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华人新闻中心
 
 
 
  打印 关闭窗口
“强盗庆太”遗留下的五岛美术馆
——东京大都会的别样之美(三)
作者:蒋丰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3/12/2020 10:40:58 AM
 

 

在日本,在东京,如果可以“浮生偷得半日闲”,那么,不妨拿出20分钟时间,从二子玉川车站西侧的静嘉堂文库美术馆信马由缰地散步到东侧,那里有五岛美术馆。

深秋,山坡上残留枝头的红叶,映衬在多摩川各处的支流小溪中,仿佛一条条“西阵织”的锦带。漫步二子玉川畔,眼前掠过风格各异、充满设计感的“一户建”住宅,或古拙和风,或浪漫洋风,目不暇接,错落有致。东京世田谷区的人常常带有“家里穷得就剩钱了”的倨傲,却不妨碍他们用尽心思把自家庭园收拾得静雅细巧,赏心悦目。这些,或天然,或人工的绚烂的色彩,织就了武藏野高地的斑斓秋色。

正门,因门内左侧点缀着一只镌刻有“不老”二字的体型硕大的石灯笼,故而又称“不老门”。我知道东京护国寺山门之上的匾额亦题有“不老”二字。在日本,“不老”二字的发音与“富士”的发音是相同的,这其中的寓意,不言自明。

小到五岛美术馆的成立也好,大至二子玉川的发展也罢,都绕不开这个名字——五岛庆太。出生于长野县农家的五岛庆太,其实本来并非此姓。他原姓小林,家境贫寒,父母并没有更多的经济余力供给他读书,他就靠着给人补习的办法,自筹继续深造的学费。上天总是眷顾努力的人。小林庆太也为自己赢来进入政界的机会,因为他辅导的学生之中,有一位正是外务大臣加藤高明的儿子。

拿到这块“敲门砖”,小林庆太的人生路开始渐有起色。不久之后,他成为负责皇居二重桥设计建设的久米民之助的女婿,并且继承了老岳丈祖上沼田藩五岛家的身份,改名为五岛庆太。1923年,关东发生大地震,日本陷入一片恐慌。五岛庆太却看到了机会,通过兴建铁路、沿线配建购物中心和创立学校、兴办教育的方式,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定居原本处于不利地势的二子玉川沿线。

由于开发铁道的原因,五岛庆太经常需要前往关西地区。长野农家的孩子,第一眼看到飞鸟、平安时代的艺术品,立即被那种矜贵自持的贵族风范所折服,收藏东方艺术品成为五岛庆太的终身嗜好。五岛庆太去世后,在他宅邸旧址之上,由吉田五十八担纲设计,一座吸取平安时代寝殿造风格的现代建筑——五岛美术馆与大众见面,用以向大众展示五岛庆太的毕生收藏。

五岛美术馆有左右两个展厅,每一个规模都不算大,小而精,贵而重,是其特点。馆藏包括5件日本国宝,50件重要文化遗产和超过5000件的文物。其中包括被列为日本国宝的、大江家国书《史记·孝景本纪》第十一卷,以及被列为重要文化遗产的、镰仓时代所书《白居易文集》。每每在日本看见中国的物品列为“国宝”的时候,我都会心涌涟漪。

作为桃山时代茶道具的代表,底有铭文“破袋”的古伊贺水指,令人过目难忘。“破袋”二字,实为点睛之笔。远观之下,这件器物造型歪歪扭扭,包裹浅灰白色釉面的罐身上,似有意似无意,几道裂痕经过超高炉温的炙烤,永久的保存下来。这个造型像极了一位桀骜不驯、遗世独立的智者,与日本禅僧所擅长的“青白眼”的达摩画像有异曲同工之妙。

初代长次郎所铸造赤乐茶碗,尽管是为了迎合“天下人”丰臣秀吉的喜好,选择了近于红色的“赤烧”基调,却在杯口部分巧妙的调和出一条如“春,曙为最”的色带,恰似一团薄霭之气笼罩于茶杯之上。通过将炉温控制在1100度以下,烧制而成的半透明状釉质,将晨雾缭绕的氛围凸显得淋漓尽致。难怪千利休孙子千宗旦题写“夕照”二字为铭,果真是恰如其分的点睛之笔。

五岛美术馆附属的大东急纪念文库,设立于1949年,用以收集和展示五岛庆太毕生所藏的书简、字帖、经卷等。在实业家久原房之助的“久原文库”和国学家井上通泰所藏“井上文库”的基础之上,又收集到不少珍品佳作。其中,“猴子”丰臣秀吉、“茶圣”千利休以及武野绍鸥亲笔书写的“消息”,都具有无以取替的历史意义和文献价值。

本馆之外那并不宽敞的庭园亦不容错过。五岛庆太有一位笃信佛教、勤恳又虔诚的父亲。微曦晨光中,落阳余晖里,父亲抄写南无妙法莲华经的身影,成为五岛庆太终生难忘的回忆。于是,在这座依山而建的别院里,在红叶灿然之中,留下了满山满坡的佛像,或思或戒,或卧或坐,形成了一片特殊的“佛域”。

领悟之门,由此开启。跨过那道朱红色的木门,也就跨越到了涅槃梵境。一株不知在历史风尘中矗立了多少年的大树,或因水害,或因风灾,被连根拔起,半倚在瓢箪池的一侧,仿佛自鸿蒙开天地时已是如此。园艺师尽量保持了原始状态下,即经过多摩川侵蚀的武藏野台地的自然风貌。

1944年,五岛庆太成为东条英机内阁的运输通信大臣,主导了名古屋车站的改扩建工程。提高日本海员的待遇、对北海道对开发也都有他的功劳。但是在1947年,因为与东条英机的关系密切,即使没有直接参与战争,五岛庆太也不得不面对来自美国占领军司令部“公职追放”的处罚。解甲归田,居于幕后。然而,自此以后,五岛庆太的运气似乎也离开了他。无论是帮助东映公司重建,还是投资东洋糖精,最终都以失败告终。连他的长男也不禁感慨:“父亲去世前这十年,没有做成一件像样的事。”

尽管如此,五岛庆太与康堤次郎在争夺箱根山的开发时,丝毫没有退让。那段被载入史册的商战,其斗争之艰难、局面之复杂,足以滋养出一部在《朝日新闻》连载的热门小说《箱根山下》。

或许,土生土长的农家子弟比别人更敢于打拼;或许,他一穷二白无惧得失,更有魄力,总之,他的所作所为让当时的人颇感震惊,因为在日语中,“五岛”和“强盗”发音相近,时人送他一个“强盗庆太”的绰号。不过,他在日本还有一个比较霸气的称号——“铁道王”。

赋闲在家,总要有点精神寄托。罹患糖尿病的五岛庆太,喜欢隐居在二子玉川这座占据半个山坡的和式庭园内,与三五茶友举办茶会、把玩茶具。他,真的能放下吗?

今天伫立在“富士见亭”,只能望见几栋新地标高耸入云,穷尽目力,也寻不得富士山的影子。据说,五岛庆太晚年隐居于此时,颇爱这一座茶室,也曾手持最中意的茶碗在此留念。

历史波澜起伏,人生悲欢冷暖,得意或失意,你我也都在其中蹉跎。最是秋风管闲事,红他枫叶白人头。落日余晖中,眼前满山满坡的红枫在斜阳中煞是醉人,不提防,蓬莱池中映出的白发却有些惹眼。

走出五岛美术馆,天色渐晚,步行至上野毛站,搭乘东急田园线在二子玉川站换乘“半藏门线”返回东京。临别回首那满墙枫红,回味物我两忘间,或许真的可以“不老”。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