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本报评论员专栏
 
 
 
  打印 关闭窗口
拜登时代美国的盟友战略及日本的应对
作者:田庆立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11/17/2020 11:37:50 AM
 

随着美国大选结果尘埃落定,民主党总统拜登将于2021年1月入主白宫,然而,面对前任留下的诸多国内外堆积如山的棘手课题,如何化解与弥合美国民意的分裂,有效应对新冠疫情的肆意蔓延,舒缓压力重重的经济危机,安抚与团结欧洲与印太地区盟友的离心离德,继续从高科技领域对中国予以限制和遏制等等,无论是美国内政还是外交政策,即将摆在拜登总统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上的众多议题没有一项处理起来会显得轻松,尤其是对于一位已达78岁高龄的总统而言,毫无疑问必将会迎来一系列有待积极应对的巨大挑战。

从罗恩·克莱因被任命为白宫办公厅主任的动向来看,除了其与拜登总统长年以来维持密切的私人关系外,在有效应对埃博拉疫情方面的成功经验及相关履历,成为其担当这一重任的重要因素,旨在让他在遏制新冠疫情蔓延方面发挥力挽狂澜的作用。由此可见,着力于有效控制国内疫情乃是新任美国总统拜登进行国内施政的重中之重。与此同时,面对新冠疫情带来的大量失业和严重的经济低迷,如何从这种阴暗凝滞的国内阴影中摆脱出来,无疑在很大程度上考验着拜登总统的领导能力、治理能力和危机应对能力。

鉴于美国国内由于总统大选带来的分裂和对立,有效回应特朗普支持者们的各种诉求,尽量消除美国国内民众对联邦政府的高度不信任,具有针对性地对白人中下层群体和少数族裔实施财政补贴等将会成为新一届美国政府的重要任务,确信在处理和应对美国国内存在的众多难题方面将会牵扯拜登总统的很大精力。至于从外交层面而言,由于拜登在奥巴马总统时期担任副总统,加之其具有担任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职位的履历,拜登总统的外交政策将会在一定程度上向奥巴马时期的多边主义路线回归。

拜登总统的外交政策调整主要体现在纠偏特朗普总统时期奉行的单边主义和孤立主义政策上,试图从安全保障、气候变化和贸易问题上解消欧洲盟友和印太地区盟友对美国业已形成的不信任感和离心倾向。拜登在11月10日先后与英国、德国、法国领导人通电话,确认将在安全保障和气候变化等领域开展合作,面向欧洲开展的合作外交将会成为拜登时代外交政策的优先课题。

面对特朗普总统特立独行的行事风格,时常令日本政界人士感到困惑和不解,好在安倍首相执政时期由于与特朗普总统个人保持密切关系,日美关系并未出现巨大波动,而且在中美关系急剧恶化的背景下,日本在中美两国之间处于被双方争取的有利地位,具有足够的外交回旋空间。至于从安全保障层面和长期在美国的人脉关系方面而言,日本政界人士在美国总统选战期间更期望拜登获胜,进而充分利用奥巴马时期知日派智囊的人脉资源,能够与美国进行卓有成效的高效沟通与政策协调。

拜登时代的外交政策崇尚多边主义和联盟体系,为有效应对和遏制中国的崛起态势,美国将会推行团结和联合盟友的方式统一步调、协同并进,从而在贸易问题和人权问题上向中国施压,而处于中美大国争锋之间的日本的处境将会变得更加艰难,特朗普的好处在于,即使向中国征收法外关税,也并未要求日本采取同样的行动,而在拜登时代,基于美国实施围堵中国的通盘战略考量,日本恐难与世无争般地置身世外,日本外交将会在迎合美国和关照中国之间进行痛苦抉择和艰难调整。(本文作者系天津外国语大学国别和区域研究院教授)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