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华人新闻中心
 
 
 
  打印 关闭窗口
内蕴丰厚的“永青文库”
作者:蒋丰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3/19/2020 7:44:39 PM
 

 

从东京山手线目白车站下车,出站后往左手方向徐徐前行,在文化氛围浓厚的东京都文京区关口地区,可以看到几座比邻小巧的日式庭园。这其中,有着一处稍不留心就会路过、然而却又不应该错过的博物馆——永青文库。

深藏于胸凸坂山坡之上的永青文库,是一座两层的西洋风格建筑。小楼的体量算不上多么宏大,外观也显得简洁质朴,粉青色的窗户装饰着白色的墙壁。这里,原来是江户幕府时代肥后藩细川家的“驻京办事处”。

位于九州岛上的肥后细川家,一直是实力雄厚的大藩,他们在明治维新之后也保存了实力,如今活跃在日本政经两界的许多有影响力的人物都来自于肥后藩细川家,包括前日本首相细川护熙。而若要论起肥后藩细川家的先祖,则可以追溯到安土桃山时代,“茶圣”千利休的门人、“利休七哲”之一的细川忠兴。若把时间线索拉得再长一点,细川一族是室町时代足利将军麾下势力强大的三管领之一,把握着分封官吏和对外贸易等实权的肥差。悠久的家族历史和强势的经济实力,为细川家历代家主进行艺术品收藏提供了可能性。

永青文库与附近的肥后细川庭园一起,曾经作为肥后藩藩主在江户(今天的东京)的“驻京办”存在了两百多年。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及江户幕府时代所施行的“参勤交代”制度。为了削弱各地强藩大名的实力,避免他们坐地拥兵自重、随时依势造反,1636年把持国政的德川家光将军把从镰仓幕府时期就已经出现了的各地武装势力前往拜见将军的旧俗,以“宽永令”的形式写进对武士高标准、严要求的《武家诸法度》,并且作为“顶层设计”的制度内容固定下来。从此之后,全日本列岛260多位大名,除了要把妻子儿女寄居在江户城的“驻京办”留作人质之外,本人还必须每两年间就有一年定居在江户。于是,就形成了,“不是在江户,就是在前往江户的路上”这种如同候鸟般的大规模迁移现象,劳民又伤财。

当然,这种声势浩大的参勤制度也不是一无是处的。这些大名在江户城的住所,有很多成为了今天东京大都会风景各异的美术馆、博物馆和庭园。顺便一提,与永青文库毗邻的酒店“椿山庄”,也以清幽秀丽的庭园闻名于世,而它的前身,也是江户时代某位大名的“驻京办”,明治维新后,这块土地又被拿来用作日本第二任首相山县有朋的宅邸。

1936年,肥后细川家第16代家主细川护立在自家“驻京办”的基础上,进行了复建。1950年,在细川护立的建议下,一个专门用以保护和收藏与拥有七百多年历史的细川家相关的文化遗产的财团被设立,展品就放置在复建后的“驻京办”,并且于22年之后对外界开放。另外,或许因为是战国著名武将之后,细川护立对于“日本刀”有着无法言喻的感情,日本最大规模的刀剑博物馆也是在他的推动下成立的。

这里收藏有8件日本国宝,32件重要文化遗产和超过6000件的艺术品,以及超过48000件的画卷、古籍等总计6万余件文物。

说起永青文库的命名,“永”字源于细川家始祖细川赖有的菩提寺——京都建仁寺永源庵,“青”则取自京都西岗的青龙寺城,那里是肥后细川这一支的初祖细川藤孝打下的第一座城池。有拓,有守,有攻,有成,“永青”二字象征着细川家经久不衰的生命动力和对文化传承的信念。而将原始建筑开放为展厅,并且保持了当时对内部对装饰和布局,是一种历史的传承,对家族荣誉的坚守,也是对公众科普的责任。

正是因为这些原因,永青文库的“看点”集中在茶道具、日本刀剑等方面。馆内所藏重要文化遗产之一的“出云”肩冲,是一件烧自安土桃山时代的陶质茶罐,从金森可重手中艰难地传到细川忠兴手中,造型典雅优美、流传有序,无论是美学价值还是历史文献价值,都不可小觑的。

而相传为细川忠兴偏爱之物的黑乐茶碗,则是出自于千利休最欣赏的烧陶师长次郎之手。那一身黝黑如铁的光泽,杯口凹凸不平的倔强造型,完美地诠释了千利休所钟爱所倡导的“侘寂”茶风,堪称是妙不可言的名物。

馆内还收藏有细川忠兴所书写的《数寄闻书》,也被列为日本的重要文化遗产。这部书记录了千利休关于茶道的一些逸闻和言论,由细川忠兴亲手传给他的孙子并保留至今,对于研究日本茶道和战国时代历史来说,都是不可多得的参考材料。

馆内还藏有多件来自中国河南洛阳金村大墓的出土物。考古界普遍认同,金村大墓的主人是东周时代的一位周天子。尽管东周后期,天子已经变成了聋子的耳朵——摆设,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周天子的墓里还是陪葬了大量金银铜质偶俑等明器。而1928年的一场暴雨,将埋葬在洛阳金村的周景王墓地曝之于众,几位在中国传教外国牧师蜂拥而至,经他们之手,这些陪葬品逐批流出海外。也就是在稍后一些时间,自幼熟读汉籍的细川护立出访欧洲,他在看到这些精美绝伦的中国文物时,惊叹不已,立即倾囊而出,尽数拿下,同一时期收集到的还有唐三彩及宋元陶瓷精品。今天,在东京能够看到由欧洲回流的中国文物珍品,内心中不可能不生发出几番感慨。

而在永青文库所收藏的书画作品之中,份量最重的,莫过于中国北宋黄庭坚的《伏波神祠试卷》和元代赵孟頫的《汉及暗传》。尤其前者,笔法俊逸、外秀内刚,是一幅代表了黄庭坚书法造诣的高峰之作。

在参观永青文库时,我心中还盈动着一则新闻。那是2018年6月,为纪念中日两国邦交正常化40周年,时任永青文库理事长的日本前首相细川护熙决定将细川家历代所藏36部4175册珍贵汉籍无偿地捐献给中国国家图书馆。此刻,我似乎突然领悟到了“永青”二字的深蕴厚意。

当岁月的脚步进入2020年的时候,永青文库也将再次拿出国宝级的“镇库之作”——中国战国时代的一枚“金银错狩猎文镜”和中国西汉时代的一枚“金彩鸟兽灵文铜盘”,限期进行展出。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