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华人新闻中心
 
 
 
  打印 关闭窗口
收藏浮世绘的太田纪念美术馆
作者:王亚囡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3/17/2020 6:00:33 PM
 

 

每年临近圣诞节,东京表参道道路两侧的榉木林和灌木丛都会点缀上串串耀眼夺目的“钻石项链”。每年年底的灯会,已经成为表参道的一项盛事,吸引了世界各地络绎不绝的来访者。这条原本为参拜明治神宫而修建的道路,如今已经成为汇聚世界顶级奢侈品牌的购物天堂,眼前的流光溢彩,不禁让人想起“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的浮世繁华。

浮世繁华催生浮世文化。在永远人潮汹涌的表参道,被裹挟着前行,不过稍微走出几步踅进小巷中,就能寻到一处艺术品的佳境——太田纪念美术馆。这是又一处深藏于东京大都会浮华闹市的美术馆,一座专为收藏浮世绘作品而设立的私人美术馆。

灰咖色的二层建筑,如同花岗岩般坚实、石质外立面和简劲而错落的线条,使这个体积远不如附近那些庞大的建筑物雄浑迫人的美术馆,拥有了一种直撞人心的庄严感和体积感。

1893年出生的原东邦人寿保险第五代掌门人太田清藏,自幼便把学习绘画当做自己的人生理想,读中学时就和好友中村研一、儿岛善三郎等成立“同人社”。然而,这样的做法在实业家父亲的眼中却是不务正业。后来,当年的好友成为日本著名的西洋画家,身为长子的太田清藏却不得不收起“丰满的理想”,承担从一出生就注定了的命运,而把收集艺术品当成兴趣爱好。

太田清藏把新婚旅行目的地选在了欧洲,和新婚妻子度过了一段悠长的蜜月。这次旅行让他深切感受到日本浮世绘对于欧洲印象派产生的巨大影响,也因此坚定了他对于浮世绘的钟情,终其一生都以收集和保护浮世绘作品为己任。尽管在1945年东京大轰炸中损失了数量可观的收藏,太田清藏最终还是留下了超过1万2000件的浮世绘珍品。

太田清藏于1977年去世,家人尊重他生前的意愿,在位于银座的东邦人寿保险大厦7楼设立了一座美术馆,将太田清藏毕生的收藏公开展示。1980年年初,一座独立的私人美术馆在涩谷神宫前一丁目落成,就是眼前这座太田纪念美术馆。太田清藏对于浮世绘的痴迷,感染了身边人,也感动了许多收藏家和创作者,他们将自己手中的作品捐献给美术馆。研究浮世绘的专家长濑武郎,也将自己的收藏品赠予太田纪念美术馆。如今,太田纪念美术馆已是拥有超过14万幅浮世绘藏品的、世界最大规模的浮世绘美术馆。

尽管这是一座建立于40年前的美术馆,却尊从太田清藏生前的风格和喜好,将展厅设计成传统和室,一层展厅中间,由枯枝编成的垣墙围造出一个参观者休息区。一条石组铺就的踏石疏疏朗朗斜穿过这小小休息区,一半布置着户外茶会的长椅,另一半区域则是石灯笼和蹲踞点缀的石庭。

馆内别具匠心的设计不止这一处。一排绢本设色肉笔浮世绘以挂轴的形式陈列于最内侧的玻璃橱窗内,其下的观赏区则加高并做成了传统日式榻榻米的形式,参观者需要脱鞋跪坐在画作前观赏作品。为了保护浮世绘的色彩和纸张,馆内严格控制照明的亮度,柔橘色的灯光为这些浮世绘作品包裹上一层岁月的包浆,令人难分浮世与现实。

浮世,在汉语中解释为“人世”。而在日语汉字中,则增加了享乐、游戏的意味。当时代发展到了江户末年、明治初期,浮世绘创作已经达到了巅峰。

在馆内诸多珍藏中,份量最重的恐怕要算葛饰北斋1831年左右创作的《富岳三十六景之神奈川冲浪》和歌川广重1857年创作的《名所江户百景之大桥安宅夕立》。这些都是蜚声国际巨作,我在此处也就不再赘言。背后的故事颇有几分励志的趣味。就在73岁的葛饰北斋凭借《富岳三十六景》一举震惊世界的时候,却有一位年轻人为之黯然。怎么会有如此精彩的画作!如此巧妙的构图、精绝的配色,已经达到了一个不可能超越的高度。痛定思痛之后,年轻人另辟蹊径找到了出路,诞生了《东海道五十三次》。而他自花甲之岁开始创作的《名所江户百景》,历时两年,无论在数量还是质量上,都是值得被艺术史记录的。

 

 

太田清藏对于东方艺术,尤其是浮世绘的痴迷,让他在收集已颇具名气的名画家和名作之余,发掘和保护了一大批在当时名不见经传的画家和画作。这些作品,一方面为后来的研究者提供了图像学方面的参考,另一方面则在历史大河的浮沉中磨洗了自己的价值。如眼前这幅无落款的《芳年福禄寿挥毫之图》,表现的是1884年自民党党报《自由灯》创立时的场景。虽说是无名画家,却为观众展示了一种独特的构图方式:参观者跟随画家的视角,从高处俯视画面中聚精会神作画的月岗芳年,看到精彩处,忍不住击掌赞叹。新颖的视角,颇具禅理哲思的意味,令人不觉莞尔。正是——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浅草十二阶凌云阁》,为世间留下凌云阁卓然拔萃的形象。浅草十二阶,又称“凌云阁”,取义“直入云霄”。这幢拥有日本第一部电梯的新式建筑,成为当时的一道“西洋景”,在建立之初吸引了无数市民慕名围观,却又在流行过后归于沉寂。凌云阁在1923年关东大地震受损严重,最终落了个片瓦不留的结局。

绘制于1885年的《芳流阁两雄动》,表现了江户时代影响最为广泛的通俗小说——曲亭马琴所创作的《南总里见八犬传》中,犬饲现八与犬冢信乃对战的精彩一幕。画作署名“大苏芳年”,证明是月岗芳年晚年成熟期的作品。在作品中,他借用屋脊的线条将画面巧妙的分割成两部分,大斜角的视线充满了动感,营造出一种紧张的气氛。而浓重朱红色的山墙占据了画面的半壁江山,月岗芳年用大面积色块刺激受众观感,更增强了画面的视觉冲击力。

馆藏精品也有《水仙花》等仕女图,画面中女性欣长优雅的身躯和淡丽的设色,以及画面最上方的题字,将铃木春信的风格展现的淋漓尽致。杨洲周延创作于1889年的《欧洲管弦合奏之图》,则记录了曾经辉煌一时的鹿鸣馆内,身着燕尾服和鲸骨裙的男女演奏钢琴、大提琴、小提琴、合唱的景象。

此间乐,沉醉浮世绘之美,而忘记了馆外的浮世。这是一座有魔力的美术馆,让时光倒转,让灵魂畅游。乘JR山手线,在“原宿”站下车,步行5分钟,或乘东京地下铁副都心线及副都心线,步行3分钟,即可开启一场欣赏美的浮世游戏。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