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新闻中心
 
 
 
  打印 关闭窗口
日本“军官摇篮”在疫情间的丑事
作者:蒋丰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7/14/2020 1:19:33 PM
 

在日本,有这样一所十分特殊的教育机构。它创建于战后1952年,虽然名为“防卫大学校”(中国人常常不准确地把它简称为“防卫大学”),毕业生走出校门的时候拥有学士学位,也可以进入自卫队立即担任军官,但总好像不是明媒正娶有身份,不属于日本《学校教育法》里规定的大学,也不归日本文部科学省管理,而是由日本防卫省直接领导。

在这里,新生一入校,就成为“特别职国家公务员”,除了学费全部“免单”以外,衣食住也由国家“承包”,而且每个月每名学生还能得到11万日元多的补贴。相当于一边读书一边拿工资。跟社会上的一般企业一样,每年6月和12月还可以拿到两次奖金,合计金额在40万日元以上。

防卫大学校也接受外国军队的长期“留学兵”,但仅限于印度尼西亚、越南、泰国、韩国、罗马尼亚、蒙古、越南、菲律宾、东帝汶、柬埔寨等国家,中国军方也曾在这里有过“进修生”的。

防卫大学校位于神奈川县横须贺市的三浦半岛东南端,从高台上可以望见东京湾,周围是广袤的森林。我曾经多次去采访防卫大学校的开学典礼和毕业典礼。说实在的,交通真的不方便。从东京到那里,要几经倒车,单程要花两个小时以上的时间。每次开学典礼和毕业典礼,日本首相都是要前往参加的。为了减少交通不便的麻烦,日本首相都是从首相官邸直接乘坐直升飞机前往防卫大学校,19分钟就可以到达。让我们这些在路途上苦苦奔波的记者们“羡慕、嫉妒、恨!”

目前,防卫大学校4个学年加一起,共有2000名在校生过着住校生活。每见宿舍里面有8个人。

这里宿舍安排比较特殊,是让高学年的学生与新生住在同一个宿舍里。高学年的学生被叫做“上级生”,新生是要绝对无条件地服从“上级生”的。

2020年4月1日,防卫大学校迎来新生入学,但由于新冠肺炎疫情蔓延的影响,无论是新生们还是校方,都经历了前所未有的独特体验——既无法集体训练,也无法集体上课,所有学生不许到校外,集体陷入一种近似软禁的状态。

新生们能够自由移动的地方,就是学校宿舍的小房间里,而且是24小时与“上级生”们一起,被指挥、被监控。在防卫大学校内,有一条历史悠久的顺口溜:“四年生是神、三年生是人,一年生是垃圾、奴隶与狗。”我也很奇怪,这条顺口溜里面竟然没有二年生。但是,从中可以看出学生之间的等级差别。

另外,校方明确规定,校内发生的任何事情,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不得透漏给家长及朋友,所有SNS的利用情况也被校内的网络委员会监视。

据日本媒体报道,在这种前所未有的软禁状态下,4月上旬,防卫大学校竟然发生了一起脱逃事件——一名新生利用校内跑步的机会,翻墙脱逃,所属部门不得不开展全校大搜查。自此以后,软禁体制越发严格起来。

这些年轻人们无处发散旺盛的精力,就在暗地里组织起校内赌博,玩的金额越来越大。一名新生只参与几次,就输掉了50万日元,被“上级生”暴力讨债。他走投无路,不得不向指导教官坦白交代。警务队为此又开展了一次全校大搜查。

由于校方不许新生们与家长联系、见面,年轻人在与外界失联的情况下,心态一溃千里,有的选择了上吊,有的选择了割腕,有的还直接跳楼,到目前已经发生了至少四起轻生事件。为此,校方不得不做出让步,在5月末突然通知新生,可以给家人写信,但不能将信口封上,写好的信由宿舍内的“上级生”交给指导教官。指导教官逐一确认“中心思想”后,再还给新生。

据一位主动申请退学的防卫大学校生透露,自进入今年4月以来,已经有30多名学生申请退学,人数还在持续增长中。

日本自卫队在对应病毒巨轮——“钻石公主号”的过程中,穿着纸尿布上阵,没有一人被感染,此事大大提高了自卫队在全球的知名度,部分国家还主动取经,提倡学习“日本自卫队式感染防止法”。然而防卫大学校作为日本自卫队军官的摇篮,疫情下的集体生活却全线崩溃,不得不让人质疑校方的管理问题。

面对外界的担忧与指责,日本防卫大学校拿出不承认、不否认、不负责的“三不”态度,反反复复只有一句回复,“我们正在努力减轻学生们的心理压力。”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