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本报评论员专栏
 
 
 
  打印 关闭窗口
“食色,性也”在日本
作者:万景路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10/19/2020 5:46:21 PM
 

最近,听一位日本友人在聊起他的风流史时,居然以据说是孔子语的“食事と性欲は人間の本性である”(食色,性也)来为其艳事作注解,此语是否源自孔子之口,目前虽尚有争论,但不管他是孔子还是孟子拟或是告子所云,它出自中国先秦诸子之口,则是不争的事实,况且,孔圣人确实也说过“饮食男女,人之大欲有焉”这样类似“食色,性也”的话,可见,春秋时期的中国就是很开明、也很开放的了。

传说中就有夏桀宠妹喜、纣王欢妲己之食色君王,至周文王,若非其勤于食色,又焉得有百子之福;隋炀帝公然杀父娶娘,为的是食色;英明如唐太宗者,也难脱为美色而弑兄霸嫂之嫌;玄宗为食色更是甘当扒灰公公;宋徽宗三宫六院嫔妃无数尚嫌不够,仍旧时常溜出宫去私会京师名妓李师师,就是圣武如乾隆大帝者,亦以出巡之名,时常离宫出外打野食,至于文人骚客的秦淮河畔狎妓助酒,名楼览胜歌姬添兴,更是不胜凡几,即使是草民,也会勒紧裤带,偶去妓院一嫖。妓院这一食色产物链,更是贯穿了整个封建社会,以上各例,虽有一些属严重偏食违反人伦,但中国古代的性产业发达之事实,当属不虚。纵观中国古代食色之记载,可谓是上至皇帝王公大臣,下至文人骚客布衣,莫不深得个中三昧。

“食色,性也”,也是古今中外共通,地球男人通病,不爱江山爱美人的温莎公爵就是一例,他为了要娶二锅头的沃利斯·辛普森而不惜辞去王位,留一段轰轰烈烈的佳话传世;即使如臭名昭著希特勒者,也能与情人爱娃一同殉情,克林顿被那只“赖瘟死鸡”弄得虽然在全世界留下了笑柄,但他却还在自著《我的生活》里死挺着脖子说自己不后悔。

再说我们那搬不走的邻居日本,则更是把“食色,性也”发挥的淋漓尽致的代表,你看日本男人白天里西装革履文质彬彬礼仪有加,那就是“好男人”的完美展现,到了夜晚,其中一些人却摇身一变为狂放无羁的好色一族,小酒喝过,就开始醉眼朦胧的流连于大街小巷霓虹闪烁的那些各色情色场所,乐此不疲。出来后,不仅旁若无人丝毫不以为耻,有些还带着回味的满足笑容东摇西晃的离去……

据说有些日本人根本不用酒后,利用午休期间的短短一个小时,也能跑到附近的色情场所吃个快餐,然后在真正狼吞虎咽吃个汉堡或牛肉盖浇饭等快后,施施然的回公司做认真的“傻啦力盲”去也。看白天和晚上的日本人判若两人,但他们自己却能把白昼和夜晚区分的一清二楚,把日本人双面人这个矛盾体玩得如鱼得水,不得不让人佩服。

日本有一道菜叫“女体盛”,可以说是食色的至佳范例,在仰卧的光洁如玉的裸体女子身上摆满各种美味佳肴,以供男人们“食色”。而美女即为人,又为盛装料理的器皿,可以说是已臻于美女共佳肴一色,食欲伴色欲齐飞的“食色,性也”之最高境界。不过,就是吃一顿这样的料理,据说至少每人要30万日元,高于一般工薪阶层月工资,这价格就实在是不菲,吃一顿女体盛弄得一个月日子没法儿过。所以,据说女体盛在日本也是只有那些有钱人才能品尝的“佳肴”,一般人儿那还真是只能望“女体盛”兴叹!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