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高端访谈系列
 
 
 
  打印 关闭窗口
“亚洲人的美容应由亚洲人来做”
——访日本Sapho诊所所长白壁征夫医生
作者:蒋丰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网  发布时间:2014/10/30 15:58:36
 

“整容之旅”是近年来中日两国之间流行的一个新词汇,指的就是中国游客办好短期的旅游签证,到日本接受整容手术。

日本Sapho整容外科诊所所长白壁征夫医生是日本整形外科界的权威,有“神手”之誉。他是国际美容整形外科学会教授、美国整形外科、美容外科学会会员,还是日本美容外科学会常任理事。他拿手的面部整体提升术、独创的白壁隆鼻手术在日本首屈一指。他还曾在1986年获得过美国整容外科界的“奥斯卡”沃尔特·斯科特·布劳恩奖。

近日,日语版《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和中文版《日本新华侨报》记者联袂走访位于东京六本木的Sapho整容外科诊所,对白壁征夫所长进行专访,聊一聊“面子”问题。

妙手回春不是梦

《日本新华侨报》:您是国际公认的整容外科专家也是日本拉皮手术方面的权威。日本人是如何接受拉皮手术的,请您讲讲这个过程。

白壁征夫:抗老化手术这个词现在已经渐渐为人所知。20年前,根本没有人知道这个。1986年,我在美国美容外科学会,发表了“适合东亚人的拉皮手术”,获得了沃尔特·斯科特·布劳恩奖。那时,美国人就问我为什么日本人长得如此年轻,还需要拉皮手术呢?而现在来我们诊所的人有将近三分之一的患者是来做抗老化手术的,有人为脸部拉皮,还有人要求提升胸部线条。因为人老了,脸部、胸部等地方的线条都会下垂。以前整容,人们喜欢整五官,想彻底改变容貌。现在大家更希望做这种“回春术”。

《日本新华侨报》:随着经济发展,人们开始有整容的需求是很自然的事情。中国就是如此。不过20年前的日本正处在泡沫经济时期,而日本人怎么会从那时开始关注再现青春问题?

白壁征夫:这个问题提得非常好。在泡沫经济时期,日本经济状况的确不好,但是人口却呈倒三角形,也就是说,老人很多。而且在泡沫经济中发财的人其实都是年纪大的人。他们有了财力,自然希望通过医学手段让自己更加年轻。“面子”问题就变得重要起来了。

让亚洲人为亚洲人做整容

《日本新华侨报》:我们知道,美国在现代美容医疗技术上是领先的。日本的整容技术在世界上处于什么位置呢?日本整容界有哪些课题?

白壁征夫:20年前我去美国,那时候和美国比起来,亚洲的整容手术还比较落后,连手术标准都是基于欧美先进国家制定的。但是近10年来,亚洲美容业取得了巨大的发展。从前美国人都认为东亚人不会花钱去做外科整容手术,现在的情况却正好相反。亚洲经济越来越强大,做整容手术的人不计其数。所以现在业界的目标也变了,大家都在思考,东亚人的手术应该如何做?以前想要追上白人医生的水平,现在我们自己思考如何做东亚人的手术。从前还有美国医生对东亚人整容有疑问,现在这在全世界都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日韩两国医生有观念差别

《日本新华侨报》:有调查表明中国希望在本国做整容手术的人不少,但是由于各种原因,大家的第一想法是去韩国做手术。请问业界如何看待韩国整容外科的技术?

白壁征夫:其实韩国医生们一开始也是去美国学习,但是回来以后就发现西洋人和东洋人的脸是完全不同的。现在,日本的医生和患者理念一致,都认为整容效果越自然越好。而韩国医生却认为,没有大变化的手术整容手术没有意义。从这个意义上说,是非常积极的。在这一点上,韩国和日本是有很大不同的。我常常去韩国和一些医生交流也比较了解。有一些在韩国接受过手术的患者还来我这里,我发现他们自己其实并不希望改变那么多。

其实随着手术的发展,人们的观念也在发展。我的前辈,在20、30年前做手术的时候,患者都直接说希望有一张西洋人的脸。垫鼻子、整眼睛、垫下巴这一套手术下来,大家都成了同一类型的“整容脸”。结果却造成了“撞脸”。连警察都很无奈,根本分辨不出不同的人。这样的手术我们做了许多年。产生了不少“整容美女”。但是现在不同了,大家开始喜欢柔和的线条,都希望“自然美”。

《日本新华侨报》:韩国和日本的整容技术有什么差别?

白壁征夫:我觉得技术上谈不上差别。从最基础的技术来说,整形外科手术方面,车祸、烧伤等修复性手术是医生必须要做的。其实整容外科手术本身并不复杂,哪里凹陷了就垫高哪里,都是有定数的。但是会遇到“定数”以外的问题。比如鼻子的假体掉落了,再比如隆胸假体硬化了,遇到这种情况时,就需要有整形外科手术的基础了。

我自己既是美国整形外科会员,又是整容外科会员。根据美国的规定,如果不是整形外科会员,根本就不能进入整容外科。日本现在也开始设立以整形外科为基础的美容外科,但还是存在监管不严的问题。所以,有可能昨天还是妇产科医生,今天就变成整容外科医生。整容在韩国也非常火爆,监管和准入还需要更进一步。

中国整容医生有独特优势

《日本新华侨报》:现在,中国已经有“整容美女”的选美大赛。整容俨然成为了一种时尚。根据国际美容整形外科学会的调查,中国的丰胸、双眼皮成型术等手术量达到了世界第一。有人说,整容市场的未来在中国。对于这种情况,您怎么看呢?

白壁征夫:我觉得这不是坏事。手术量大是中国特有的优势。这样说可能有些失礼,但是对医生来说,手术数量越多,技术就提高得越快。这方面中国真是好啊,而且价格又低。只要打好了基础,发展空间是很大的。另外,中国还有个优势就是患者心理。其实,日本人普遍容易害羞,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做过整容手术。而中国、韩国的患者似乎更乐意分享,自己整得好了,就堂堂正正的宣告,甚至参加比赛。我认为,如果技术能进一步提高,中国的美容整形将成为世界第一。

 《日本新华侨报》:现在中日关系处于低潮,但是,到日本做整容手术的人在不断地增多。针对中国整容市场的需求,今后日本将如何对应呢?

白壁征夫:我觉得整容的事情和政治关系不大。中国本来也有不少以杨贵妃为代表的美人,而且都对美有很深刻的认识和思考。现在去银座走一走,到处都是中国人。人对美的追求,是政治问题阻挡不了的。想要年轻、美丽、健康是人类共通的需求,这一点没有国界。不管政治家怎么说,她们在非常积极地追求美。越来越多的人来改变自己。就是我这里,每天最少有2名中国患者。

美容整容的“美丽”也要承担风险

《日本新华侨报》:整容就是为了变美,有中国旅客来日本做两周的“整容之旅”。然而这种“美丽”是否也会有风险呢?请您谈一谈这方面的问题。

白壁征夫:这的确是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整容其实并不是迅速变美的方法。以前日本也是这样,总有人拿着明星的照片来说,请把我整成这样的。虽然我能理解他们的心情,但是一看到对方的脸就非常难办。其实整容手术是让人更年轻更美,没有办法做到完全应患者的要求,想变成什么样子就变成什么样子。一些来日本做“整容之旅”的外国患者,就让我们非常为难。一般我们诊所首先要对患者进行全面的检查,然后根据患者自己的条件和意愿商讨手术过程,在此基础上才能实施手术。拿着旅游签证来的患者,总共只有两个星期的滞留时间。有时候一周内就要接受两场手术。这不但不能保证质量,还会带来极大的风险。两周以后患者回国,一旦发生什么事情,也无法及时返回处理。我们希望来接受整容手术的患者能够先了解一些相关知识,和医生充分交流后再留出充分的时间接受手术。不要盲目武断,才能把风险降到最低。

子承父业当医生

《日本新华侨报》:您是东京医科大学毕业的,1989年正式成立了sapho整容外科诊所,一步步成为该领域的权威。那您一开始是怎么决定要当整容医生的?

白壁征夫:其实我父亲就是整容医生,可以说我有这种DNA吧。父亲总希望我继承他的衣钵。我本来是庆应义塾大学法学部毕业的,可以说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学科。我在法学部上学的时候,日本经济不景气,大家很难找到工作。可是我发现父亲的事业却丝毫不受影响,患者依然很多。我当时就思考了许多,觉得整容医生是能够把自己的想法付诸实践的职业,用自己的手去创造美丽。于是我又报考了东京医科大学,在毕业后渐渐走上了这条道路。

培养年轻的整容医生

《日本新华侨报》:未来,您对进入中国美容市场有什么打算吗?您对中国的印象是什么?

白壁征夫:我去过中国多次了,常常去开会。上海、北京都去过。中国也有不少医生来日本学习。我和许多中国医生一起讨论,如何在中国开展整容外科事业。我自己也常常提供一些咨询,包括对美国整容外科方面的。我已经年纪大了,实在没精力去中国开诊所啦。但是,我有一个心愿,就是在日本要积极培养年轻一代的医生,我也非常欢迎年轻的中国医生到这里来,还是那句话,我希望亚洲人的美容应由亚洲人来做。

(摄影:本报记者 吴晓乐)

 
   
   
 
   
学校 IT 不動産業 飲食業 旅行業 法務·行政 金融
運輸業 通信業 人材派遣紹介 医療·健康 建設業 娯楽業 その他業種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地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