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高端访谈系列
 
 
 
  打印 关闭窗口
备前烧,日本八百多年陶艺的巅峰天人合一的产物
——记日本“人间国宝”、备前烧大师伊势﨑淳
作者:蒋丰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网  发布时间:11/8/2017 7:18:04 PM
 

村田珠光,众所众知,是日本茶道的开山鼻祖。他由于幼时在净土宗石原出家,还曾前往京都的大德寺拜一休为师参禅。因此将茶与禅结合,让日本的茶事活动有了深邃的思想内涵,茶道也自此成为“在家禅”的一种,有了“茶禅一味”的说法。

村山珠光曾经给自己的大弟子、战国时代的名僧、武将古市澄胤写过一封短信,被后世称为《心之文》。他是这么说的,“目下,人言遒劲枯高,初学者争索备前、信乐之物,真可谓荒唐之极。要得遒劲枯高,应先欣赏唐物之美,理解其中之妙,其后遒劲从心底里发出,而后达到枯高。”也就是说,在村山珠光心中,备前烧、信乐烧和来自中国的茶具——“唐物”是可以相提并论,且有互通之处的。

2017年9月,中国紫砂原矿柴烧工艺传承人、宜兴市承相紫砂研究所所长宋少鹏慕名前来日本拜访备前烧的“人间国宝”。伊势﨑淳先生先是安排自己的儿子伊势﨑晃一郎在家乡接待,带领着大家参观古窑等,后来又特意在东京安排跟宋少鹏会面,一起交流柴烧的制作工艺与匠人心得。

尽管备前烧是日本本土原创的,完全没有受到过中国陶瓷乃至朝鲜陶瓷的影响,但是备前烧与宋所长正在制作的紫砂柴烧有多种相似之处,包括都是柴烧窑变、都不施釉、都取材于当地独有的天然泥石等。伊势﨑淳先生对于宋所长带来的中国的柴烧表示了认可及赞叹,还分享了自己认为柴烧中最重要的五大因素,即土、水、风、火、人。

在宋所长的推荐下,日前,我前往了冈山县备前市伊部地区,采访了日本重要无形文化财保持者、俗称“人间国宝”的备前烧大师伊势﨑淳先生。

仅存在世的备前烧“人间国宝”

伊势﨑淳先生出生于陶艺世家。他父亲伊势﨑阳山也是著名的陶艺家,同时也是“备前烧”的冈山县重要无形文化财保持者。其作品不仅限于花器、宝瓶、香炉、茶具等,更用“备前烧”的手法制作过大型的高杉晋作像、和气清麻吕像、和气广虫像等。伊势﨑淳先生是伊势﨑阳山的次子,长子伊势﨑满也是著名的陶瓷家。父子三人曾经在1960年一起复原了姑耶山古窑址上的中世纪的半地下式穴窑。

在备前烧领域,日本共有五位“人间国宝”,分别是金重陶阳、藤原启、山本陶秀、藤原雄,以及伊势﨑淳。如今依然在世并且保持着旺盛的创造力的,只余伊势﨑淳先生一人。伊势﨑淳先生充分利用先人们累积留传下来的经验遗产,不断摸索新的表现形式,为“备前烧开辟出了一片新天地,不仅制造传统的茶具,还创造出很多的前无古人的造型艺术品、装饰艺术品,深受海内外的关注。

伊势﨑淳先生今年已经81岁,但每天早晨8点起床,8点半便开始带着门下弟子採土等,一直工作到下午5点半。采访的这一天,伊势﨑淳先生就和我们约定在了早晨8点半。

在伊势﨑淳先生居住的备前市伊部地区,是备前烧最大也是最为著名的产地,因此,备前烧在日本有一个别称——“伊部烧”。伊势﨑淳先生告诉我,“备前烧集中在伊部地区,是因为这里的土壤最适合。备前烧使用的黏土,是周边山地的岩石经过几十万年的风化后,被雨水从山上冲下来沉淀出来的黏土层,较浅的地方在一米左右,较深的地方则要挖到地下三至四米。这种黏土中富含丰富的铁成分,也混杂了很多有机物和砂石,土质粗糙而又富有张力,但耐火性差,收缩率大,遇上急剧的温度变化时很容易破损,所以需要持续性加温。在过去,用大窑烧制需要1到2个月的时间,现在需要10天到2周左右。在备前烧800多年的历史中,先人们付出了大量的心血,才摸索出这样一套特殊的烧制方法。”

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听了伊势﨑淳老先生的话,我才意识到一方水土也造就一方工艺。

 

备前烧是风土与匠人匠心的结晶

近年,“工匠精神”一词在中国渐渐成为高频词。不仅在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出现了“工匠精神”,作为党报的《人民日报》也呼吁《让心中住进一位“工匠”》。

制作备前烧,自然更离不开工匠精神。因为备前烧直到今天,也是无法量产的艺术品。整个制作过程都需要匠人亲力亲为。

伊势﨑淳先生告诉我,“备前烧的制作过程,其实就是匠人学习与素材,也就是黏土沟通,了解黏土的特质,再运用成形手法和烧制技术,最大程度地凸显黏土特质的过程。在备前烧的作品里,蕴藏着日本的大自然和风土,并且体现了匠人的匠心与艺术性。土火风水,是自然界的四大要素,备前烧就是这四大要素再加上匠人的心意的结晶。备前烧的匠人,要懂得如何採土、做泥坯,作品成形后如何装窑,火怎么烧,风怎么送,作为燃烧材料的红松木的灰怎么落,会给作品带来什么样的颜色变化等,这些都要靠长期的经验积累。要让火与土相互作用,才能诞生出举世无双的艺术品。不仅如此,更多时候,还要借助神力。即便是我,每次烧窑也一样会紧张,会充满期待,不知道停火出窑后,眼前会出现哪些变化莫测的作品。”

据了解,出窑后的备前烧要经过严格的挑选,通常上千件的作品里,能够被挑选出来的只有十几件。每一件都是独一无二的,无法复制的艺术品。

备前烧与日本侘茶的精神相通

由于备前烧不上釉,不绘彩,所以“窑变”,就是备前烧的灵魂,是让每一件备前烧都无法复制的关键。

伊势﨑淳先生一边拿起房间里陈列着的各色作品,一边给我讲解常见的几种“窑变”。首先介绍的是“胡麻”,也就是我们所说的芝麻。老先生举给我看的那个小杯子上,有着一个个犹如芝麻大小的微突,这些微突颜色金黄,的确像极了一粒一粒的小芝麻。他说:“这是烧窑用的精选的红松木的灰,落在了作品表面上,又通过了高温烧制,从而形成的一种自然釉。”

他又拿起了一个有着鲜明的颜色过度的,泛着一种金属光泽的花器说,这叫“栈切”。“这是让红松木燃尽后让灰集中坐在作品的这一处,造成这里的空气不流通,让火烧不到,就会产生由灰青色过渡到黑色的颜色变化。而火能烧到的那一面,就是红褐色的。”

我注意到一个备前烧的长方形盘子上放着两个好像日本米饼一样的东西,定睛一看,才发现其实只是一个有着3D效果的花纹,不由地笑了。伊势﨑淳先生也跟着笑了。“这个有趣吧。作品进窑前,上面放两个圆形的小泥坯,烧出来的时候就会出现这样的窑变,名字就叫‘牡丹饼’。”

在伊势﨑淳先生看来,备前烧最大的魅力所在,就是能在不上任何釉的基础上,就制作出这么多富有变化且别具一格的艺术品。它依靠土火风水这四大自然界元素加上匠人们的智慧,是真正天人合一的作品,体现了日本最本质的审美意识,所以和日本侘茶的精神世界相通。“近现代伴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合理主义盛行,形成了大量生产大量消费的资本主义社会。而与此同时,与自然共生的生活理念却越来越稀薄。通过备前烧,我们可以看到古代的日本人是如何与自然共生,备前烧能够唤起人们与大自然共生共荣的精神。”

“人间国宝”是手艺更是人心

伊势﨑淳先生告诉我,到目前为止,他一共去过三次中国。“第一次去是完成一个心愿,参观秦始皇陵的兵马俑。第二次是因为帮助了一对中国留学生夫妇。他们夫妇二人分别在冈山大学的医学部和农学部留学。丈夫腿部骨折后在中国做的手术,但术后效果不理想,我联系冈山红十字医院为他手术,术后恢复得也特别好。后来,他的妻子被查出脊椎肿瘤,在中国北京被告知不能手术,在日本千叶的医院也被告知要等4个月后才能手术,于是我联系了冈山大学的附属医学部,请求优先安排手术,所幸肿瘤不是恶性的,一个月左右就痊愈出院了。现在两个人身体都很好,他们邀请我去过一次中国。第三次是和朋友一起去北京登了一次万里长城。”

听到这里,我很受感动。所谓“人间国宝”,原意是说眼前的这位老先生在“备前烧”领域达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境地,是一代宗师。但我相信,能够成为“人间国宝”,绝不仅仅是在一门手艺上登峰造极,更因为他在做人做事上有着一颗至真至宝的心。

想到这里,我便向这位国宝大前辈请教他的人生哲学。伊势﨑淳先生告诉我,他喜欢“运顿根”的人生态度。运,指的是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人要一半靠努力,一半靠运气;钝,是迟钝的钝,是说人要不忘努力的方向,不计较得失;根,指的是人要有秉性,要有强大的意志力。

在这次的采访中,有两个花絮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一是在采访的开始,伊势﨑淳先生给我和我的摄影团队端上了温度适中的热茶,配以当地特产的日式点心,在采访告一段落后,他招呼我们的摄影师也坐下,一起品茶聊天。采访结束后,他二次给我们上茶,并且又换了一种日式点心,充满慈爱地看着我们细啜慢品。匠人,不是冰冷的只专注于匠,还是以为充满温情的、热情的人。

第二个花絮是伊势﨑淳先生跟我聊起了他的长子晃一郎。晃一郎先生曾长期在海外研学雕塑艺术,完全无意继承“家业”。伊势﨑淳先生的心愿,也是希望孩子能够尽情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他说:“我这一生啊,一直做的都是我最喜欢的事情——‘备前烧’,所以我打算在自己死后就把所有东西都清理掉,不要让孩子有负担。但是有一天,他跟我说,发觉自己还是喜欢做‘备前烧’,已经下定决心要做一名‘备前烧’匠人了。这让我很高兴,家业和工艺的传承都要靠自我选择的。”

“备前烧”,这土与火的艺术,已经融入了伊势﨑淳家族的血脉里,构成日本文化的一朵奇葩。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