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本报评论员专栏
 
 
 
  打印 关闭窗口
那珂通世与“东洋史”
作者:刘迪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网  发布时间:2005/02/18 0:00:00
 

那珂通世(1851-1908)的名字,与“东洋史”的概念有不解之缘。据那珂知己三宅米吉说,“东洋史”这个概念,是那珂最早提出的。三宅回忆,1895年,那珂提出,应把学校的外国史教育划分为西洋史与东洋史。那珂主张的重点是,应在中国史外加入东洋各国与各民族的历史。同年,那珂的建议在日本高等师范专门学校中实施。后来,日本的大学也开始建立东洋学科,如1910年东京帝国大学把“支那史学科”改为“东洋史学科”。

作为学者,那珂有他的聪明与执著,他有《支那通史》(1889-1891年出版)、《成吉思汗实录》、《外交绎史》留世,那珂的蒙古史研究也有其贡献。但是,聪明人一念,往往会给后人留下几世烦恼,比如“东洋史”这个东西就是一例。时至百年之后的今日,人们仍然无法搞清那珂的“东洋史”是否存在清晰的分野。

关于“东洋”一辞,很多严谨的学者都批评这是一个随意的概念。京都大学文学部编《东洋史辞典》(东京创元社、昭和42年)说,“东洋”一语出自中国,即最早是中国使用“东洋”这个词,“东洋”是“东南洋”的略语,而“东南洋”则是指中国南海的东南部分。

但是,“东洋史”的“东洋”则是一个创作。日本的史学家对这个“东洋”众说纷纭。虽然有人主张“东洋”一词就是Orient的译语,但与该语原意“世界的东部”不同,日语中“东洋”的界域,没有一个定说。查日本战前编纂的东洋史教科书,有的是中国史与印度史两大块,也有的加上一个西亚。如一个叫松井等的人编的《东洋史概说》,罗列了中国、印度以及西亚三块。而另一个叫有高岩的,在他的《概说东洋史》中舍弃了西亚,仅在中国之后加上一个印度。

但很奇怪,“东洋史”却看不到日本,因为在史学领域,日本“国史”与“东洋史”、“西洋史”三分天下。这就有点像今天日本人说“亚洲人”,往往是不包括日本人自己一样。

但是,不论“东洋史”怎么解释,都难。首先因为,这个概念是特定时代的一个主观的产物。研究那珂的人承认,“东洋史”概念的提出,与甲午战争后日本对亚洲大陆的关心高涨直接有关,这种背景影响到东洋史概念。而二战期间,这种想法登峰造极。比如上述有高岩的《概说东洋史》在序言中就明确说,日本已经确立了其作为亚洲的盟主,而东洋史,从国家的角度来看,具有重大意义。

回顾日本近代亚洲观的形成,应该说与福泽谕吉分不开。那珂年轻时曾立志从事英学,22岁入福泽门下,福泽关于亚洲历史停滞论的观点深深影响到那珂,他的名著《支那通史》就贯穿了这种思想。这部通史起稿于1886年,完成于1891年,该书以欧美史体例编纂,以汉文写成,鉴于该书体例的新颖,当时中国也有翻印出版。

那珂做了两件事,首先,他以欧洲文明中心框架重新分析中国,证明中国2000年的历史是停滞的历史,第二步则以“东洋史”化解中国史。这两件事都与当时的时代密切相关。

有人指出,西洋文明中心论导出的中国历史停滞论,给清末中国人提供了革命的理由,而明治时代出现的蔑视中国情结,也与这种认识不无关联。(本文作者系旅日学者)

 
   
   
 
   
学校 IT 不動産業 飲食業 旅行業 法務·行政 金融
運輸業 通信業 人材派遣紹介 医療·健康 建設業 娯楽業 その他業種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地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