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华人新闻
 
 
 
  打印 关闭窗口
本报副总编辑萨苏对话中国国防大学教授张召忠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网  发布时间:2010/08/19 14:21:26
 

北京电视台《天下天天谈》8月14日播出节目《独家探访:北洋水师巨舰在日本遗迹》,以下为节目实录:

主持人:天下天天谈,天天谈天下,大家好,欢迎收看我们今天的节目。

北洋水师的故事直到今天,一直在激励着我们,关于北洋水师《天下天天谈》有新的发现要和您分享,我们今天一起来进行一次关于北洋水师的探访之旅。

“亚洲第一巨舰”定远号

这次探访要从2009年11月说起,《日本新华侨报》副总编辑萨苏一共走访了日本7个府县,首先在日本的福冈有了重大发现。这是一座带有庭院的单层别墅,它的奇特之处在于,其中建筑材料大多来源于北洋水师的旗舰——定远号。

定远号是一艘由德国制造的一级铁甲舰,在甲午海战中多次重创日军舰队,但定远号的英勇战斗无法挽回整个战局,1895年2月,定远号在威海卫遭日军鱼雷舰偷袭搁浅,最终自爆炸毁。

日本福冈的定远馆,看来已经颇为破败,这个栏杆是定远号长艇的船桨,这个铁门是定远号的甲板,定远号的排水盖板则被当作了装饰品,馆中到处可以看到定远号的踪迹。

主持人:我们来介绍一下今天光临演播室的两位嘉宾,一位是国防大学军事专家张召忠教授,还有一位是我们这次的探访者,也是《日本新华侨报》的副总编辑萨苏先生。萨苏先生,首先要问您一个问题,您怎么会有这样一个想法去探访定远舰和镇远舰的遗迹,为什么定远馆现在在日本福冈?

日本富翁用定远号残骸建别墅

萨苏:有一个日本人叫小野隆助,他是一个船舶的疯狂爱好者,他当时花了5万日元,相当于现在大概5000万日元的价格,买下了定远舰的残骸。然后,他把残骸上的很多东西都拆走了,回到家乡建造了这么一个定远馆,实际上是一个别墅。

我是在日本收集老的历史资料的时候查到的定远馆的,这是1961年的时候一本日本的杂志叫《海与空》,这本杂志也是日本至今为止记录定远馆最后的一篇文章。

定远馆在日本的神秘传说

现在听起来有一点不可思议,定远馆有很多神秘的话题,被称为“冤灵之馆”。

这个冤灵之馆的故事是这样的——不知道这件事的人到定远馆去住宿,半夜里就看到有穿中国水兵服的人在里面走。还有就是说,有盗贼进入定远馆的时候,听到中国人的声音好像是在喊谁,发音是我们中国胶东话的声音。

主持人:因为当时咱们的基地是威海卫。

萨苏:小野隆助听到这些故事后感到恐惧,他说在这些舰材上,可能都有当时战死者的鲜血,所以对这种武士必须尊重,于是他就设了一个祭,来祭奠这些战死的中国水兵,祭奠之后他不敢再住到这个馆里,就把这个馆献给了神社,他说大概只有神社才能够镇得住这种冤灵。

主持人:不管这种说法是否真实,至少表明这些日本的民众,他还是比较尊重当时北洋水师的这些战士的士兵。张将军,我们了解北洋水师大多是通过历史包括一些影视剧去了解当年那些人和事,可以说北洋水师的故事已经过去了百年,我们回过头来再来看百年之前的那些事,你觉得对于今天、对于现在有什么样的现实意义?

北洋水师 骄傲与耻辱的双重象征

张召忠:我感觉它是中国骄傲的象征,因为它曾经是亚洲第一,在世界上有的说第六位,但是当时美国的海军部长说,当时的北洋水师在世界上属于第九位,也有的说是排第十一位,但是无论如何是亚洲第一位,超过日本,超过美国,那是没有问题,当时的美国海军根本都不算什么,这样一支舰队,首战失利,全军覆没于黄海,那么也是中国近代史上的一个耻辱。

主持人:我们再回到今天萨苏先生探访,萨苏先生这次去有没有拍一些照片给我们分享?

萨苏:我们不但拍了照片,而且我们也录了一些录像,都是记录了,可以说我们当时自己的感受。

从定远馆大门解析战败细节

萨苏:这是定远馆的大门。那么现在可以看到这两扇门,都是北洋水师当时定远舰上的甲板,上面还有弹洞,从那个弹洞看到它,它在讲故事给我们听。这个炮弹不是穿过去的,而是打上去之后爆炸燃烧的,而当时中国北洋水师使用的炮弹是黑色火药,没有这样的威力,就是这种火药很可能证明日本人在甲午战争中已经使用了炸药,就是比我们北洋水师要前进一步,科技上前进一步这样的武器。

主持人:谢谢您的探访让我们所有人都看到,我们接着再看照片,看看还有什么样新的发现?

船桨成为日本定远馆栏杆

萨苏:这个是定远馆下面的栏杆,你可以看到它的立柱,都是定远舰上面柚木甲板制作的,而我手里抚摸的东西,是定远舰上面,就是水兵练习船技的,长艇的船桨,他一共保留了四支船桨,都放在这个定远馆的下面,完成了四个栏杆,现在只剩三支了,因为就在大概一年以前,有一支船桨断掉了。

这个我们认为是北洋水师,就是当时船上的吊艇钩,因为这个本来是架排水管的铁钩,我们一看,一排铁钩里面就它最大,样子很特别,我们才知道它是吊艇钩,而这个则是它的系缆装,就是船上面系缆绳的系缆装,它被放在这里保护它的柱头,而这两根柱子也不是平常的东西,我们发现这两根柱子,两根横的柱子,它实际上是定远舰上面桅杆的横桁,横着的横桁,而且我们甚至还看到了当时作战中被击穿的弹洞。

萨苏:这个我们查到,这个应该是定远舰排水板上面的盖板。

主持人:他们现在是把它现在是镶在。

标题:定远馆如今是玩具仓库跳蚤市场

萨苏:门的顶上,作为一种装饰,整个这个馆都是一个玩具仓库,它的主人是叫嘉来,嘉来是个很善良的日本人。

张召忠:私人的一个盖。

萨苏:他是租的神社的房子。

张召忠:不对外开放,也不卖票。

萨苏:它是这样的,它每个月会组织四次,在它的院里面会开这种跳蚤市场,就是旧货市场,就是把周围老百姓愿意卖旧货,愿意卖什么,在这个院里开这个市场。

张召忠:就是说定远馆对于日本普通老百姓来讲,已经失去了它的政治意义和历史意义。

萨苏:是的,它等于是一个地标,就像我们说,比如说到东四牌楼,他们说到定远馆,就是到这个地方,而这个定远馆作为文物而言,他们开了三十年旅游车的老司机,我问他都不知道。

偶然发现的刘步蟾办工桌

萨苏:我们当时还发现一件有趣的事情,就是在我们探访定远馆的时候,有一个朋友告诉我,他说在禅寺里有,我们就进去看,结果发现了一样很怪异的东西。

主持人:是什么样的?

萨苏:它是一个扁扁的放在地上这么一个木头桌子,最后经过我们核对,就是你刚才放了刘步蟾那个照片,就在他手里倚那个办公桌,就那个桌子就在现在日本定远馆旁边的光明禅寺里面,这个桌子已经跟原来不一样了,因为日本人把它的四条腿锯掉了,把它放在地面上,做成一个好像木头的台子,在台子上放什么呢?放它捐钱的箱子,进这个地方要交两百日元的门票,往里面放上两百日元,因为原来这个箱子放在地面上太低了,放个木头台子,上面放上钱箱,这就是刘步蟾的办公桌,那么这个办公桌我们还问他,我说你们这办公桌从哪里来的?他说是定远馆的朋友送给我了,所以这个来历也很清楚了。

主持人:我们知道事实上镇远舰和定远舰,并不是清朝向西欧定的第一批军舰,第一批军舰,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扬威和超远,当时是英国订的。

张召忠:那是小的,几百吨的。

主持人:后来改向德国订的镇远和定远,而且交付的过程也不是非常地顺利,我们再来回顾一下当时那段历史。

亚洲第一巨舰——定远号

1880年,北洋大臣李鸿章通过中国驻德国公使向德国伏尔铿造船厂订造,并派刘步蟾等驻厂监造,该舰设计时集中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铁甲舰——英国“英弗来息白”号和德国“萨克森”号二舰的优点,李鸿章亲自为定远号命名。本应于1884交付中国,但当时正值中法开战,德国遂以此为理由拒绝交舰,直到1885年中法议和后,方由德国水兵驾驶护送在天津大沽口交付中国。

主持人:当时清朝的政府应该说已经开始走向衰败,从康乾盛世走向衰败,为什么清政府要在那个时候扩充海防力量。

张召忠:扩充海军主要的原因是两次鸦片战争,两次鸦片战争让清朝真正认识到国家没有海军是不行的,没有海军就没有防御纵深。

北洋水师主将从小培养的西式人才

当时我感觉李鸿章他的思路还是对的,就是说,一开始呢他从几步走,先要去,刚开始还是要培养人才,福州船政学堂,我曾经两次还是三次去那个地方,福州船政学堂有个博物馆保留得很好,当时像刘步蟾他们这些人,当时都很小,邓世昌都十二三岁。

萨苏:都是他带的。

张召忠:当时就学习,小孩,还有照片,学完了以后当时就跟着船实习,以后就送到英国去留学。

主持人:对,格林威治军事学院。

张召忠:到了英国以后,然后跟着英国的舰艇去实习,最后到英国去买舰,买了舰以后开回来,当时北洋水师上面的好多的副舰长都是英国人,舰和舰之间的指挥口令都是英语,所有的指挥体制都是西方的,基本上是英国海军,大英皇家海军的那一套体制,当时是非常,你可以想象飘着龙旗的一个海军舰队,大家都说着英语,而且副舰长都是英国人,浩浩荡荡一个舰队。

主持人:今天我们其实主要是围绕北洋水师的一艘军舰,定远舰,在日本我们探访到的定远馆来展开的,其实除了在日本的这个定远馆,定远在中国的威海也得到了重生,我们来看一下。

定远号在威海“重生”

在山东威海港海域港湾中锚泊着一艘令人瞩目的“战舰”——“定远”号纪念舰。该舰是由威海北洋水师旅游有限公司投资建造,严格按照当年北洋水师旗舰“定远”号的主尺度等比例复原建造。“定远”纪念舰将长鸣汽笛,向当年为国捐躯的北洋水师英烈表示敬意。“定远”纪念舰将长期停靠在威海港,作为一艘特殊的军舰博物馆,向社会开放。

主持人:张教授,我们现在复制北洋水师当时的旗舰定远舰,您觉得有什么样的意义。

定远号和镇远号中国海军的图腾

张召忠:刚才萨苏给我提供一个新的视角,就是说定远、镇远,这是当时不仅是北洋水师值得骄傲的两个象征,在我看来那就是海军的图腾,那是当时的定海神针,为什么中国人没有人去崇拜这个东西,作为海军,我就感觉,我现在还穿着海军军装,那应该成为我们海军的崇拜,我们应该有那样的碎片,哪怕是历史的碎片,哪怕是历史的遗物,应该是有一些的,当然建造这样一个仿制品很好,它的原形在哪儿?它的那些船桨,它的那些碎片,它的那些烂木头在哪里?在日本,在日本它又分散在各个地方,它们在等待什么,它们在呼唤什么,我们今天谁还记得那些东西。所以这个东西,我感觉萨苏你们做了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应该把这个事情做下去。■

 
   
   
 
   
学校 IT 不動産業 飲食業 旅行業 法務·行政 金融
運輸業 通信業 人材派遣紹介 医療·健康 建設業 娯楽業 その他業種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地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