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华人新闻中心
 
 
 
  打印 关闭窗口
坚决不能错过的静嘉堂文库美术馆
——东京大都会的别样之美(五)
作者:蒋丰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3/12/2020 5:24:28 PM
 

 

关注瓷器的人,必须来这里;喜欢喝茶的人,应该来这里;研究日本近代史的人,需要来这里;分析日本经济模式的人,爱好东方艺术的人,更不得不来这里。

即使路程上稍微要花点精力,还是要力荐这座极为特别的所在——静嘉堂文库美术馆。在大东京圈里,与三菱集团有关联的美术馆或者博物馆数目可观,足够串成一条美丽的珍珠项链。而这里,或许应该算是这条项链上最璀璨夺目的一颗。

静嘉堂文库美术馆,包括文库和美术馆两部分,跟字面顺序一致,事实上也是先有文库,后来才有了美术馆的。狭义的文库,是指美术馆旁边那座建于1924年的两层钢筋混凝土建筑。受到当时英国建筑潮流的影响,这座建筑的外窗全部采用拱形设计,建筑外立面贴满了浅棕色瓷砖,在灿灿然如明黄色锦缎般的高大银杏树的映衬下,如同一首淡远悠扬的田园牧歌。从伦敦大学留学回来的“海归”建筑师樱井小太郎担任了文库的设计工作。

文库的诞生,源于三菱集团创始人岩崎弥太郎的弟弟、第二任社长岩崎弥之助和他的儿子——三菱集团第四代掌门人岩崎小弥太。由此显现出两代人对于东方艺术品的热情。在上世纪末,不满于日本社会自上而下“脱亚入欧”一边倒的趋势,感怀于保护东方文化尤其是日本文化的重要性,岩崎弥之助开始了对于东方文化艺术品的收集。岩崎弥之助去世之后,岩崎小弥太继承了父亲的遗愿。1975年,在岩崎小弥太的夫人孝子逝世后,家人将岩崎弥之助和岩崎小弥太两代人的收藏系数捐出。1977年,以“静嘉堂文库展馆”的名义对公众开放。1992年,静嘉堂文库迎来百年诞辰,一座崭新的美术馆与1913年建立的文库比肩而立,就是现在人们看到的这座拥有现代化设施的美术馆。

 

 

岩崎弥之助是个地道的“中国通”,“静嘉”是他的堂号,来源于中国古典《诗经·大雅·既醉》中的“笾豆静嘉”,即祭祀用的豆子被清洗的非常干净,可以引申为对祖先神灵的虔敬之心。守护祖先的文化遗产,也是对祖先一种虔诚心态的表现吧。说到这里,树林之中的岩崎家家庙就不得不提。依山势而上,在高大的杉木、红枫和银杏树的掩映中,岩崎家家庙与美术馆、文库呈三足鼎立之势。这座天青色穹顶、纯白色外墙的家庙,由影响了日本近代建筑史的英国建筑师乔赛亚·康德在1910年建造。与以日光东照宫和增上寺为代表的传统唐破风式大型家庙不同,这里没有精雕细作的镂空门楣,只有沉重而肃穆的大石块寂寂无言地呈几何状规则排列。墓道两侧,一对雄壮的青铜狮子拱卫着墓道正中间的一座青铜三足鼎;墓道的尽头,规整的欧式浅浮雕铁门守卫着岩崎家先贤的安宁。

乔赛亚·康德为岩崎家设计了多所宅邸,还包括今天的三菱一号美术馆和已经在关东大地震中损毁的深川岩崎邸西园(今天所谓清澄庭园,即当时深川岩崎邸残余部分的池泉洄游庭园),而他最为人熟知的代表作鹿鸣馆同样早已消失在历史的风尘中。

说到静嘉堂文库美术馆的缘起之人,岩崎弥太郎虽然出生在有姓氏的武士之家,但是在他出生之前,就已经家道中落,他的曾祖父靠出卖武士身份,换了点钱维持一家人的生计。尽管他们自称是甲斐国武田信玄一脉的后裔,但是事实上,已经是实实在在的浪人了。而到了岩崎弥太郎父亲这一辈,不仅生活贫困潦倒,还因为酒后与人殴斗而身负不说重伤,连累20岁的儿子岩崎弥太郎也因此入狱。真是要多倒霉,是有多倒霉!

 

 

不过,对于善于学习的人来说,什么样的条件都能获取知识。大仲马笔下传奇的基督山伯爵一定有其现实来源。岩崎弥太郎就是在入狱的这段时间,跟随同为狱友的商人学习管账和经营的技巧,为日后从事商业行为打下理论基础。在时代变革期,善于把握机会的人总能脱颖而出。后来,三菱集团叱咤日本政经界,离不开创始人当年在黑暗大牢中的积累。

把话题会到正题的轨道,走进静嘉堂文库美术馆。抬头可以看见的第一个展品,就是堪称静嘉堂文库美术馆镇馆之宝的,世界上仅存三件之一的曜变天目茶碗中的纹样最上乘者——被誉为“天下第一盏”的“稻叶天目”。能够被称为“曜变天目”的建盏精品,其艺术的独特性和产生的偶然性,已经不必赘言。而眼前的这件举世珍品,令观者不知不觉沉醉于深邃的钴蓝色釉面中,聚焦那些包裹着银色、蓝黑色层层光晕的一个又一个小圈点,目游神离,仿佛走进了另一个时空。

当然,这精品中的精品,需要得到悉心呵护。“稻叶天目”只以重要身份出现在一些特别展览中。在静嘉堂文库美术馆的官网上可以查询到这件绝世佳作展出的时间,如果有意前往观看,请一定事先关注。

静嘉堂文库美术馆的诸多收藏中,最值得骄傲的,当然是那只稻叶天目的茶碗。不过,学习历史专业出身的我,更倾心于“付藻茄子”背后传奇的故事。

这只由中国传入的“茶入(即盛放茶粉的罐子)”,经过足利义满之手,到了“名物狩”织田信长手中,经过本能寺之变的火炽兵燹,传到了丰臣秀吉的手中,又在大阪之阵后来,成为德川家康引以为傲的收藏。四转其手!似乎,谁拥有这一只“茶入”,谁就拥有了天下。然而,这只“付藻茄子”又似乎受到诅咒,总是给它的主人带来覆灭般地厄运。尽管如此,它的魅力之大,足以令下一任拥有者无惧谶讳。静静地观赏这只“茶入”,在博物馆幽幽的聚光灯下,一个高不过五六厘米,宽不过六七厘米的小东西,松永久秀花了一千贯钱把它买下来。按照当时的购买力折算,相当于如今的7800万日元。丰臣秀吉千里急行军,赶赴本能寺为织田信长报仇,还不忘在废墟之中找寻到这只茄子的下落。将军大名们纵情追逐着一只“茶入”,一同众神争抢厄里斯手中的金苹果那样。一个脆弱的瓷器,却承载着厚重的历史。

 

 

藏于武藏野高地层层树林中的这座僻静庭园,像极了一位位高权重、隐退山林的鸿学大儒,倨傲的躲在深深重幔之后,惟有满怀虔敬之心的后学才有可能打动他。正如,收藏着从中国清代四大藏书家之一、皕宋楼主人陆心源儿子手中收购的四千多套、四万五千多册宋元古籍及名人手贴的静嘉堂文库,并不对外开放,如果想要研究或者查阅相关书籍,必须通过电话或者传真的方式提前申请。笔者曾陪同一位中国古籍版本专家前往,接待人员礼貌而客气,但是规定就是规定,每日最多可接受2名相关专业人员的阅览预约。明清古籍在可申请范围内,宋元古籍干脆就是“不许”。

静嘉堂文库美术馆最初是为了纪念岩崎弥太郎父子而设立的,经过几十年的积累,已经成为一座拥有7件日本国宝、84件重要文化遗产、总藏品超过6500件的东方艺术宝库。一座私人美术馆,却拥有如此实力,实在不容小觑。尽管距市中心略有点远,但是这座文库美术馆绝对值得拿出时间细看。从东京站市中心“涩谷”“表参道”等车站乘坐半藏门线,在二子玉川站下车,换乘东急巴士“玉07”,选择“成城学园前站西口行”方向,在“世田谷综合高校”站下车,目的地就可到达。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