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华人新闻中心
 
 
 
  打印 关闭窗口
时刻抓住“不同”铸就多元化企业帝国
——记旅日华人上市企业掌门人刘海涛
作者:蒋丰 王鹏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网  发布时间:2016/06/07 10:57:06
 

比尔·盖茨曾说:“21世纪要么电子商务,要么无商可务。”如今这个电商为王的世界里,无论愿不愿意,人类都被卷入了巨大的时代洪流中,生活方式也随之发生了前所未有的改变。

对于经济持续低迷20多年的日本来说,电商可谓一抹难得的亮色。以“ECCURRENT”、“BEST”、“特价COM”、“X-one”为龙头的日本电商网站,紧扣日本民众的消费习惯精细化操作,让各种商品的价格更低、购买更方便,与进军日本市场的世界电商巨头分庭抗礼,被称为“日本本土电商的最坚强堡垒”。或许,很少人知道,这些“日本本土电商堡垒”隶属于同一家母公司——Stream集团,而这家集团的老板是一名地地道道的中国人。经过多年的发展,集团已经成为一个规模巨大的多元化跨国公司,旗下囊括经营事业支援、化妆品开发销售、在线游戏等各种领域,经营范围遍布全世界。

作为为数不多的日本华人上市企业“掌门人”,刘海涛的世界观颇有哲学范儿。他认为,放眼广阔的世界,各种“不同”随处可见,而机会与可能就藏在这些“不同”里。认识不同的事物,理解并融合它们,就能创造出不同的价值,让世界变得不同。

创新竞争是人才培养的竞争

形容中国与日本的关系,不少人首先会想到“一衣带水”。确实,正是由于地理位置相近,千百年来两国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的联系源远流长,西方学者开展研究时,也往往将中日一起放入“东方国家”的范畴。可是,了解历史的人都知道,中日两国在近现代似乎“各奔东西”,直至屡次发生剧烈冲突。为什么会这样?

近百年来,很多中国年轻人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并苦苦探索着答案。1989年10月,已经在中国读到大三的刘海涛毅然放弃学业,前往日本从日语学校重新开始,也是为了得到这样一个答案。“那种希望到日本亲眼去看一看,亲身体验这个国家有什么不同的愿望,已经每天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不愿意再等待一时一刻,所以不顾一切前往日本。”

从学生时代开始,“日本”就一直是刘海涛心中的重要关键词。相扑、歌舞伎等形形色色的日本文化,让他产生强烈兴趣;一本《最后的武士》让他对日本“武士道”着迷;而上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日本创造的“经济奇迹”,更是让他心中产生了无数个问号。

刘海涛对日本产生的第一印象是绿树成荫、一尘不染的大街。走在路上,很多日本人看到这个中国小伙子露出的友好微笑,更是让他很有些飘飘然:“原来我是如此受人喜欢!”在日本生活的时间长了,刘海涛才知道,社区里遇到不认识的人,日本人往往会微笑打招呼,这是一种习惯,不代表特别“喜欢”谁。而中国人遇到陌生人,一般是不会微笑打招呼的。“我们经常说和谐社会、团结友爱,如果生活在同一个小区里的人见面都不微笑、不打招呼,友好的气氛如何形成。别小看日本人这一丝微笑、一声问候,不仅是礼貌,更体现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与和谐。同为东方国家,都是礼仪之邦,中日这种‘不同’,其实值得我们深刻思考。”刘海涛感概地说。

要想找到中日不同的答案,日语显然是“敲门砖”。在名古屋的日语学校,刘海涛创造了惊人的“狂学”速度,不到1年时间就通过了日语能力的最高等级考试,而与此同时,他还要四处打工补贴学费与生活费。

刘海涛心中一直有个疑问:中国与日本近代走上不同的道路,是不是因为“大陆国家”与“海洋国家”的差异?为了“解谜”,1991年他考入东京商船大学,从名古屋“进京”学习。在中国也上过大学的刘海涛,进入日本的大学后有了一种特殊的感觉:古板。

“因为是理科,中日大学里教授的知识没有太大区别。可是教学方式上,日本却显得很古板。这也是日本社会目前比较缺乏创新能力的一个重要原因。好的教学体系培养出来的学生,应该能够独立思考,拥有创新能力,而且实践能力也非常强。现在,中国鼓励“大众创新万众创业”,是正确的方向。但是,如果仅有热情,没有创新创业能力,就好比旱鸭子往水里跳。而在填鸭式的教育体系下,这种人才是很难培养出来的。大家常说,21世纪的竞争是人才的竞争。其实,更是人才培养的竞争。”说到教育,刘海涛深有感触。

能人到哪都是能人

人生总是充满变数。有时候你想进一扇门,命运却安排你进了另外一扇门。1995年大学毕业时,刘海涛原计划就职的船舶会社出现变故,阳差阳错进入了上市公司亚士电子工业株式会社,开启了一段新的人生旅程。

“亚士电子工业”原本是从事电子零件贸易的商社,早期主要进口海外产电脑后在日本销售。上世纪80年代后期,随着日本泡沫经济兴起,电脑开始普及,“亚士电子工业”取得了飞速发展。刘海涛在公司里如鱼得水,主要负责中国市场的开发。作为海外事业部门里的第一个外国人,他的业绩一直位居榜首,很快就独挡一面,成了拓展海外业务的行家里手。

可是,随着上世纪90年代末日本经济泡沫的破灭,“亚士电子工业”的经营状况急剧恶化,1999年成为系统工程企业CKS的子公司。CKS调整经营战略,关掉了设在中国和美国的工厂,并调整了海外事业部的所有员工。虽然公司的整体状况持续恶化,但刘海涛开拓的海外事业一直红红火火。

面对总公司“一刀切”的决定,他很不以为然。“恶化的事业里也有好的部分。这些‘不同’,是需要区别对待并加以发挥的。为什么选择放弃海外事业?”

道不同不相为谋。刘海涛愤然选择了辞职,并决定自己创业继续开拓海外事业。在外人看来,这种情况下创业,基本是辞职后的必然选择。其实不然。“创业仅仅依靠激情、被情绪驱使是不行的。我是经过再三考虑、仔细盘算后,才认定对于发展海外事业来说,创业才是最好的选择。”

1999年,刘海涛创立了向中国出口电脑及周边设备的Stream公司。公司班底不仅有以前的部下,还包括了以前的上司,大家一起将业务做得红红火火。“狼行千里吃肉。有能力的人不会受限于环境,到哪里都能做出一番事业来。”刘海涛感概地说。

上市不是企业的终极目标

2000年,日本互联网上“通信贩卖”的消费者开始急速增加。不少人认为,不管网上销售如何折腾,买货人与卖货人既不能见面,消费者购买前也看不到实物,最终也只是传统百货业的补充。但是,刘海涛却判断:“机会来了,这将是21世纪的一场颠覆性的流通革命。”

在一般概念中,“流通”就是将物品从丰富地区引入紧缺地区。俗话说,跑马行船三分险。货物移动、人员运送的流通过程,不仅会消耗掉很多成本,还面临很多风险。比如日本一瓶500毫升左右的瓶装水,制造成本加上利润后的出厂价仅为10-20日元,而流通成本却高达100日元。人类不断升级各种道路,发明火车、汽车、轮船、飞机等工具,其实说穿了都是为了最大程度节约流通成本。而IT革命节省消费者的移动时间,使供需信息直接对接,让货物与服务最快送达消费者手中,这不是“流通革命”又是什么?

刘海涛毅然决定将“互联网销售”,也就是现在路人皆知的“电商”,作为自己的主营事业。而那个时候,“上网”对于很多人来说,还是个新玩意。“任何时候,都要有自己的独立思考。‘不同’特别是重大的‘不同’出现后,要仔细去研究这种‘不同’,从中发现新机遇。做不同的事,才会有不同的成就,才会成为不同的人。”

无论做什么业务,成为龙头老大都是最难的事。但是,如果不能做到“NO.1”,那与别人有什么不同!刘海涛从创业的第一天起,就是冲着“第一”去的。2001年,Stream公司开设了“EC”电子商务网站,将电脑与家电当作切入口。“电脑是男性领域的书斋,家电是女性领域的后厨。”这两类产品奠定了公司腾飞的基础。2007年,仅仅用了六年时间,Stream公司就凭借行业领头羊的地位,在东京证券交易所上市,成为业界传奇。

看上去,Stream公司似乎是个“幸运儿”,一帆风顺登上了高峰。可是,对于刘海涛而言,不管是企业经营,还是自己的人生,都经历了无数次惊心动魄的时刻。

公司成立才两个月,就摊上了大事。当时,公司的很多商品销往香港。可是,没过多久主要的客户可能面临破产。而资本金只有1000万日元的Stream公司,电脑等很多商品都属于赊销。一旦货款收不回来,公司就将面临巨大的经营危机。晚上8点收到消息后,刘海涛心急如焚。他玩起了游戏,一直到脑子彻底放空,才勉强睡着。

第二天一大早,刘海涛就急匆匆登上了前往香港的飞机,一路赶到香港有名的购物中心迅速回收了价值约500万日元的电脑。由于场面混乱,还引来了大批香港警察。虽然最后还是损失了约500万日元,但总算为企业留下了一线生机。“这是我创业到现在,最艰难的一刻。”

公司上市了,是不是就是船到桥头车到站?显然,刘海涛不这么认为。“对于大多数企业来说,上市自然是证明了自己被市场认可,被投资者接受。说不高兴、不自豪,那是假话。很多企业在创立时,就把上市作为王道,这没有什么可非议的。不过,真正的企业家不会把上市作为终极目标,圈一笔钱就跑。上市应该是一种把企业发展壮大、创造更多价值的手段。这才是真正的企业家精神。”

经济结构比GDP更重要

近年来,前往日本旅游的中国人呈现出“井喷”之势,并以强劲的购买力创造出了一个2015年的日本流行语——“爆买”。很多人认为,这是因为日本企业高超的制造工艺、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打造出的产品在质量、设计等各个方面优于中国产品,中国主要应该在这些方面下工夫。“这只是问题的结果而不是原因,本末倒置。其实,我们更需要探讨的是中国为何很难弄出这些制造工艺、为何很难培养出这种工匠精神。”刘海涛的角度颇有些不同。

“中国目前的经济构造及环境就有问题。流通成本是发达国家的好几倍甚至十几倍,税费居高不下,即使从牙缝里挤出钱辛辛苦苦研究出新工艺,没几天就被别人山寨了,耗时耗力还很难有结果。这种情况下,谁还会去一心一意去研发新工艺。现在中国最缺的是保障创新的环境。再从工匠精神看,年轻人大多想去政府机关或当白领坐办公室,做工人往往被看作社会底层,这种导向下制造业又如何聚集优秀人才。大背景、大环境如果不从根本上改变,什么高端制造业、什么工匠精神都只能是口号。中国有一种普遍看法,认为日本经济已经失去20多年,已经不行了。是的,日本的GDP是没有什么增长。可是,我们看一看日本产品的质量,是在不断提高还是下降;看一看日本观光立国的旅游业,是发展得越来越好还是越来越差。毫不夸张地说,这20多年来日本一直在优化经济结构,让其越来越健康。这比单纯的GDP数字更重要!”

随着中国经济逐渐进入中高速增长的新常态,“已经顶到了天花板”、“很快将与日本20多年前一样,泡沫破灭”……各种危言耸听的“中国经济崩溃论”又开始出现。

对此,刘海涛不认同:“中国经济离极限还远着。日本经济当年为什么会出现断崖式下跌?因为投资及内需发展到了极限。当时,日本各地基础设施该建的基本都建了,甚至同一路段平行的高速公路好几条,一个地区的机场好几个,投资拉动已经不太起作用。而民众大肆购买各种产品,甚至前往世界各地扫货,消费力已经释放殆尽,因此日本经济失去了内生动力。再看看现在的中国,很多内陆地区还没有发展起来,中产阶级也才开始冒头。

中国经济还拥有巨大的成长空间。现在中国的问题是如何满足落后地区的投资需求、中产阶级的消费需要。如果说中国经济与日本经济会有趋势相同的地方,就是经济下行造成的压力会加剧企业竞争,激发出企业潜力,淘汰掉那些落后产能、落后企业,让经济肌体变得更健康。没有经济下行,往往也无法实现经济结构质的飞跃!”

不得不说,这是一种“非主流”的观点。而一个成功企业家的领导能力来自哪里?说穿了,就是对事物与众不同的分析与判断。刘海涛的独立思考与观察,让他经常做出不同的判断,从而确立了在日本电商行业的不同地位,也成为了别人眼中不同的人。

“这世界唯一相同的就是事物各有不同。文学家可以将‘不同’当成写作材料,政治家可以将‘不同’作为执政参考,学者可以将‘不同’作为研究课题。而企业家,则需要将不同转化为真金白银,这样‘不同’才会有价值。”看上去颇具哲学范儿的刘海涛,原来也很务实。

 
   
   
 
   
学校 IT 不動産業 飲食業 旅行業 法務·行政 金融
運輸業 通信業 人材派遣紹介 医療·健康 建設業 娯楽業 その他業種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地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