15岁开始行医,到今年正好50年,在您漫长的执业生涯中,有过挫折,有过误解,您却从未放弃。而且我们了解到,您曾进入广州第一军医大学深造,最终却选择追随中医理论,这样的从业经历有几分特殊,这样的从业经历也一定带给您不一般的认识和见解。

周鑫:行医50年来,一线诊疗工作和基层寻药、采药、施药的经验,让我有机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案例和许许多多的病人,在治病问诊的同时,接触到民生民情。那些病人和家属的遭遇,带给我极大的触动。

 

 

 (2017年3月15日,周鑫受埃塞俄比亚教育部邀请,开展学术交流,总统穆拉图亲自接见)

 

一人得病,全家受累。因此,我在治病的同时,也会关注病患的具体情况,我希望能够通过治理,帮助病人提高生活质量,提升幸福指数。

遇到情况特殊的病人,我也会免除其诊疗费,并且在能力所及的范围内对病人进行援助。

“解决病人的痛苦,解决病人的疾患,让病人能够自理的生活,不给家庭和社会造成任何负担。”这是我行医多年始终不渝的理想,因为我自己的母亲也曾经罹患疾病,我亲眼看到母亲所遭受的痛苦,也感受到身为医生却束手无策的父亲的无奈,也正是这段特殊的经历,促使我发愿成为一名济世助人的医生。

华佗、孙思邈、张仲景……中国历史上出了那么多名医,“医圣”、“医仙”、“神医”,他们被老百姓当作神一般的存在。我认为,这些名医并非是通过治疗好某一位病患的问题,就被推上“神坛”的。

 

(中国工程院院士陈灏珠在人民大会堂贵宾室亲切接见周鑫专家时留影) 

 

首先,中医理论是中华民族集体智慧的结晶,历代名医则是民族精神和民族文化的典型代表,通过漫长实践积累,得到升华与凝结。

其次,中医理论是从群众中来的,最终也要到群众中去。面向基层,扎根基层,服务基层,造福百姓,始终是我行医的准则。

最后,中医诊疗从“望闻问切”中来,这也就注定了尊重个体、以人为本、重视实践是它不容动摇的发展模式。几十年来,我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说的,这样做的。

 

汉方药在日本发展有高度

《日本新华侨报》:中日之间的文化交流源远流长。中医理论,随儒学、汉字一起传入日本,在日本民间已经具有广泛基础。中药,在日本称为“汉方药”。您对于中医、中药在日本的发展,有怎样的认识和看法?此次访日交流,又给您带来什么样的感受呢?

周鑫:是这样的,在我来日本之前,通过多种渠道,对于中医和中药在日本的发展和传承,展开了一系列的调查。而考察中医和中药在日本的发展现状,也是我此次来访的目的之一。

目前,中药,或者说汉方药在日本的发展已经具备了一定规模,达到了一定的高度。坦白的说,我个人认为,中药在日本的发展超过了韩国、东南亚国家,甚至也超过了中国国内,已经形成了纯度高、品质精、产业线强大的商业开发规模。但是,另一方面,我也注意到,大批量生产的商业行为,势必要考虑到经济效率,他们更关注某一种产品对于大多数消费者的效果,而无法针对不同病患的不同病征,有的放矢的、各个针对的提供帮助。

 

 (周鑫受邀访日,携武汉市群众艺术馆红兵艺术团为当地民众献上多场舞蹈演出)

 

从《千金方》到《本草纲目》,我们知道,中药方剂是严格要求配比的,同一种药材做主料还是辅料,或者是与不同的辅料搭配,都会产生不同的效果。药材的配比一旦发生变化,轻则改变药效,重则影响到患者的生命安全,这也就要求每一位从业者必须时刻保持高度的热情,怀着对生命的尊重、对职业的自豪、对病患的责任和对亲属的共情来工作。而我坚持认为,患者,不是机器。人的体质特征,受生活习惯、环境条件、情绪等的影响,某一国人,某一族人,某一个人,身体特质表现各不相同。因此,我相信,尽管日本已经具备较高的商业开发水平,但是中日双方在中药的深层次合作方面仍然具有很大的空间。

在基层工作中,我接触到傣医、苗医、藏医等少数民族医学知识与理论,这是中华传统文化的宝贵财富,也是中国传统医药学的重要组成部分。日本在生物与医学方面的科研能力,有目共睹,我也期待着来自中国的优秀医药理论和资源能够走向国际,这与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价值观相符合。

 

采访后记:

结束了对周鑫的访问,已是夕阳西下。眼前这位精神矍铄的老人,在落日余晖中,显得格外亲和谦逊。他怀揣着对于中医中药的满腔热情,对中华传统文化的无限热爱,从基层中走来,一步步走出大山,走进都市,走向世界。我们祝福这位老人,走得更远更稳!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