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本报评论员专栏
 
 
 
  打印 关闭窗口
东京城里墓地多
作者:李长声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网  发布时间:2012/06/04 12:03:23
 

旅游东京,坐车也好,走路也好,高楼丛中常遇见坟圈子。坟圈子,好像是东北话,现今一般叫墓地,日本也这么叫。坟圈子本来是远离日常生活的,但城市仿佛无止境地扩展,墓地被围在当中。

日本的城市多是以诸侯的居城为中心发展起来的,划分为武家町、市民町、寺町,向远处扩散。寺町在郊外,寺庙相连,具有拱卫城市的作用。墓地本来在这些寺庙的后院。

日本人见什么拜什么,源于自然信仰、祖先崇拜的神道有神八百万。神道没有教义,也不造像,祭坛上供奉的是镜子什么的。神道忌讳死与血,死人、生育、月经都视为秽,此等事不得越神社前竖立的牌坊一步。日本有寺庙七万六千座,比便利店还多。佛教是6世纪由中国传入日本的,起初是保祐国家的,也以死为秽。12世纪末出现“遁世僧”,脱离体制,打破戒律,也从事送葬,把极乐往生和成佛具象化。1600年起始的江户时代,幕府禁绝基督教,为甄别教徒,规定所有人都要在某个佛寺挂号,充当施主,养活和尚们。这样一来,不管信不信,全民打上了佛教徒的烙印。寺庙变成派出所,管理户籍,若行旅出游,需要请寺庙出具通行证。家有丧事,由所属寺庙操办,墓地就设在寺庙背后,这种寺庙叫檀那寺,也叫菩提寺。大街小巷的寺庙多是檀那寺,不对外开放,谢绝参观。葬礼必须是佛教式的了,还要请和尚给死者起一个戒名。神社人员统统归寺庙管,死后也念经如仪。古老的寺庙如奈良法隆寺,既没有墓地,也没有檀越,完全是传授教义的场所,不经营死人。

一眼望过去,墓地上立着方柱形墓碑,刻着某某家之墓,后面还插了些长条木板。长条木板的两边略加切刻,便象征佛塔,叫作卒塔婆。上面是墨写梵文,或者汉字,倘若写的是什么居士或什么大姊,这就是戒名。

据说,授戒是使之脱离俗界、归入佛门的做法,戒名则表示受了戒的佛弟子的永久法号。宋代编辑的《禅苑清规》有给修行未了身先死的僧侣授戒名的送葬方法,但日本扩大化,俗人死了也要授戒名,形成了独具日本特色的佛教式葬礼。戒名是和尚给起的,当然要付钱。前几天导演新藤兼人去世,享年百岁,和先走一步的妻子羽乙信子合葬,墓碑铭一天字,乃二人之意。他们不信教,没有戒名,但寺庙方面擅自授与,一个叫天真院兼室妙信大姊,一个叫天授院映丰兼人居士。居士、大姊上面又多了某某院,身价就更高。戒名的字数越多,譬如大居士、清大姊,价钱也越贵,甚至贵得足以买辆高档车。

诵经要交诵经钱,戒名要交戒名钱,但佛教界否认收费,说那是遗属自愿布施。2010年有调查统计,丧葬费全国平均为200万日元。在日本买房子,连土地一块儿买,但所谓买墓地,其实不能买,而是租,可当作某某家的墓地长久租用。

佛教6世纪传入后,日本就兴起火葬,明治维新后一度恢复过土葬,现在火葬又达到99%。尸体烧成灰,装进骨灰罐,再放入自家墓地,后人祭扫。檀那寺不再是制度,但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有那么一个保管祖宗牌位之处,自有方便,作为习惯残留至今。人们与寺庙的关系几乎就剩下办葬祭,本应拯救人的宗教变成了生意,以致被讥为送葬佛教。从出生、成长到结婚,神道都关与,唯独不管死。人固有一死,神社看寺庙赚钱看得眼热,也搞起葬仪,叫神葬祭,说是“祓除死者的不净”。现在佛教式大约94%,神道式不过才2%。这种污秽事不能在神社里头搞,图案不用莲,拍手不出声。但问题多多,譬如祖坟在庙里,把神道清理过的骨灰埋哪儿呢?

越来越多的人认为佛教式葬礼是一种奢侈,全然没必要。前几年流行一首歌,唱道:请不要在我的墓前哭泣\那里没有我\并没有长眠\化作千丝万缕的风\吹遍那长空。这意思就用不着坟墓罢。

 
   
   
 
   
学校 IT 不動産業 飲食業 旅行業 法務·行政 金融
運輸業 通信業 人材派遣紹介 医療·健康 建設業 娯楽業 その他業種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地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