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本报评论员专栏
 
 
 
  打印 关闭窗口
“自我否定”会把人带上自杀的道路?
——太宰治《人间失格》读后感
作者:程千凡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12/21/2020 11:22:04 AM
 

当一个人遇到困难或挫折的时候,就会十分敏感,有的时候会感到自己是无用之人,有的时候会感到自己已经被社会淘汰,失去了做人的资格!这是日本著名文学家太宰治在小说《人间失格》中传递的一个“思想”。 

记得那次在深圳书城,我看到太宰治《人间失格》(高詹灿、袁斌翻译,天津人民出版社,2018年5月第一版,2019年7月第10次印刷)摆放在畅销书的位置,还写明这是“百万纪念版”。我心生好奇,也凑热闹般地买了一本回家阅读。 

翻开《人间失格》,第一篇是“手札”,里面的主人公——大庭叶藏,出生在农村家庭,人口很多。他是一位不愿意和外界接触的人,总是把自己的烦恼藏在心里,一味地掩饰自己的抑郁和敏感,伪装出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搞笑的人。看到这里,我就在想:这不就是至今仍然在社会上可以看到的“双面人”嘛。我记得,俄罗斯著名文学家契可夫的小说《套中人》,也包含有这样的蕴意的。显然,文学是跨越国境的,文学的观察在不同的基础上是有共同点的。 

太宰治的《人间失格》,有点像电影。他把主人公大庭也藏的故事放在三个手札里面,然后用展示三张照片的方式,让读者看到主人公从青年到中年,为了逃避现实生活中的困难,不断地经历着自我放逐、酗酒、自杀、用药物麻痹自己等等,一方面是在做自我否定,另一方面流露出肌肤“被爱”的渴望情愫…… 

读书也是讲究时机的。我读这本小说的时候,感觉它就是一个灵魂的自白,与自己的内心相当地契合。也许是因为我这个时候身体不适,内心变得焦虑、焦躁、焦急,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要“报废”了吗?我心生恐惧,以至于晚上10点钟一个人在医院做化验后等待结果的时候,都会情不自禁的流出眼泪。坦率地说,我害怕自己成为不幸的人,万一有什么,我应该怎么面对呢?但是,我也要硬撑着表现自己是很坚强的。其实,那种内心的纠结惟有自知。此时,我想起了太宰治的那句话,“这世上不幸的人各式各样——不,毫不夸张地说,这世上尽是不幸的人”。 

读到“后记”的时候,特别是从“太宰治年谱”里,我看到他从出生的1909年(明治四十二年)到1948年(昭和二十三年)这39年间,曾寻找多次机会自杀,多未了愿。直到他开始创作这本书《人间失格》的时候,肺结核恶化,身体极度虚弱,时常吐血,在1948年6月13日的深夜,才和情人捆绑在一起溺水自杀“成功”。尽管我知道在全世界的作家中,日本作家以自杀人数之多,位于榜首,但是,我还是不能赞成这样的死亡方式。 

掩卷这本小说,我让自己闭上双眼,冥想了10分钟,然后做了3个深呼吸。我把这本小说放到书桌上,有一种身释重负之感。有人说,读小说,最怕的是“入境”,最怕的是被“带节奏”。我则想说,无法让读者“入境”的小说,不是好小说;不能“带节奏”的文学作品,不是优秀的文学作品。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