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历史人物
 
 
 
  打印 关闭窗口
明治文坛的论客——高山樗牛
作者:王述坤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网  发布时间:2009/06/18 18:51:05
 

明治27年(1894年)4月,日本《读卖新闻》上开始连载一位匿名作者(署名:某大学生)的二等入赏历史小说《泷口入道》。就在上个月,有名的俳人、写实主义的鼻祖正冈子规在《小日本》上发表了《月都》。两部小说的浪漫情节几乎如出一辙,都是男方对女方有意,而遭到女方拒绝,绝望之余遁入空门。尔后女方翻然悔悟,回过头来执意追求男方,可这回女方反被男方拒绝,最后女方郁郁而死。主题是依靠佛教思想来摆脱情爱。然而,现代题材的《月都》没有走红,而取材于古典《平家物语》的《泷口入道》却一炮打响,在文坛刮起一阵旋风。人们不约而同地关心这篇杰作的作者是谁?匿名反而更加引起了人们的好奇心,这种匿名效应大约是作者始料不及的。

这个作者是当时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伙,名叫高山林次郎,时年24岁。他就是后来在明治文学论坛上纵横驰骋的论客高山樗牛(1871–1902),当时是东京帝国大学哲学科一年级学生。当时,有感于文坛功成名就的作家们著作疲软,一潭死水,为发现人才,奖掖新秀,《读卖新闻》以一等奖100元奖金悬赏历史小说,结果没评出一等奖,《泷口入道》当选了最高的二等奖。这篇小说在平氏的没落中加进了男女间动人心弦的爱情纠葛,文笔华丽,抒情咏叹,一时间作者被读者称为天才。

高山樗牛生于山形县鹤冈市,父亲是个藩士,高山樗牛从小即当了伯父的养子,因伯父在福岛县厅当差,高山樗牛曾在福岛中学读书;明治19年(1886年),因伯父调到东京,高山樗牛又进了东京英语学校;三年后,高山樗牛进了仙台“二高”(东北帝大预科)。高中在学时,高山樗牛已经贪婪地阅读了大量欧洲各国的文学作品,同时,他对日本近世文学的大家近松门左卫门的作品也情有独钟。他在校内组织了文学会,他不仅能写,而且,还是演说的名人。高山樗牛还翻译了歌德的《少年维特之烦恼》,是以“高山樗牛”的笔名(“樗牛”二字取自《庄子》)出版,书名按译音改为《淮亭郎之悲哀》;“二高”有个刊物《尚志会杂志》,高山樗牛连篇累牍地在上边发表文章,论述歌德、拜伦、华尔华兹、海涅等人作品中的女性,文笔流畅,言之有物,在东京“一高”(东京帝大预科)这边都有了反响。高山樗牛的《泷口入道》这种甘美的爱情小说和两年后他发表的伤感的《我袖之记》一起,受到很多青年女性的长期偏爱;明治29年(1896年),高山樗牛从东京帝大毕业后,便当上了“二高”的教授;一年后他毅然放弃了这个荣誉职务,上京当了《太阳》的编辑长,并同时在东大、东京专门学校当讲师。明治33年(1900年),文部省令高山樗牛到德、法、意去留学研究美学,也是命运不济,出发前因为喀血只好留在国内养病,错过了大好时机。明治35年(1902年),高山樗牛获博士学位。这时的高山樗牛已经颇有名气,伤感小说作家、大型刊物的编辑长、美学者、评论家,在哪个领域都出类拔萃,独领风骚,其学识、才能、地位加上其落落寡合的孤独性,使他浑身笼罩着一种神秘感。

高山樗牛身上有两大特点。其一是思想轨迹的传奇式激变。高山樗牛早年写《泷口入道》时,欣赏的是浪漫主义;其后狂热地鼓吹日本主义,不久又转向尼采的个人主义;过了30岁,他突然对日莲宗佛教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到死为止将此作为了自己的精神支柱。另一大特点是不畏权威,敢向任何大家挑战。高山樗牛拜访大文豪森鸥外以后,便和森鸥外展开了论战。高山樗牛说:当代小说家只知道写小说,没有真正的人类爱和社会的正义意识;高山樗牛又向文学大家坪内逍遥挑战说:历史剧的艺术性不应受史实的束缚,他写道:“呜呼,当今之改革,将文艺、宗教置之度外……无视人生本来的要求,焉有教育?焉有道德?”,他呼吁“本能的解放”,这一点紧紧地抓住了青年们的心。明治30年(1897年),仿佛找寻到了人生的最后精神支柱,高山樗牛拖着病体,一头扎入日莲宗佛教之中。明治35年(1902年),高山樗牛31岁时,那几年文坛寂寥,功成名就的作家没有写出什么好的作品。这时,高山樗牛在《太阳》上著文《明治34年的文艺界》,加上个副题“埋葬红叶露伴!”写出大段尖酸激烈的言辞:“当前小说界,迫切面临着转机,红叶露伴等辈所谓既成大家均可忽略不计了。他们安于小成,失却了新进的气力……唯恐丢掉既得的虚名,可谓丑而且陋。今后文坛早已对他们无所求。并非不可将他们称之为大家,但别忘了要加‘历史上’三个字。后进作者们万勿再到他们门下!红叶露伴的理想何等毒害当今的青年作家,使其畏缩不前?这是当今文坛亟需反思的问题。”这一年,东京专门学校改为早稻田大学,尽管高山樗牛也在早稻田大学讲过课,但他还是在博文馆的刊物《太平洋》上以《骂倒录》为题,大唱了一通反调,引得早稻田大学毕业的岛村抱月在《新小说》上著文加以反驳。有意思的是,等岛村抱月的文章出来,高山樗牛已经去世,搞得岛村抱月好比吃了五味子,不知心里是什么滋味。高山樗牛是1902年患肺结核去世,仅活了31岁。

高山樗牛一生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他写的著名评论有:《论道德之理想》《我邦现今文艺界批评家之本务》《日本主义》《论所谓社会小说》《致朦胧派诗人》《论瓦尔特•惠特曼》《时代精神和大文学》《历史画的本领和标题》《论当今文坛致土井晚翠》《关于美感的观察》《作为文明批评家的文学者》《论美的生活》《日莲上人是何许人》等等。

由于高山樗牛不畏权威,敢于对先辈开火,所以,他主宰的《太阳》等杂志一直很受青年读者的欢迎,他实际上成了文坛富有生气的文艺批评活动的中心。文坛上有问题,他则就此问题做文章;文坛上没问题,他就在文坛披露自己的思想,引起问题。故而,他的评论总是能引起轰动效应。

历史地看,高山樗牛的思想轨迹那样动荡不宁,又那样较真、有时甚至是钻牛角尖,当然其观点不无偏颇。但是,由于他的工作,使一潭死水的文坛有了活气,推动了文艺的发展。应该说,甲午战争后,高山樗牛肩负了日本文坛文艺批评的一翼,高山樗牛的浪漫评论,对其后出现的明星派诗歌,乃至再后来岛崎藤村、田山花袋等自然主义作家都是很有影响的。

高山樗牛一生只写了一篇小说《泷口入道》,这既是他的处女作、也是他的成名作。为了使读者对其情节略知一二,现将大致内容加以介绍:

日本平安时代后期平氏尚未衰落时,清盛之子重盛当小松内大臣。在赏花宴会上,重盛之子维盛和重景跳“青海波舞”,一个少女横笛跳了“春莺啭舞”。重盛手下有一个叫齐藤泷口时赖的武士,对横笛一见倾心,给横笛写信也不见回音,陷入了痛苦的相思。他无奈之下,将事情向父亲和盘托出,不仅被挨了一顿臭骂,而且,父亲竟然和他脱离了父子关系。他去向重盛辞行,重盛将维盛委托给他。时赖选择的是出家遁世的道路。当横笛知道时赖为了她而看破红尘遁入空门时,反倒对时赖燃起了猛烈的爱慕之情。她辗转找到了时赖修行的草庐,但此时,时赖佛心弥坚,对她拒不接纳。遭到拒绝的横笛也出家为尼,不久郁郁而亡。这年秋天,重盛病死,平家处于风雨飘摇之中,时赖也上了高野山。这时,维盛和重景两个人来找时赖了。时赖劝他们回其叔父所在的屋岛,以图从长计议伺机东山再起。但两个人留下两首和歌,到和歌浦投水自尽。次日晨,和歌浦的渔夫在岩石旁发现一具剖腹自杀的和尚尸体,这人就是泷口入道时赖。

 
   
   
 
   
?w?Z IT ?s???Y?? ???H?? ???s?? ?@???E?s?? ??Z
?^?A?? ??M?? ?l??h????? ??AE???N ????? ??y?? ???????? ??? ????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171-0014 地址:東京都豊島区池袋2丁目47番5号池袋オンダビル4F
??:代表 03-3980-6635 ??部 03-3980-6639 ??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c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 شات جوا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