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本报评论员专栏
 
 
 
  打印 关闭窗口
令人津津乐道的江户时代
作者:张 桐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网  发布时间:7/24/2018 1:39:47 PM
 

无论是哪个国家,似乎在历史的发展过程中都会经历一段或几段“变异”的时代,变得异常开放且超前。比如中国的大唐时代,比如日本的江户时代。

如今,日本每三组夫妇里就有一组离婚,自2001年以后离婚率持续维持在35%以上。面对这一现象,日本媒体无不表现出痛心疾首的样子,指责日本人已经失去了作为日本人的美德。其实,真不是日本变了,而是现代日本人把日本想得太美了。日本吧,一直以来就是个离婚大国。

2015年日本的离婚件数是22万6198件,和创下历史记录的2002年的28万9836件相比,似乎是呈现出减少趋势。但是和战前相比,离婚率依旧是高出了3倍。据日本总务省统计局2016年的统计结果,日本的离婚率在72个国家里占到了41位,属于中间位置,第一位是俄罗斯,亚洲国家里韩国的离婚率最高,排到了第17位。 

但是吧,让我们翻翻日本的“老底儿”。同样是日本总务省统计局的数据,根据“帝国统计年鉴”显示,1893年日本的离婚率是眼下的两倍,比如今排在第一位的俄罗斯的离婚率都高。原来,在江户时代,日本就已经通过离婚率挣到过一个全球第一,真是了不得。

有意思的是,江户时代的离婚手续并不简单,必须是男女双方都同意,离婚才能正式成立,而且不允许重婚。要想梅开二度,必须提示从前的离婚证据,申请一个“再婚许可证”才可以。江户时代的超前还体现在离婚的抚养费上。如果是上门女婿,而女方提出离婚,那么女方还得支付一大笔抚养费呢。从当时土佐藩的“不允许离婚七次以上”的法律规定还可以看出,江户时代的日本不仅是离婚大国,也是再婚大国。

另外,由于江户时代的日本就像现在的中国一样,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因此社会允许男性同居,基情大赞成。在如此宽容且多样的价值观下,江户的日本人真称得上是过着别样人生。

“试婚”,听上去是新时代的产物,其实不然,这也是江户时代的日本人玩剩下的。那个时代的日本乡下都流行“试婚”,也就是把相中的姑娘接到自己家,让她住段时间适应适应。如果对姑娘的表现不满意,可以让她卷包袱走人。日本当时管这种行为叫“足入”,先伸进一只脚探探深浅的感觉。

这种“试婚”的风俗乍听上去似乎对女性不公平,不满意就“退货”。但换种角度考虑,这也未尝不是一个避免制造怨偶的先进法子。与其在一个容不下自己的家庭里,度日如年地过上一辈子,还不如磨合上一两个星期,提早发现问题,以免误了终生。

江户时代的西日本的沿海地区,恋爱、结婚更为开放。地方上还为十五、六岁的少男少女组织“寝宿”活动。“寝宿”很像今天的夏令营。少男少女们白天在海边对歌,一起做游戏,晚上少男们睡一个房间,少女们睡一个房间,由被称为“寝宿亲”的老大爷、老大娘照顾。

这个“寝宿”活动,是在成年人的监督下,为适龄男女创造相见、相识、相知、相爱的机会。“寝宿”活动结束后,少女们就开始在家里等少男们造访。这个造访,可不是拿点儿糖果捧束鲜花地来看望,而是深更半夜地从后窗或门洞里悄悄潜入,润物无声。日本把这叫作“夜这”,一般被翻译为私通。

有位女作家茂吕美耶则认为,“夜这”和私通不完全一样。她在著述中把“夜这”解释为“夜袭”,显得惊险刺激,也有了些须作一生拼,尽君今日欢的味道。

由于当时的贞操观念并不浓厚,所以那些“夜这”的少男如果磨合得不好,别说是将生米做成了熟饭,就是将生米做成了爆米花,最后也是会被女方家拒绝的。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