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华人新闻
 
 
 
  打印 关闭窗口
【书评】思想优渥背后的爱与暖
——评徐迅雷《在大地上寻找花朵》
作者:蒋丰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  发布时间:1/5/2020 4:26:35 PM
 

那还是2019年岁末,在魅力飞扬的云南大理举办的《杭商》杂志笔会上,作为主办方的马晓才总编辑不但给与会者一人发了一本《杭商》杂志的特刊,还给每人发了一本著名评论家徐迅雷的“旧著”——《在大地上寻找花朵》(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8年10月第一版)。当时,我感觉这有点像电视台节目中的“插播广告”,看也得看,不看也得看。

翻开该书封二,对徐迅雷的介绍中,有三点引起了我的注意。其一是称他为“著名杂文家、作家、评论家”。我自己也从事媒体将近40年,且长期倾注于评论写作,对于“同行”的作品,自然关注。其二是称他为“杭州日报报业集团首批创新创业‘双创’领军人物”,这与我平日在编辑部积极主倡的“做学者型记者,做运营型传媒人”似乎有些吻合之处,也就引起我进一步的关注。其三是称他编选过《现代大学校长·梅贻琦卷》,让我想起我已故外公、海外著名汉学家杨联陞先生当年在清华大学经济系读书的时候,校长就是梅贻琦先生。当“书情”转化为“亲情”的时候,阅读的欲望自然会膨胀的。

从事评论的传媒人都知道这样一句老话:“今天的评论文章,到明天就成为废纸。”这就是我拿到这本书的时候,一看是2018年10月第一版,立即感觉这是“旧著”的原因之一。但是,仔细阅读这本32万字的书籍,才“享受”到里面都是抒情散文、写人散文、叙事散文、记游散文、随笔散文。至少,作为评论家,徐迅雷是在这里“立言”的。

其实,我非常喜欢这本书的名字——《在大地上寻找花朵》,显示出作者一种积极、阳光、向上的心态。我看到过一些所谓杂文家、评论家的作品,前前后后里里外外就是唧唧歪歪的“吐槽”,年轻时那点人生不得意的“心理阴影”,不但没有伴随着岁月而消失,反而是面积越来越大,只不过是用“掉书袋”的方式、弯弯绕式的语言来掩饰罢了。在我看来,作为评论家,心态一定要是敞亮的、充满激情的、善于发现美的。不能让读者成为评论家负面情绪的“垃圾箱”。

同样是在这次《杭商》笔会上,与会者之一、著名评论家和画家俞柏鸿把他的《俞柏鸿百猪图》(珠江文艺出版社,2019年8月第一版)送给我,我读后写了一篇书评。无独有偶,徐迅雷《在大地上寻找花朵》一书中有一篇题为“猪之恋”的写人散文,看似洋洋洒洒、信手拈来,实则深入采访、力求专业,把杭州灯塔养殖总场年轻的场长郑长峰富而思进、与科技赛跑的形象栩栩如生地勾画出来。文中无意透露的该场活大猪良种出口香港的讯息,更让我们感受香港与祖国内地的不可分离。评论家书写与时代同呼吸、共命运的人物,应该是使命之一的。

《在大地上寻找花朵》一书中还有题为“玫瑰书香的杭城”、“在书房”、“恨书”三篇文章,我格外地喜欢。“玫瑰书香的杭城”写的是读书的大环境,“在书房”写的是读书的小环境,“恨书”则是写的与书的情感,“爱到深处恨不够”。这些文章力透纸背,映透出徐迅雷的“书痴”形象,也会吸引读书的粉丝。我知道有些“写手”,每每为自己作品的“小众化”而感慨,为自己文章和书籍的稿费过低而不满,殊不知其作品如果没有在广大读者中唤起共鸣与共振,其书籍如果没有在市场上有广泛的销路,出版社从哪里去给你开高额的稿费?!为自己写作?为大众写作?这个话题真的是永恒的。

《在大地上寻找花朵》一书,还具有“实用性”。跟着其中的文章,你可以行走在中国大地,盘回在环宇多国,领略着自然风光,分享着人文故事。看着作者远远高于“导游小姐”的解读,会产生一种“坐地日行三千里”的感觉。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