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华人新闻中心
 
 
 
  打印 关闭窗口
小凤仙并非蔡锷知音
作者:葛献挺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网  发布时间:2011/09/14 11:40:04
 

(蔡锷)

在歌颂蔡锷的影视、戏剧作品中,多以1915年袁世凯称帝丑剧为背景,穿插蔡锷与小凤仙的风流韵事,并把小凤仙描写成蔡锷的知音。然而,小凤仙是否当得起“知音”二字呢?

找小凤仙是掩人耳目

小凤仙是不是知音,关键看蔡锷脱险,小凤仙是否知情。关于这段历史,记载颇多。

雷飙在《蔡松坡先生事略》中称:“蔡公一面送老母眷属分批离京,一面日夜逍遥于市场戏院,并常涉足于八大胡同妓院,此小凤仙一段佳话之所由来也。日久,各密探亦觉蔡某如此冶游,当不至有其他动作,监视松懈。一日晚间,在小凤仙处请客,正当游客满座、狂歌畅饮之际,公即赴崇文门车站,乘火车赴天津,当时无一人知者。”既然“当时无一人知者”,小凤仙自然也不会知情。

陶菊隐《蒋百里先生传》中说:“他秘密离开北京的那天,梁任公派人代他购了一张三等票,直待他化装上了车,才把车票交给他。”

周善培在《谈梁任公》中则称:“这时松坡在京,袁派四名侦探,名为保护,实际监视他的行动。于是我就定计,先请向不冶游的松坡去逛窑子。逛了一个月,袁果然根据监视人报告,认为松坡堕落了、无大志了,就减少两名侦探。第二步,由松坡装病,先进北京日本医院,又勾通医院写了张证明书,要松坡到天津去治病。”

可见,蔡锷脱逃,谋划者是周善培,帮助者是梁启超,而他找小凤仙,不过是掩人耳目所采用的自污之计。

小凤仙怎么成了知音

最早把蔡锷与小凤仙写成“患难知音”的,是杨因尘1916年出版的章回小说《新华春梦记》。然而,在这部书里,张冥飞在尾批中说:“松坡……自污使老袁不以为虑耳,非真有爱于小凤仙者也。即使真爱小凤仙,亦决不肯以心腹事告之。”他明确指出:“作者如此写来,乃是别有用意,阅者勿谓真有其事也。”

松坡逝世后,北京各报曾刊登小凤仙“哭灵”消息,并发表小凤仙“不幸英雄竟短命,早知李靖是英雄”的挽联。陶菊隐先生在《六君子传》中说:“这是好事者一种通性,总想英雄儿女配合一起,传为佳话。”据陶菊隐先生调查,小凤仙的挽联与祭文实出于衡州好事者王血痕之手。

小凤仙的下落

在蔡锷出逃这一事件中,小凤仙客观上起了“挡风墙”的掩护作用,但仅此而已。至于小凤仙后来下落如何,了解的人不多。

1951年,梅兰芳先生赴东北演出,曾收到一封署名张洗凡的来信,信中说她就是当年的小凤仙,曾见过梅先生,希望与他叙旧。梅先生想不起曾见过小凤仙,便让秘书许姬传和她聊。据许姬传回忆,当时小凤仙年岁约五十岁上下,她说她确实掩护过蔡锷。后来,她嫁给了一个工人,在某私营厂作工。临别时,她希望为她保守秘密。

后来梅先生说:“小凤仙也算间接地对国家做了好事。”因此,梅先生请东北人民政府交际处李桂森处长替她安排工作。据许姬传回忆,似乎是在东北人民政府幼儿园做保育工。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