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侨报时事评论
 
 
 
  打印 关闭窗口
【述评】再揭日本外国人技能实习制度的遮羞布
作者:《日本新华侨报》记者 王亚囡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网  发布时间:1/17/2021 8:37:55 AM
 

 

新冠疫情已经持续将近一年,疫情给整个社会带来的负面影响,依然在不断地扩散,不断地渗透。受疫情影响,在日本,失去工作岗位或者被迫减少工作时间的人越来越多。“反贫困网络群马”的代表、司法专业人士仲道宗弘更是大声尖锐指出冷酷的现实:第三波疫情来袭,高龄者、单亲妈妈以及外国劳动力等弱势群体已经被逼入危险的境地。

让我们一起看看日本社会的现状。一位持在留资格签证的60岁菲律宾女性,在疫情蔓延之后的2020年3月就接到了工厂的辞退通知。这位女性家里还有一位罹患慢性病的儿子,生活状况瞬间变得严峻起来。一位来自秘鲁的40岁男性的经历可能更具代表性。截至2020年11月底,他都有工作。但是,随着第三波疫情的蔓延,他突然被公司辞退了。

NPO组织“北关东医疗相谈会”负责人介绍,在新冠疫情蔓延之初,他们为居住在群马县太田市的外国劳动力家庭免费派送温度计等防疫用品,当时派送了约400家。尽管如此,到了2020年底,居住在该市的外国劳动力家庭还是减少了300家。数字大幅缩减的原因,是外国劳动者的待遇受到疫情的影响,很多人投亲靠友搬到一起住,以减少房租的支出。然而,众多人员杂居在狭小的空间内,无疑为疫情的传播制造了条件,这也成为令人担忧的隐患。

与此同时,日本不断爆出有关外国技能实习生的恶性新闻。2020年10月,在日本的北关东地区,集中爆发出一系列外国尤其是越南技能实习生非法滞留和盗窃的案件。日本警方透露,这些技能实习生年龄集中在20至30岁之间。被捕的嫌疑人中,有一人供述,他本来在一家工厂担任焊接工作,受疫情影响,2020年4月就失业了。疫情蔓延后,国际间航班减少,机票价格飞涨。那些被雇佣单位提前解雇,或者是合同期满的外国技能实习生无力承担回国的机票,有不少选择非法滞留。

屡经修改的外国人劳动制度,在世界上恶评连连。尽管日本政府把名字从“外国人研修生制度”改为“外国人技能实习生”制度,好像是追求既想解决日本劳动力不足,同时也帮助经济欠发国家引进先进技的“双赢政策”。但是,在实际的操作过程中,经济欠发达国家的技能实习生为了到日本学习,缴纳不菲中介费,其中有不少人是申请了高息贷款来的。于是,部分外国技能实习生们,迫于生计压力,挺而走险,盗窃家畜家禽,一部分自己食用,一部分倒卖变现的案件屡屡发生。所以,日本对外国人“技能实习生制度”再次做出修改的呼声已经愈来愈大。

NPO组织“移住连”代表理事鸟井一平指出,一方面,日本政府对于日本国内这些身处困境的外国技能实习生,并没有给予有力的帮助;另一方面,由于抗疫新政封闭了国境,外国劳动力不能按时入境,导致渔业、农林业紧缺人手的问题不断发酵。

由此可以看出,在疫情下,日本外国人技能实习制度展现出来的两种截然不同的走向。首先,这说明了外国人技能实习生制度并没有如日本政府在设立之初预想的那样,通过学习技术来改变技能实习生的生存状态。尽管日本政府发出了允许外国技能实习生转换工种的“防疫新政”,但是,对于改变外国劳动力的困境,犹如杯水车薪。一旦发生特殊情况,他们的生活得不到有效的保障。

其次,这也说明了,期满就必须回国的外国人技能实习制度,导致了技术劳动力的断档。一旦出现疫情等特殊情况,新鲜的劳动力血液不能及时补充,日本社会各个层面就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另外,日本还应该与多国官方联手,遏制不良中介的存在,避免外国技能实习生缴纳高额中介费的案例发生。

一个国家,一个社会,是否真的具备人文关怀的土壤,其对待弱势群体的态度,是重要指征之一。外国劳动力的雇佣规则,尤其是技能实习制度,不应该成为解决日本高龄少子问题的“夜壶”。■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