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中日新闻追击
 
 
 
  打印 关闭窗口
『在学者眼里,没有左翼和右翼之分』
作者:黄文炜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网  发布时间:2007/05/09 0:31:40
 

与在日华人写手相聚

4月28日晚,东京日本桥的中华料理店馨香楼,在日华人网站东洋镜的网友聚会在这里进行。从美国来的嘉宾赵无眠先生即兴发表的“伟人讲话”,把气氛推向了高潮,“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赵先生用湖南话维妙维肖地模仿出这句经典之声,小小料理店里顿时掌声雷动,欢呼四起。接着,赵先生模仿了林彪、周恩来、邓小平等人的讲话。他还表演了电影《列宁在1918》中列宁讲话的片断,那气势磅礴的话语,坚定有力的手势,把网友们带进遥远的苏维埃时代。大家着实钦佩赵先生的多才多艺,这些沉淀着历史痕迹的“模仿秀”恐怕是赵先生做学问间或的额外收获吧。席间,记者问赵先生:在美国是否也有这样的以网站为中心的华人聚会?赵先生说:聚会不少,但少见这么多文人相聚,很佩服你们在日本经常有这样的机会。

五年前,赵先生曾应日本东亚研究会邀请,赴大阪演讲。此次是应日本文艺春秋出版局之邀第二次来日。2006年,《文艺春秋》杂志11月号以显著标题推介赵无眠的作品《如果日本战胜了中国》,引起日本读者及学术界的关注。蝖ttp://www.jnocnews.jp/upfile/Imagehttp://www.jnocnews.jp/upfile/Image/200705呵锍霭婢殖霭娣⑿辛巳瘴陌妗度绻毡菊绞ち酥泄返バ斜尽?/p>

 从诗歌、小说到杂文

赵无眠本名徐晓鹤,湖南长沙人,现居亚特兰大及北京两地。他是学物理专业出身,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大学毕业后在出版社工作,以诗歌崛起于文坛,是中国大陆诗刊社首届“青春诗会”成员,出版过诗集《后花园里的脸》。1984年开始发表小说,两年后成为专http://www.jnocnews.jp/upfile/Imhttp://www.jnocnews.jp/upfile/Image/200705贰ⅰ端榈娜兆印返?ldquo;疯子系列”, 被评论界誉为“荒诞手法集大成者”。


赵无眠在日本的近影。

1991年赵无眠旅居美国,转向文化、历史研究领域,以散文、随笔形式逐一探讨中国文化中的许多重大课题。主要作品有《如果日本战胜了中国》、《侵略者与亡国奴共建的中国》、《评国共大较量》、《二十世纪的汉奸们》、《远嫁异邦的公主们》、《辣椒与革命》等,被认为论点尖锐,亦庄亦谐,妙趣横生,引起学界和读者广泛关注和激烈争论。十余年来他在海外和国内出版了《百年功罪》、《废话的力量》、《真假周恩来》、《真假毛泽东》等多种论著、文集,以及《那天晚上》、《达哥》等多部小说。

这些年他仍勤于笔耕,往返于中美之间,还曾应邀担任北京中国教育电视台谈话节目《艺术争鸣》常任嘉宾,与学者们争论过许多有趣的话题。

 关于“汉奸”

赵无眠的笔名来自苏东坡词的名句“照无眠”。他说国内很少人知道这个名字;海外则相反,很少人知道徐晓鹤。记者提到,在日本我们认识更多的是网上的赵无眠,很多年前就有人称他为“四大汉奸”之一,于是特意问到赵先生,是否在意“汉奸”这一称呼,是否感到压力。他轻松一笑说:从来没有什么压力。某些人老以为我专门替日本说好话,再就是为汪精卫、秦桧翻案,所以被扣了一顶“汉奸”帽子。汉奸就汉奸吧。中国的语汇和词定从古至今总在不断地变化,比方“同志”、“老师”、“小姐”……都不仅仅是以前的意思了;“汉奸”大概也是这样。现在网上还很有一些人争着想当“汉奸”,有意思。当然更多的还是“愤青”和“爱国贼”。他们互相吵来吵去,成为网上一道永不消失的风景线。赵无眠自己并不参与这种争吵,不过这种争吵对于活跃思想,打破禁锢,客观上是很有好处的。

谈到日本,赵无眠认为:中国改革开放以后,对中国影响最大的国家是日本,如大量引进日本的文化,中国从日本那儿得到的好处很多。几十年来日本对中国的影响远远超过中国对日本的影响。这是好事,也是一种必然。中国不必为日本是否再走上军国主义道路过多地担忧,那是日本自己的事。它如果做出那样的选择,必然会付出代价。同样,任何国家也无法干涉中国对自己的未来做出选择。

赵先生阅读面广泛,杂览群书。17岁时当民工修铁路,一个月只挣6元钱,就花了6.3元买了一套《资本论》。他做文总能够旁征博引,有独到的“赵氏论证法”,比如,写历史人物,写他好的一面,尽量引用负面材料;写他不好的地方,反而引用正面材料,从中发现他人不易觉察的漏洞,深刻解读细节,挑战成见公论。有趣的是,赵先生对中国的“革命样板戏”和抗日影视剧中的日本人形象有深入的分析,他觉得前期的抗战题材作品中日本人的形象还丰满些,表现日本人的复杂多面人性,如有的日本军官对小八路还“优待优待”,越到后来影视剧中日本人形象就越来越坏了。当然,文学作品不是史实,它只是一个时代的另一种标尺。

网上有人认为,赵无眠的一些提法和日本右翼很相似。赵先生说,把学者分成所谓左翼和右翼,是政治家干的事儿,我从来不这么简单地看人和看事。研究历史,不能受预设立场和意识形态的影响。学者眼里应该没有左翼、右翼之分,只有真相和事实。

 
   
   
 
   
学校 IT 不動産業 飲食業 旅行業 法務·行政 金融
運輸業 通信業 人材派遣紹介 医療·健康 建設業 娯楽業 その他業種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地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