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华人新闻中心
 
 
 
  打印 关闭窗口
蒋谈廿四史(14):“管鲍之交”的友谊佳话传诵千年
——读《史记》卷六十二《管晏列传》随笔
作者:蒋丰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5/20/2020 10:53:56 AM
 

细细阅读司马迁《史记》卷六十二《管晏列传》,内心中会翻腾出一波又一波友谊的温暖。

管仲是一个浑身遍布缺点的人。从他与鲍叔交往的过程就可以看出——管仲明明是“贫困”得一身都掉渣,鲍叔带着他做买卖的时候,他却要多分财利;管仲干起事情来笨手笨脚,“谋事而更贫困”;管仲三次做官三次被君主拿下,可见官运多差;管仲三次参加作战,却三次从战场上逃跑。这样的人,大概在今天也不会有人与他交朋友的。

但是,鲍叔的眼光与众不同。他认为管仲要求多分利的事情,不是因为“贪”,而是因为管仲“贫”;他认为管仲总做不好事情,不是因为“愚”,而是因为管仲不会把握时机;他认为管仲在官场三次遭逐,不是因为“不肖”,而是因为管仲的机会不好;他认为管仲在战场上做了三次逃兵,不是因为胆小,而是因为管仲心里惦记着自己的老母亲。这需要何等的眼光,需要何等的胸怀,才能够把一个人的缺点都看作是优点啊!但是,鲍叔做到了。

鲍叔不仅仅做到了“识才”,还做到了敢于承担政治风险的“荐才”,帮助管仲坐到了齐国的相位。结果,管仲并没有辜负鲍叔的推荐,让自己的工作得到了“齐桓公以霸,九合诸侯,一匡天下,管仲之谋也”的高度评价。历史,也因此留下弥传千年的“管鲍之交”的佳话。

司马迁可能更喜欢晚于管仲百年之后在齐国为相的晏子。管仲得势后,高调做人,“富拟于公室,有三归,反坫,齐人不以为侈。”也就是说,管仲还是一个喜欢炫富的人。而晏子在齐国做了宰相以后,则是“节俭力行”,“食不重肉,妾不衣帛”。我在想,跟了晏子的女人,苦啊!

有意思的是,司马迁写管仲因为“站队”出错而身陷囹圄,最后是被鲍叔“捞”出来的,写晏子则写他到亲自到囹圄中,把颇有才华的越石父“捞”出来了。这,或许与司马迁本人曾经有过囹圄并受过宫刑的生涯有关。

本传最有意思的是晏子的车夫与其妻子的对话。车夫的妻子从门缝里看老公,“拥大盖,策驷马,意气扬扬”,就跟今天高级官员的某些司机一样,掩饰不住内心的得意。这样,妻子要求与车夫离婚,她把作为一个女人的观察讲了出来:“晏子长不满六尺,身相齐国,明显诸侯,……志在深矣。……今子长八尺,乃为人仆御,然子之得意自以为足”,实在令人难以忍受,不得不提出离婚。还好,这位车夫因此开始收敛自己,并且把实情讲给晏子,晏子最后推荐他做了大夫。为此,司马迁说,自己也愿意做晏子的车夫。

从《管晏列传》中可以看出,司马迁是多么的怀才不遇,是多么的渴望管晏再现,但是,他心中的郁结至死都没有能够解开。(2020年4月20日写于日本东京“丰乐斋”)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