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华人新闻中心
 
 
 
  打印 关闭窗口
看不到明确入口的墨田北斋美术馆
——东京大都会的别样之美(四)
作者:蒋丰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3/12/2020 3:24:14 PM
 

 

漫步在东京的两国地区,涌入眼帘的是一个又一个写着“横纲”、“相扑”和“部屋”的广告招牌。这似乎在时刻提醒着往来的人们,此地有让全日本上下都可以热血沸腾的“国技馆”——就是相扑比赛表演馆。在这里行走,遇到个把明星力士绝非一件难事。

体型硕大的相扑力士当然是日本的象征。当然,除此之外,浮世绘、歌舞伎、富士山等也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其实,还有一位在世界上极具影响力的人物,他与浮世绘、歌舞伎、富士山,这些日本的标志性符号全都紧密地关联在一起,与“两国”这片土地的渊源也极深。他一生活了90岁,也搬了90多次家,但是搬来搬去,似乎都绕不出眼前这块区域,是两国的土和隅田川的水滋养了他的艺术生命,他就是江户中后期的浮世绘画家——葛饰北斋。

1998年,美国《生活》杂志票选“一千年内影响世界的一百位名人”,葛饰北斋成为唯一入选的日本人。为了纪念葛饰北斋,2016年年底,在他诞生的“割下水”附近,一座具有银白色金属外立面和几何线条切削造型的四层建筑拔地而起,这就是收藏有1800多件葛饰北斋作品的永久性美术馆——墨田北斋美术馆。

 

 

拒绝呆板规整的大门,墨田北斋美术馆的入口处隐藏于金属外立面和落地玻璃窗组成的曲折几何交叉动线之中,参观者由开放的公园行至此处,仿佛是误入艺术的仙境。美术馆外,一个小型的广场上,孩子们在各种健身娱乐器材上玩耍,妈妈则陪在一边交流,怡然恬乐,俨然一幅当代浮世绘的画卷。

墨田北斋美术馆由日本著名女性建筑设计师妹岛和世设计,当初她的设计理念就是建筑一座“开放的、与民同乐的”,代表“下町文化”精髓,与社区良好互动、共同成长的美术馆。为了实现这样的目的,在建造之初,建设者们进行了反复试验,在确认建筑外立面所采用的材料不会对周边环境造成光反射,不会给社区生活带来不良影响之后,才轰然开机破土动工。

在墨田北斋美术馆的一楼,特别设置了图书馆和艺术商店。图书馆可以借阅与葛饰北斋及浮世绘相关的书籍、图录、画册等,艺术商店则提供别具匠心的文化衍生品的售卖。沿着螺旋形上升的楼梯也是设计的亮点所在,似乎预示着葛饰北斋终其一生都在对艺术创作不断探索、不断追求。

 

 

2004年,妹岛和世凭借金泽21世纪美术馆斩获当年的威尼斯建筑双年展金狮奖。2010年,妹岛和世与同事务所的西泽立卫共同获得有“建筑界诺贝尔”之誉的普利兹克奖,荣登建筑设计界之巅。据说,妹岛和世对于建筑设计的追求极尽完美,她平均一年只完成一个项目。眼前这栋难以寻觅入口的建筑,被称为“最不像妹岛和世设计风格的作品”,似乎在为人们讲述一个追寻艺术的故事,初入艺术的世界,乱花渐欲迷人眼,难以分辨。一旦进入其中,层层台阶,渐入佳境,物我两忘,只缘身在此山中。

葛饰北斋用超长待机的创作生命,实现了对于艺术的不断尝试。在《富岳百景》初版封底的跋文中,他写道:“70岁之前创作的作品,不值一提。73岁才懂得鸟兽鱼虫的结构,80岁时能有长足发展,90岁时参透万物的原理,百岁时方可到达炉火纯青的境地,若能活到110岁,才可能成为真正的画家。”一个人,成就一番事业已然很难,更难的是他能够保持旺盛的创作欲望和持续进取的自省之心。这让我情不自禁想起中国大清年间张潮在《幽梦录》所说,“少年读书,如隙中窥月;中年读书,如庭中望月;老年读书,如台上玩月。皆以阅历之浅深,为所得之浅深耳。”

美术馆的三楼和四楼是布展区域。常设展占据了四楼的一部分空间,特别展包括三楼的全部区域和四楼的剩余区域。特别展用以展示与国内外美术馆的交流展等,常设展厅则用漫天星光引领参观者追溯葛饰北斋创作力爆燃的一生。

 

 

葛饰北斋,本名中岛时太郎,他6岁开始习画,19岁拜入当时役者绘名家胜川春章门下,被赐名春朗,再到1805年,46岁的胜川春朗终于有了一个新名字“葛饰北斋”,与之同时出现的,是他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艺术风格,他将这一年称为自己的“诞生”。

把高鼻深目的欧洲人迷得神魂颠倒的《富岳三十六景》以及《北斋漫画》等,都是墨田北斋美术馆的馆藏精品。艺术是相通的,法国著名作曲家德彪西代表作之一《大海》,是受葛饰北斋那幅著名的《神奈川冲浪里》的启发而创作的。《大海》在1905年出版时的封面,兼具文物价值和艺术价值,也被收藏于墨田北斋美术馆。

尽管葛饰北斋的作品受到市场的热捧,一时曾洛阳纸贵,然而中年之后,艺术生命终于“诞生”的葛饰北斋却接连遭遇荆妻和两个女儿去世的打击,仅剩的三女,也是婚姻不幸、命运多舛。葛饰北斋终其一生都受到经济的困扰,美术馆也用蜡像表现了年老之后于贫困中坚持绘画创作的画家形象。在一位艺术家的眼中,无处不可入画,无事不可入画,葛饰北斋在躲避他的“魔鬼”外孙的时候,每天创作一幅名为“日新除魔”的作品,这些充满诙谐意趣的作品被他的徒弟本间北曜留了下来。

葛饰北斋在70岁时,用充满力量感的《富岳三十六景》将浮世绘风景画的魅力表现的淋漓尽致,一改之前日本画匠人围绕人物,尤其是游女和歌舞伎演员创作的题材局限性。79岁高龄创作的手绘作品《西瓜图》,栩栩如生,看了直想咬一口。这幅作品也成为日本皇室的最爱,一直收藏在皇居三之丸的“珍宝馆”里。

葛饰北斋一生搬了90多次家,改过30多个笔名,充分演绎了什么叫“生命不息,折腾不止”。人生步入80岁之后,他的画风又为之一变,专心采用手绘的方式,用细腻的笔触代替版画强烈的线条感。1849年,葛饰北斋创作完他人生的最后一幅作品《富士越龙》,三个月后溘然长逝。不断变化的画风,看出他对于创作技法的不懈追求,对于真理的追求,对于艺术创作的尝试,葛饰北斋从来没有停息过。

对于同时代的人来说,鲐背之寿是一个难以企及的高度,而葛饰北斋在去世之前依然充满遗憾的慨叹:如果能再给我10年的寿命,我一定可以创作出经典作品。不!给我5年,我会成为一个真正的画家!

此时,参观者行至四楼,葛饰北斋的艺术之旅戛然而止,参观者似有意犹未尽之感,那么这里还留有一个思想交流的角落,可以在此留下自己的感受和建议,也可以在此翻阅往期展览的画册。艺术,终归要服务于生活、作用于生活。

两国桥、隅田川神社,新柳桥……生于斯,长于斯,熟悉的景物构成了葛饰北斋的画面。回程途中,路过原汁原味的汤屋和茶铺,无论是选择“水包皮”还是“皮包水”,都是体验传统江户市民生活的地道选择,也是一天紧张的行程之后极好的放松方式。

百闻不如一见,亲临其境去探索葛饰北斋的魅力,感受葛饰北斋眼中笔头的江户风情吧:乘坐都营大江户线电车在两国站下车,从A4出口,步行大约400米即可到达。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