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高端访谈系列
 
 
 
  打印 关闭窗口
帮助患者重回人生道路是我的荣幸
——记圣路加国际医院整形外科副主任、日本人工膝关节换骨专家辻庄市
作者:蒋丰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2014/10/29 12:31:07
 

2014年2月的一天,《日本新华侨报》、《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总编蒋丰,收到中国机械对外经济技术合作总公司驻日本首席代表王家驯博士的来信。

信中说,王家驯博士80多岁的老母亲在日本圣路加国际医院做了双膝人工关节换骨手术,非常成功。老母亲入院、手术、康复的整个过程都令王家驯博士很是感动。“整个医院没有种族,没有敌视,没有不愉快,充满了开心、亲切、热情、认真。24小时充满微笑,是真正的国际医院。”“术前术后的医护人员的辛勤劳作,敬业认真,视病人为亲人,用热情和微笑给病人巨大的精神快乐和安慰,就是在为患者处理粪便时,脸上的笑容也如此的灿烂,真是令人终身难以忘怀。”信里还特别提到为自己老母亲主刀的医生,圣路加国家医院整形外科副主任、日本人工关节换骨的权威辻庄市医生。说他“使得很多人获得了幸福和新生,同时也是对人类做出的伟大贡献。”

王家驯博士在信件结尾强调,希望我们能去采访辻庄市医生,“使大家更了解日本,了解日本的技术和形态,为目前紧张的国际关系缓和做点实事。”

为此,2013年2月25日,《日本新华侨报》、《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记者联袂走进圣路加国际医院,采访辻庄市医生。

记者按照约定时间到达了圣路加国际医院,却在辻庄市医生的办公室前吃了闭门羹,原来他还在手术室里。大约15分钟过后,刚刚做完一例手术的辻庄市,才穿着手术服接受了采访。

别看现在的辻庄市是位屡屡创造奇迹的医生,但小时候,他可是个常犯哮喘的病秧子,需要在父母的带领下每周去一次医院。“我越是到关键时刻就越会哮喘,比如说明天就要中考了,今天就犯病了,明天就要春游了,又犯病了。每到这样的时候,都是医生们救了我。医生们开出来的药管用是一方面,他们对我的安慰和为我鼓劲儿更令我感动。就是通过这样的接触,让我决心做个医生,做个好医生,在患者最需要的时刻出现。”

“做医生,其实到任何一家医院都行。为什么选在圣路加国际医院呢?因为我在做实习医生的时候,就来过这家医院。当时的部长在教授我们的时候非常耐心,很多外地患者都专程赶到东京要部长给他们看病。这是我选择在圣路加国际医院工作的原因,我想成为一个像部长那样的,赢得众多患者信任的医生。”

中国有句古话,“医者,仁术也。”意思是救死扶伤要有一颗博爱的心。这句话,成为这位日本医生的座右铭。他说;“在医疗技术如此进步的今天,要让患者痊愈,靠得不光是技术,仅仅有技术患者不会得到满足,重要的是要在手术后,和患者一起进行康复训练,一起确认康复进程,照顾患者的情绪,多与患者沟通。”

“对于患者来说,心理的健康,更多的是靠和医生的沟通来保持。我自己就有不少这样的患者。他们每个月都会来两次医院,不是为了看病,就是想让我看看他们的状态,提醒他们注意什么。这样的患者来一次,医院方面只收入70日元,因为他们不需要开药,也不需要做X光检测。但是患者需要通过这种方式来安心,来保持心理的健康,我们就要提供,患者不安心的话,再好的手术技术,再好的人工关节,都无法保证康复过程。我认为这就是‘仁术’。”

那么,辻医生除了手术时间外,一天要接待多少名这样的患者呢?答案是100名。当记者还在为这个数字惊叹时,辻医生一脸歉意地说,“能够给每名患者的时间还是太短了,我希望能多些时间和他们一起。以后还会有中国患者来这里,为了能够更好地进行沟通,让患者更加安心,我该认真考虑学习汉语了。”

圣路加国际医院,是日本首个开始预防性高精密全身检查的医院,一直走在医疗的最先端。当记者提到辻医生那为人称赞的人工关节换骨手术技术时,他把手术的成功,归于了日本独特的微创手术法和人工关节质量。

“我的专业领域是人工关节换骨。和10年前相比,现在我们采用的是微创手术法,刀口小,不伤害筋肉,可以很快进入康复训练。日本大约是在2005年左右,从美国引入的这种手术法。目前,日本在学习、模仿美国技术的基础上,已经有了一套自己独特的微创手术法。比如说在做人工膝关节换骨手术时,可以不从膝盖前面切入,而是从侧面切入。中国、韩国、印度等国家还没有同类的手术法。不过有日本医生已经计划把这种手术法传入中国。”

“从前,我们一般使用的是从欧美进口的人工关节,但现在,日本的工业技术非常发达,像京瓷、中岛螺旋桨、神户制钢所制造的人工关节,已经达到了世界先端水平。人工关节的进步,对于患者的手术愈合有了很大帮助。”

近年来,把体检和观光结合到一起的医疗旅游非常盛行。有为数不少的中国人都选择到日本接受高度、精密的医检。对于一家国际性医院来说,这应该是求之不得的。但辻医生却说,中国的医疗科技要赶超日本,只是时间问题。因为中国的医生都很富有进取心。

2012年12月,我受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学分会的邀请,去中国参加交流座谈会,给中国的实习医生们做汇报。在做汇报前。我以为没有人会认真听,也没有人会提问。因为在日本的同类的座谈会上,实习医生们大多是为分数而来,他们只是做出了一个出席的样子,来到就睡觉。但是中国的实习医生们在听完我的汇报后,积极地提问题,我只好用蹩脚的英语回答他们。他们的进取心普遍都很强,有这样的进取心,追赶日本只是个时间问题。”

“在中国的交流座谈会,比我在英美国家参加过的交流座谈会都印象深刻。大家耐心的听,积极的提问,令我感到意外又高兴。而且相比之下,中国的医生更容易走向世界。我发现,中国的医生英语都很好。日本医生不大爱去国外的原因,就是由于英语能力不行。这是阻挠日本医生走出国门发挥作用的最大障碍。在我们医院的实习医生里,也有中国出生,后来到日本医科大学留学的人。他们的外语能力都特别好,日语好,英语也好。前来我们医院就医的在日中国人和中国游客比较多,他们的外语能力,对医院来说帮助很大。我们是家国际医院,所以有很多外国籍的患者。一般的日本医院里,每接收100位患者,可能只有1位是外国籍,但是我们医院的这个比例是100:10,可以说是全日本诊断、治疗外国籍患者最多的医院。”

辻医生还告诉记者,日本在人工关节换骨领域,也还存在着一大课题。“日本一年要进行人工膝关节换骨手术7万余次。进入20世纪后,人工关节的耐久性有了质的飞跃。上世纪90年代的人工关节,每10到15年就需要做手术换一次,但是2000年以后使用的人工关节,耐久性可以达到20到25年。目前该领域的最大课题,就是金属过敏症。人工关节里含有金属,但有部分患者是金属过敏症。如果在有金属过敏症的患者体内植入富有金属的人工关节,患者的那个部位就会肿起来,好像里面长出了一个肿瘤一样。”

“从前,做这类手术的都是老年人,活动频率不大,所以取出人工关节里的部分金属也没关系。但现在,做同类手术的年轻人在增多,还有部分是体育选手。所以有时候只能选择陶制的人工关节。陶制的人工关节有一个弱点,就是易碎。在几万名患者里,会出一个碎了的例子。但伴随着陶制人工关节市场需求率的增多,技术也在不断地进步,应该很快就可以达到完全不会破碎的程度。”

当记者问到,在其21年的医生生涯里,令他最高兴的事情是什么,辻庄市回答:“说实话,我每一天都是最高兴的。因为每一场手术我都全力以赴。我可以看到我的患者从不能走路到站起来,再到走路的整个过程,他们的每一点康复和进步,都令我非常感动。每位患者出院前,我都会自己陪他们在医院里走一圈。他们是从那么多医生中选中了我,信赖着我,我怎么能不高兴?我能帮助他们重新回到人生的道路上,继续走下去,我怎么能不高兴?”

(摄影:本报记者 张桐)

 
   
   
 
   
学校 IT 不動産業 飲食業 旅行業 法務·行政 金融
運輸業 通信業 人材派遣紹介 医療·健康 建設業 娯楽業 その他業種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地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