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侨报时事评论
 
 
 
  打印 关闭窗口
东京奥运会如期举办背后的“阳谋”
作者:王亚囡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3/9/2020 2:09:14 PM
 

 

3月3日,瑞士洛桑传来新消息,国际奥委会新闻发言人亚当斯在理事会议上宣布,2020年东京奥运会将按照原计划于7月24日开幕。之前甚嚣尘上的,选择其他城市代替东京成为举办地的方案,被明确否认。

一边是人头攒动的东京车站前开幕倒计时电子屏上不断减少的数字,一边是新冠肺炎疫情“日报”上不断增加的感染者,社会各界对于能否如期的、顺利的举办东京奥运会的怀疑是越来越重了。一边抗疫,一边迎接东京奥运会,汇聚了超过3800万人口的东京都,宛若一艘在暴风雨中逆向行驶的巨轮,能否顺利完成这次伟大的航程,实在令人担忧。中国,在这段时期的抗疫工作中取得了明显的成效,也积累了宝贵的经验。有些网友着急日本政府没有“抄作业”,甚至有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人插一脚,用“阴谋论”的口吻猜测这背后是否隐藏着安倍晋三政府的什么秘密。可以说,这些,其实都是误解。

首先,在已经出现新冠肺炎疫情的情况下,临时换一个国家承办,国际奥委会赌不起。国际奥委会的发声代表的是国际奥委会、东京都组委会和世界卫生组织三方的立场。尽管他们3月3日的最新表态为举办地或者举办时间的调整留有余地,但是,全力支持东京都按照原计划举办奥运会无疑是对三方最为有利的选择。同时具备软件实力和硬件设施,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接手奥运会承办权的国家,必定是具备一定经济实力和国际知名度的国家。而在如今这个大物流时代,这样的国家,势必也是人员和物流流入频密的国家,人与物的交流,随之而来的,就是感染几率的增加。无论拥有怎样的医疗能力和科技水平,哪个国家都不敢在疫情面前夸下海口。

其次,是安倍政府继续筹备东京奥运会源于他们对于国民性的自信。有人说,在这次疫情中,日本政府和日本民众的应对太过“佛系”。曾经有人就新冠肺炎疫情在东京闹市做过采访,受访人士大多口气轻松。

 

 

截至3月3日,东京都的大部分商户都缩短了营业时间,饮食店则关门谢客。而这一切的起因,只是一个词——“自肃”。街头人们神色依旧,只是错峰上下班的人潮中多了戴口罩的比例。日本人的淡定,与恒河岸边期待转世的信仰不同,这份淡定从容并非源于宗教的力量,而是对于国民性的自信。“自肃”,《三省堂大辞林》解释为“自己约束自己的行为”。在日本国内已经确诊的感染者中,大部分并没有传染给其他人,他们在感觉到自己有异样时,就带起了口罩。这,似乎可以成为日本人对国民性的自信的有力注解。

再次,日本政府已经采取了超常规的应对措施。每个国家有每个国家自己的制度和特色。日本自古以来,就有分邦而治的历史。到了明治维新、大政奉还、废藩置县后,日本学习的是德意志帝国的政体,到1947年《地方自治法》的颁布也标志日本地方政府一定程度的自主权和自动权的确立,以及中央政府对地方授权的限制。

2月27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要请”全国中小学自3月2日至春假结束的这段时间,暂时停课。这不仅是日本战后破天荒的一次紧急对策,也是某种程度上的“违宪”。消息一出,在野党的诘责雨点般袭来,冒着失去选票的风险作出停课的“要请”,已经是安倍政府紧急状态下的极端手段。此举也坚定了日本国内对于抵御疫情、顺利举办东京奥运会的信心。

历史的发展,是必然因素和偶然因素互相作用的结果。人类也是在一次次的探险中,从原始蒙昧走向现代文明。没有“阴谋”,只有“阳谋”,这一次,应该选择相信日本政府。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