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华人新闻
 
 
 
  打印 关闭窗口
【牛年怀旧】在东瀛忆儿时的东北年
作者:景路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网  发布时间:2/12/2021 12:56:40 AM
 

旅居海外,说起来应该是喜迎春节,但总是不免就会生出几分乡愁。随着年长,儿时的过年情景也会常常如放幻灯片般,在眼前一幕幕映过,并且,愈来愈清晰起来……

我老家地属黑龙江省的一个边陲小城,那时候没什么地球温暖化,冬天是嘎嘎地冷。记得小时候一进腊月,爸爸就开始一点点的往家里倒腾年货了。看着爸爸里出外进的身影,我们兄妹四人就开始雀跃起来,家里的年味儿自然也渐浓起来。

我家位于那个小城的中心部,是三间朝南砖瓦房,东侧立一十几米高的松木杆,不升旗,是为了过年挂大红灯笼用;西侧还有一个仓房(仓库),院子很大,夏天妈妈会种些豆角、茄子、黄瓜、辣椒等菜蔬。记得仓房里有四个大缸,两个用来冬天积酸菜,另两个则用来储藏如牛羊猪肉等年货。冬天的黑龙江零下二十几、三十度,那几个大缸就是最好的天然冰箱。年关将至,爸爸就会今天割几斤里脊肉回来,明天再拎个猪后丘(猪股肉)或羊腿放进大缸里。小时候平时很少能吃到肉,因此,年关的时候看爸爸时不时的买肉回来,就成了我们兄妹几人最期盼的一件事儿,总会偷偷的溜进仓房掀开大缸的盖子,馋涎欲滴的看每天增加的牛羊猪肉和冻鱼虾,扳指头数着还能过多少天才能大快朵颐这些美味……

老家有个习俗,那就是为了犒劳劳作了一年的自己,免得在正月里还要天天做饭,年前家家都会尽量多准备一些不易腐的食物储藏起来留在正月里吃。记得每到腊月二十七、八,爸爸和妈妈就会忙碌起来,包一簸箕一簸箕的豆包儿和酸菜猪肉包子,然后一锅一锅的蒸,再拿去仓房冻起来,年后不做饭的时候就会拿回来热一热吃。其实,于我而言,啃冻豆包才更是我的最爱,豆包皮儿一啃一道白茬,入口后凉哇哇的又酥又脆,就感觉特别美味,凉凉甜甜的冻豆包馅入口即化,又是一种无法言喻的味觉。味蕾的那份享受,非东北人还真就很难想象!

年三十,当然是过年的最高潮了!一大早,爸爸就开始把仓房里的肉拿回来缓冻(解冻)了,然后开始杀鸡宰鱼。年三十用的鸡鱼,一定要买活的宰杀,否则小鸡炖蘑菇的味道就会掉味儿,鱼嘛!当然是活蹦乱跳的才鲜美了。下午,爸爸坐在菜墩儿(锯下的树墩做成的菜板)前按种类剔肉去鳞,妈妈则按菜单准备菜肴。到了傍晚,随着叮当的马勺声起,肉香、鱼香就开始弥漫在厨房里了。不一时一桌十二道色味香俱全的硬菜就端上桌了。唯有三十儿晚上的这顿饭,爸爸会允许我们喝点“色(读“sai”,三声)酒”的,东北人口中的“色酒”其实就是由当地的酒厂配制的葡萄酒,喝起来甜甜的,酸味儿很少,也因此是被我们当做饮料来喝的。当然,与今时的干红、甜红等相比那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不知是何时开始的习俗,在东北,三十晚上是一定要吃冻梨、冻柿子的,记得一般是傍晚,爸爸就会把冻花盖梨和冻柿子放在一大盆水里缓冻,我们则不时的捞出一个来吃,剥去外面的冰碴儿,里面的冻梨和冻柿子已经是软软的了,咬一口酸甜可口,冻柿子更是入口即化,提起那种味觉,是只有东北人才能心领神会的,不可说也。

酒足饭饱,我们则开始呼朋唤友打着灯笼出去打雪仗放炮仗了。晚上八九点钟,秧歌队上街,人们则纷纷涌上街头看扭秧歌。老家边陲小城的秧歌队有好几支,离老远就知道是哪支秧歌队到了,因为每支秧歌队前都有两人举着或写有“商业系统”、或“教育系统、或“林业系统”、或“机关系统”等横幅式长灯笼。最热闹的就是两只秧歌队碰在一起,那就立马开始比舞了:只听锣鼓喧天,喇叭高吹中,两队的猪八戒、孙悟空、唐僧、沙和尚,黑白无常、玉皇大帝、仙女等等都纷纷踩着高跷互动起来。你队的猪八戒背媳妇,我队的猪八戒抢旱船儿里的娇娘,媒婆叼着大烟管儿四处撒目,仙女儿们广袖长舒,老汉推车撞向旱船儿……小城的年三十开始进入高潮。

临近午夜,年三十的又一高潮到了,家家户户包饺子守岁,快到午夜12点时,厨房里妈妈饺子下锅,爸爸则带领我们在外面开始放鞭炮礼花迎接新年到来。这时也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候了,不仅可以放成挂的鞭炮,还可以放二踢脚、窜天猴、七珠连星礼花等等,整个边陲小城在这一时刻,鞭炮连天,夜空璀璨,预示着新春的正式到来。接下来就是吃饺子的时间了。也算是不成文的习俗吧,年三十半夜的这顿饺子一般是要吃虾仁鸡蛋韭菜三鲜馅的,妈妈还会在饺子里包进几枚硬币,谁吃到了就意味着在新的一年里会有好运临身。其实,我打小儿就认为那不靠谱,而接下来拿到的压岁钱才是实实惠惠的好运当头。

不同于南方,东北冬季漫长,除了政府机关和一些商店,其余的人整个正月可以说都是闲人,闲着嘛!就会琢磨过年、过好年的所谓大事儿了,所以,东北的正月是实实在在要过整整一个月的,首先过年的头七天按鸡狗猪羊牛马人生肖属相分每天都有不同的讲究,接下来正月十五闹灯、送灯,直到二月二的龙抬头。吃过猪头,整个正月才算正式告一段落,这也算是东北特色的年了。 

倏忽间,旅日已三十载,中间只回国过过一个年,虽然年味儿已大不如前,但毕竟也算稍慰了乡愁,给老父老母尽了一次孝道。而今,父母皆已过世,回首儿时的往事,尤其是每逢过年时父母那忙碌的身影,辛劳而又心甘情愿的面容,不觉一股凄凄惨惨戚戚的心境就油然而生,正是“子欲养而亲不待”,每至年关更思亲。尤其是从2020年初起,新冠肆虐,自此回国路绝,以至今日,已有年半未闻乡音了,值此春节之时,小时候过年的情景又不觉一幕幕的闪现在眼前,而新冠疫情不止,也算是年关新冠撞车,思乡无望情更切吧。■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