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侨报时事评论
 
 
 
  打印 关闭窗口
日本“宅经济”花样翻新收益多多
作者:蒋丰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2/6/2020 10:54:55 AM
 

 

在日本这样一个只要你不妨碍他人,爱干什么就干什么的宽容、多元的社会气氛下,“宅经济”得到了很大的发展空间。哪怕你要跟一个虚拟的二次元人物结婚,都没问题,不仅如此,还可以正式举行婚礼。

2019年8月,一名叫近藤顕彦的日本男教师在推特上宣布,要与虚拟歌手初音未来举办结婚典礼。尽管结婚对象并非现实世界里的人,让人怀疑他是不是脑子坏了,但其他宅男们仿佛看到了新的希望,纷纷在推特上留言,“我们也想办,求分享经验啊”。

35岁的近藤老师还告诉大家,他与初音的“同居”是从这一年春天开始的。怎么才能和数据同居呢?这还要多亏Gatebox公司开发出的可以和喜欢的角色一起生活的“老婆召唤装置Gatebox”。

这装置在圆筒形的盒子里可以加载“老婆”的全息投影,并且搭载了现在已经不断渗透进普通人生活中的智能家居系统。“老婆”可以叫你起床、和你聊天,在你出门时说“一路小心”,进门时说“欢迎回来”,还能帮你开关灯,帮你放热水泡澡等。

据说只要用上一天就能让人沉迷在“新婚”的幸福中无法自拔。其第一代版本限量,且高达2万人民币,不过砸锅卖铁买下来的日本人都说好用。这里面就包括了新郎——近藤老师。

和二次元人物结婚就够奇怪的了,还有婚礼公司很乐意承办,同时也协助设计比如发誓、交换戒指、切蛋糕等环节。

“我迈出的虽然是一小步,但对于宅男们来说则是一大步。希望我的事例能够在与二次元角色的‘婚姻’问题上推助他们一把。”近藤颇为自豪地说。

 

 

你看,由于日本的“宅经济”产业链过于完善,年轻人自己一个人就可以玩得很嗨,不仅能满足恋爱感,就是想要新婚感都唾手可得,只要肯出钱。因此根本没有必要特地出门交朋友,给自己找麻烦。在人气日剧《逃避可耻但有用》也可以看到这样的男性,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的成年人,30多岁的津崎平匡。

虚拟主播也是日本宅经济的一大组成部分。所谓虚拟主播,意为以虚拟形象示人、并在youtube上发布视频的主播。2018年9月,youtube上已经有超过3000名的虚拟主播在没日没夜地创造着有趣或无趣的内容。

第一位虚拟主播叫绊爱,根据角色设定,她是存在于虚拟空间中的AI,为了和人类友好相处而在不断努力工作着。标志性的粉色头饰,随着人物动作摆来摆去,甚是可爱。她拥有着纯洁心灵,以及依靠3D模型进行表现的丰富可爱的动作表情,非常对死宅胃口。截止2018年9月,她的频道登录人数已经超过了200万人,粉丝遍及全世界。近期更是频繁地开展新企划,出演电视台的节目,出手办,开线下粉丝会,活跃度极高,是身为始祖并屹立于虚拟主播业界顶点的存在。

正所谓现场直播最考验水平。绊爱在和观众进行直播互动时也没有出现角色崩坏的现象,而是从自身的特色出发,和人类进行真挚的交流。这仿佛让日本的死宅粉们看到了如梦般的未来——和被创造出的电子美少女实时交流。这无论在技术还是概念上都是划时代的。

在绊爱之后,“电脑少女白”也开始了虚拟主播的活动,Mirai Akari也紧接着登场,露出度较高的服装和高挑的身材以及姐姐式的角色设定,满足了绊爱和“电脑少女白”没有照顾到的用户群,在角色设计方面同样非常成功。角色的插画邀请到了为初音未来做角色设计的KEI,很懂死宅对萌妹子形象的需求。另外,其对黄色笑话和略带性骚扰性质语言的包容性给人留下极为强烈的印象,也是其成功圈粉的重要原因之一。

也许才发展短短两年多的虚拟主播很多问题还无法下定论。但其稳定的广告营收模式依然支撑着这个行业在不断蓬勃发展。以绊爱为首的“upd8”,以Miri Akari为主的“ENTUM”都在以虚拟主播事务所这种类似艺人事务所的形式进行商业运作。其他小有名气的虚拟主播也各自组成社团,策划出的活动数不胜数。今后虚拟主播定将成为亚文化圈中一个庞大的分支,为整个内容产业带来一次新的变革。

2019年11月25日,矢野经济研究所发表的最新调查结果显示,2018年度日本“宅经济”市场持续增长,2019年也将保持涨势。其中动漫市场在2018年达到2900亿日元规模,同比增长108.2%,偶像市场在2018年达到2400亿日元规模,同比增长111.6%。

15岁到69岁的日本人当中,自认是漫画宅的最多,有640万人,自认是动画宅的有598万人,自认是偶像宅的有280人。其中购买能力最强的就是“偶像宅”,一个人一年里用在这方面的金额平均为10万3543日元,其次是喜欢女仆咖啡宅和cosplay宅,一个人一年里用在这方面的金额平均在6万8114日元,铁道模型宅排在第三,一个人一年里用在这方面的金额平均在6万3854日元。偶像宅的购买力度,已经继2016、2017两年,连续3年居“宅经济”榜首。

为什么偶像宅的消费能力这么强呢?矢野经济研究所主席研究员松岛胜人表示,偶像经济就是比其他的诸如手办、漫画、铁道模型、cosplay等更费钱。要买演唱会的门票,要交会员费,要买周边等。另外,喜欢偶像的,不管自己生活多么拮据,都舍得为偶像花钱。偶像宅的平均年龄为30.6岁,经济收入也相对较高。

由于少子化与高龄化问题的加剧,日本多数产业的市场连年萎缩,但作为御宅先进国,“宅经济”前景广阔的令人羡慕,而且越发走在了其他国家的前列。

当然,日本政府也清楚地认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会出面主导“酷日本”政策,但从过去几年的实绩来看,成效低迷。

“宅经济”市场虽然潜力巨大,但说到底还属于小众文化,每个细分领域下都存在着众多的追随者,进而形成了一个又一个小团体,热心的追随者们在不断深挖。而日本国家主导的文化产业,更多的是希望通过某几个细分领域就能带动社会全体经济的发展,从此进军全球。

我们都需要认清的是,宅文化群体重口难调,不仅在日本国内存在不同诉求的宅文化全体,中国、美国、欧洲、东南亚等地区喜爱日本宅文化的细分领域也均有不同,是难以调和为一个统一整体的。不能指望政府给一些刺激和鼓励,就带来意想不到的经济效果。

宅与政府,本来就是异质的。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