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历史人物
 
 
 
  打印 关闭窗口
贫贱不能移的才媛——樋口一叶
作者:王述坤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网  发布时间:2009/06/18 18:49:19
 

2004年,明治女作家樋口一叶(1872-1896)的人头像将要印在新版5000日元的钞票上。这位才华横溢的明治才女当年只因为没有钱,为糊口不得不给人家洗衣缝衣积劳成疾,年仅24岁即贫病交加而亡故。九泉之下的她做梦也不会想到,在138年后自己的人头像会被印在当年她是那么需要的纸币上。如果真有在天之灵,她将会何等百感交集啊!

翻开日本明治文学史,我们会发现,在男性林立的作家群之中,有两位女性的名字闪闪发光,一位是和歌之女神与谢野晶子,另一位就是樋口一叶。与谢野晶子比樋口一叶小六岁。实际上,樋口一叶是日本平安时代紫式部等才女出现近千年空白后的第一位女作家。平安时代之前尚没有多少大男子主义,那个时代才华横溢的女歌人、作家辈出,所以才产生了六歌仙中唯一的女歌人小野小町,产生了《源氏物语》作者紫式部,三大随笔之一《枕草子》的作者清少纳言。而明治时代大男子主义已相当跋扈,可以想象樋口一叶的脱颖而出要比紫式部们多花费多少心血。故而,日本著名作家大冈升平对樋口一叶的评价是:樋口一叶在有史以来的“日本的女作家中,与紫式部并列,确保着最高的名声”。

提到樋口一叶,人们首先想到的词汇是“圣洁”两字。“贫贱不能移”的高远志向是她名字闪光的首要理由。樋口一叶出生在东京,其父出身士族,待樋口一叶出生后正值维新后的动荡,家道中落。担任东京府下级官吏的父亲和朋友开马车运输店失败,不久病逝。接着大哥也病死,二哥给人家当养子去了,18岁的樋口一叶就不得不成为一家之主,担起养活母亲和妹妹邦子的生活重担。父亲不但没留下什么遗产,反而留下一屁股的债;父亲在世时为她定下的亲事也因为自己家道零落而泡汤。起初三个人寄居在二哥的家中,然而寄人篱下的生活中争吵不断,尽管生活无着她们还是搬出来另过了。樋口一叶和妹妹给人家洗衣缝衣收一点小钱,根本维持不了三口人的生活。一次又一次的搬家,越搬越穷。樋口一叶15岁时上了中岛歌子的私塾学习和歌,私塾里的学生大都是上流家庭的小姐,穿着昂贵的“振袖”和服,一个个花团锦簇,而樋口一叶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老师中岛歌子看不下去,将自己穿旧的和服给她穿。甚至在樋口一叶已经发表了几篇小说有点名气之后,她的稿费还不够维持半个月的生活。“伊势屋”当铺是当年她经常光顾的地方,为了纪念樋口一叶,现在在东京本乡5丁目还完整地保存着“伊势屋质店”的遗址。没有可当的东西后,她们母女三人完全是靠举债为生,所有亲戚朋友熟人都借遍了,借的债大都是高利贷,利滚利越来越还不起,只好采取拆东墙补西墙的办法来对付。为了借钱糊口,她和种种人都打过交道。父亲曾对其有恩的,早已人阔脸变;有时实在出于无奈她甚至硬着头皮去求江湖骗子、中老年色鬼。然而,当这些人乘人之危,提出非分之想的时候,她宁可饿饭也绝然不上他们的钩,保住了自己的清白之身。樋口一叶一方面要拼命干活,一方面又要写她的小说,加之根本保证不了起码的营养,终于得上肺结核不治,一生未婚,甚至连像样的恋爱也没有过,年仅24岁还没有享受到人生的乐趣就英年早逝了。

樋口一叶的辉煌更在于她卓越的文学才能。她在贫病交加之中,矢志当一个卖文为生的作家,23岁时她通过妹妹的同学关系,拜同学的哥哥、小有文名的新闻作家半井桃水为师,在半井桃水点拨下进步很快,不久便在半井桃水主办的《武藏野》上发表小说《暗樱》。可惜的是她和老师半井桃水之间纯真的感情被传得满城风雨,加上坏心眼的女人凭空将污水泼到半井桃水身上,使樋口一叶误认为半井桃水是一个道德败坏的人,而与其中断了这段感情。其后,樋口一叶在师姐田边花圃的介绍下,在杂志《花都》上发表了《底层》《晓月夜》,并接受《文学界》的平田秃木的约稿,发表了《下雪天》。

接下来,因稿费不足以维持三口人的基本生活,加上与半井桃水的分手对她精神上的打击,她暂时搁笔搬到文京区本乡龙泉寺附近开了一个杂货小店。虽然每天的收入微乎其微,但来店的顾客全是最底层的贫民、妓女、穷孩子,这一段时间给了她难得的下层生活体验,为她其后的创作积累了丰富的素材。1894年末,发表《除夕日》后,她的创作欲犹如迸溅的泉水汹涌地喷发出来。《十三夜》《岔道》《这孩子》之后,她开始在《文学界》连载最有名的小说《青梅竹马》,并发表《浑浊的江》,一时间声名大噪,名声显赫的大作家们争先恐后地对其加以评论,森鸥外、幸田露伴、斋藤绿雨、高山樗牛等众口一词,大加赞赏,有的说她是紫式部、清少纳言再世,有的说她的作品超过了左拉、易卜生。这几篇最有名的小说都发表在她去世的前一年,虽然她不可遏止的创作达到高潮,然而病魔已经深入膏肓,可以想象,她是以怎样顽强的毅力克制病痛而写出这些锦绣文章的啊!

《混浊的江》写的是陪酒兼卖淫女阿力在盂兰盆节这天对人生破罐子破摔,上街强行拉来了中年绅士朝之助,当朝之助讲述了自己当初穷愁潦倒的情况时,她便和朝之助度过一夜之欢。她还有一个相好开被子店的源七。源七的老婆阿初对源七久劝无效而带领儿子离家出走。源七因为迷恋阿力而沦为泥水工,但对阿力痴心不改。盂兰盆节几天后,阿力和源七双双死去,是不是情死人们众说纷纭。《十三夜》写的是斋藤的女儿阿关17岁时被一个高级官吏原田看中,而娶过去后却嫌她“没受过教育”、“只配当保姆”,百般虐待,原田自己则频频出入花街柳巷,阿关实在无法忍受,便在十三这天夜里,把孩子哄睡后,悄悄回到家里,强烈要求父母为其做主同意离婚。其母倒是对其很同情,但其父则认为原田对自己家有帮助、官太太的身份丢不得,而坚决不同意。看看离婚实在无望,阿关只好在深夜又悄悄回到原田的家,不过,回去到家下车时才发现,拉车的竟然是她的初恋情人禄之助。禄之助是在被她抛弃后精神崩溃才沦为人力车夫的,读者可以想见月夜下二人的心情。前述两篇作品都写的是明治妇女的悲惨命运的。

如果没有名作《青梅竹马》,樋口一叶的名字或许不会像现在这样在日本文学史上闪光。这个作品以吉原花街柳巷附近的大音寺前为舞台,在特殊的氛围中写出了迎来思春期的少年少女们的悲欢离合和种种感情纠葛,作品中的孩子们失去了天真无邪、自己的意志和希望,即将肩负起大人们的命运。古色古香的江户,传统热闹的节日气氛,与孩子们内心的淡淡哀愁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樋口一叶以未婚女性独有的纤细笔触,有力地烘托出悲剧的主题。

樋口一叶的文学在近代文学史上属于初期浪漫主义文学,她虽然不是尾崎红叶的砚友社成员,但樋口一叶作品中那浓郁的诗情画意空前绝后。樋口一叶那古色古香的文体里,你能感到一种异常灵魂的燃烧,这一点甚至连“红露”(尾崎红叶、幸田露伴)、森鸥外都是没有的。日本在中日甲午战争胜利后,近代自我的觉醒和西欧文学的影响,催生了日本初期浪漫主义文学。后来自杀的北村透谷发表了大量尖锐地批判功利主义、追求理想的作品,而以年轻女作家独特的笔触揭示封建桎梏下挣扎的明治妇女悲运的,正是樋口一叶。

苦命早夭的樋口一叶,真像一颗耀眼的彗星,在发出一道璀璨的光辉之后陡然陨落。在近代文学史上,由于她的才华和杰出的作品,她和“红露”曾各领风骚。樋口一叶是东京都千代田区(生)文京区(死)的骄傲,尤其是勤劳贤惠的日本妇女的骄傲。当人们在看到5000日元纸币的时候,会油然忆起这位给日本文学宝库留下不朽财富的苦命而伟大的女作家。

 
   
   
 
   
学校 IT 不動産業 飲食業 旅行業 法務·行政 金融
運輸業 通信業 人材派遣紹介 医療·健康 建設業 娯楽業 その他業種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地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