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中日新闻追击
 
 
 
  打印 关闭窗口
曾我瞳与詹金斯的故事
作者:黄文炜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网  发布时间:2004/07/28 0:00:00
 

7月9日,日本参议院选举前两天,曾被朝鲜绑架的日本妇女曾我瞳终于在印尼的雅加达与丈夫及女儿重逢了,她热情如火地扑向丈夫,一把拽过那脸就亲,让人有些目瞪口呆,人们觉得纳闷,依普通日本妇女的性格,虽说与丈夫久别重逢也不至如此激情似火吧,而且是“演”给全世界看。

无论如何,曾我瞳与詹金斯确实是“有故事的夫妇”,他们的“激情演出”也许自有缘由。他们一双女儿的名字正是“一土一洋”,大的叫美花,小的叫布琳达,他们家是名符其实的国际家庭。一个被绑架的日本妇女,一个叛逃的美国兵,来自资本主义世界的两人,被迫或自愿地来到了社会主义的朝鲜,他们相遇、结合,生了两个日美混血、说朝鲜话的女儿,并接受了几十年的“主体思想”教育。

此番相聚,他们一家在雅加达的高级饭店的总统套间里呆了将近十天, 7月18日,终于以詹金斯治病为由举家来到了曾我瞳的故土——日本。一家人的命运充满传奇,竟牵涉到了多国关系与日本的内政。今后的故事将如何延续,颇受世人关注。

 

逃兵詹金斯

根据美国军方公布的记录,1965年1月5日晚上,在美军第八骑兵团服役的詹金斯士官率领3名士兵在韩国与朝鲜之间非军事区附近的树林里巡逻。突然詹金斯说他听到了奇怪的声音,示意他的手下停下来让他弄清楚。结果,他竟然在分界区的树林中消失了。至今也没人知道,那个寒冷的夜晚詹金斯是如何越过“三八线”的。

那时,约25岁的詹金斯已称得上是老兵了,他在15岁时就谎报年龄入了伍。他失踪后,美国军方称,詹金斯留在军营里的4封信暗示他当时正在策划叛逃。军方公布的一封他写给母亲的信中说:“请原谅我,我知道我必须做什么。告诉我的家人我爱他们。查尔斯敬上。”据此,美国军方把他列为叛逃者。

不过,詹金斯在北卡罗来纳的家人从未获准看这些信件,他们说詹金斯不是逃兵,还说“那些信必定是伪造的”,因为詹金斯写信时从不用“查尔斯”这个名字,而总是用“罗伯特”或他的外号“超人”。

事隔39年,詹金斯终于有机会走出朝鲜,他到印度尼西亚之后,他的家人重新与他联系上了。詹金斯的一位侄子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不相信詹金斯是叛逃,肯定另有隐情。“他是如此地爱他的国家,如此地爱穿他的军装。我不信他会抛弃他的家人去做那样的事情(当逃兵),因为他是如此地热爱他的家人。”侄子如是说。

当年詹金斯消失3周后,朝鲜电台说他叛逃是为了寻找“更美好的生活”。后来,詹金斯和其他美国逃兵出现在朝鲜出版的一本小册子的封面上。上个世纪60年代末,詹金斯借广播发表过几次支援朝鲜的言论,他说找到了“心中真正的香格里拉”。80年代,他在一部反美的电影中扮演狡诈的美国情报官员。90年代,有传言说詹金斯和其他美国逃兵仍在世。尽管没人知道他具体身在何处以及在干什么,但五角大楼1996年的内部评估报告中,仍将他列为逃兵。

 

被绑架者曾我瞳

以下情节如电影镜头,却是千真万确的事,日本被绑架者莲池薰与妻子奥土佑木子回到日本后,特意到了24年前绑架现场附近的新泻县柏崎市海岸,他们回忆被绑架时的情形说:傍晚,两人相约到海滩散步,遭到称要“借个火”的几名男子袭击,他们从后面拉着他,两次击打他的脸部,把他藏在一个袋子里面,用船送到朝鲜去。从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开始,朝鲜工作船神秘地频频潜入日本沿海,武装人员使出绑架绝技,把正在海边散步的年轻人打昏塞入麻袋,装船运回北朝鲜。当时年纪最小的被绑架人员只有十三岁,年纪最大的有四十多岁。另外还有一些人据说是被朝鲜特工拐骗到朝鲜的。1978年,年仅19岁的曾我瞳是一名实习护士,她与母亲在家乡外出购物时被朝鲜特工绑架。

曾我瞳被绑架到朝鲜后,负责教情报人员日语和日本文化。据说,曾我瞳是在学习英语时与詹金斯邂逅。当时詹金斯是一名英语老师,两位远离故土的人也许是出于同病相怜的心理很快相恋了,并在1980年8月8日结婚。他们有两个女儿,长大后都在平壤外国语大学学习。2002年10月返回日本后,曾我瞳对她丈夫的情况做了较模糊的描述。她说:“我的丈夫和蔼可亲,尽管有时我们会吵架。”她还说,有一次詹金斯告诉她,如果他离开朝鲜,将会被杀死。2002年11月,詹金斯在接受一家日本周刊采访时发表的称赞金正日的言论在日本激起了一篇抗议声浪。在那次采访中,詹金斯说他并不知道妻子曾我瞳过去的遭遇,曾我瞳只是在离开朝鲜前两周才告诉他真相。他还说,他2002年10月15日在机场送别曾我瞳时以为她10天内就会返回平壤。

绑架事件一直是朝鲜政府的绝对机密,面对日本政府的怀疑朝鲜官方一口否定。但是到了九十年代,朝鲜的一些外逃人员暴露了这些事情,朝鲜政府的口气趋于软化。

90年代中期,以13岁时被绑架的日本女孩横田惠的父母挑头,结成了“绑架受害人家族会”,他们不断向政府请愿、施压,使得日本政府也不得不把“拉致问题”作为对朝鲜外交的首要悬案,并把这一问题作为与朝鲜进行国交正常化谈判的先决条件。 1996年,朝鲜承认曾在70年代和80年代绑架了十几名日本人。2002年9月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访朝,一向以强硬著称的金正日亲自就绑架问题向日本道了歉,之后双方发表平壤宣言。

2002年10月15日, 5名“被绑架者”乘专机回到祖国日本,与分别了二十多年的亲人见了面。这五名被绑架人员是莲池夫妇、志村夫妇和曾我瞳,两对夫妇都是在朝鲜结婚、生儿育女,儿女此时都在上大学或高中,他们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日本人,也不会说日本话。这五个人原定回日本两个星期,胸前还别着金正日像章。

日本政府果断地在五人回国两个星期的时候,宣布延长他们的滞留期间,他们认为与朝鲜之间不必有什么“约束”,如果让他们回朝鲜而发生什么意外,那就后悔不及了。于是,五人的短期归国探亲变成了永住归国,他们跟留在朝鲜的子女亲人失去了联系,什么时候能再次团聚就完全交由政府来处理。

其后日本的态度越来越强硬,要求朝鲜无条件归还五人的家属,并对其他被绑架者的情况给出能让人满意的答复。朝鲜则坚持说是日本违反了当初的约定,应该让五人回一趟朝鲜,由他们自己和家人商议决定是不是回日本定居。日本和朝鲜谈判中断,在公开的场合互相攻击和谴责。日本在朝核六国会谈上要求将绑架问题捆绑朝鲜核问题,并要求美国对朝鲜进一步施加压力。

曾我瞳等5人最初回国时的喜悦消失了,他们在家乡望眼欲穿,等待政府把他们的子女亲人接回来团圆。曾我瞳在等待了一年的时候说:“我们被绑架者什么罪也没有,为什么要受到这样的折磨?”她还说:“不管是在什么地方,我想和我的家人在一起。”

 

牵涉日本外交与内政的家庭团圆

2004年5月23日,小泉首相再次访问平壤。小泉公布访朝结果,表示由于曾我瞳丈夫詹金斯不愿来日本,两个女儿也表示要在朝鲜完成大学学业,所以将安排曾我瞳与其丈夫女儿在北京等地会面。小泉当天晚上带回了莲池家和志村家的五个孩子。日朝双方分别公布日本许诺给朝鲜25万吨大米和相当于1000万美元的医药品援助。

小泉当夜接见了“绑架受害人家族会”代表,说明得到金正日重新调查其他被绑架者情况的保证,但遭到了痛烈的批评。“家族会”认为小泉的2次访朝没有成果,只有退步,不但没有带回詹金斯和其女儿,而且对剩余十人的调查没有任何进展,不应该许诺给朝鲜大米和医药品的援助,而且说他们被小泉出卖了。

曾我瞳一个人回到了她的家乡新泻佐渡,回到了她独自寂寞地生活了一年七个月的空荡荡的家,第二天没有去上班。

从此,曾我瞳一家的团聚问题成为日本关注绑架问题的最大焦点。日本政府官员打电话给中国外长李肇星要求安排曾我瞳一家在北京团聚,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沈国放作出“高兴地准备提供相会场所”的回应。不过,受“绑架受害人家族会”信赖的日本执政自民党干事长安倍晋三5月25日说,从中国与朝鲜的亲密关系来看,北京不是曾我瞳一家团聚的理想地点。随后内阁官房从事解决绑架问题的特别顾问中山恭子也在一次演讲中说,中国是一个危险国家。对此中国方面感到遗憾,指出中国对日本要求提供场所表明愉快之意,日本部分政客却损害北京和中国的形象。

6月,马来西亚和印尼等国表示愿意提供曾我瞳一家会面场所,经曾我瞳一家同意,日本与朝鲜、印尼政府接触,决定在印尼实现家庭团圆。 在时间安排上,曾我瞳曾设想只要赶上小女儿7月23日生日就行。后在小泉的一再催促下,才匆忙定在参院选举前的7月9日。小泉及其发言人一再强调,此事与参院选举无关。出于人道主义考虑,才主张会面时间越早越好。此话被认为有“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嫌,因为惯于政治作秀的小泉在曾我瞳与家人团聚时间表上做文章不足为怪。在曾我瞳赴印尼的前日,小泉接见了她,会谈的内容没有公开,是否曾我瞳深感政府关怀而更加心潮澎湃在机场做出“表演过火”的举动,这就不得而知了。在参议院开选前那两日里,日本各家电视台反复播放曾我瞳与丈夫热情拥吻的镜头,兴许这正是日本政府所期待的颇为煽情的画面。但事实证明,这场“戏”对日本参议院选举并没有起到多大的影响作用,左右选民情绪的还是国内政策。

为了实现曾我瞳与家人在印尼团聚,日本纳税人付出了高昂代价。日本政府派了一个先遣队前往印尼,包括安全人员、外务省官员与翻译,在雅加达市内包下一幢高级饭店的第十四层全部客房,其中的总统套房给曾我瞳的家人住,每天房租为一千八百美元,饭店方面也为曾我瞳一家特别改造房间增加电气炊煮设备。曾我瞳是在8日由日本前往印尼等候,她的三位家人9日自平壤出发前往雅加达则是搭乘日本政府租用的全日空波音航机,机上只坐了曾我瞳的三位家人与日本政府的工作人员,而费用是一千万到两千万日元。小泉政府寄望此事对内可展示政府为了国民可以不惜一切人力物力,在外交上则希冀说服美国放詹金斯一马,那么小泉有望再展威风。

 

还要继续过难关

由于曾我瞳一家已实现在日本团聚,日本政府官员19日透露,日本政府计划最早于今年8月份与朝鲜重开两国关系正常化的双边谈判,并逐步提高双方的谈判级别。可以说,日朝两国在商议曾我一家的团聚事宜过程中相互增进了理解,关系得到了发展,朝鲜迅速地配合日本方面的安排,并且爽快地表示詹金斯不必回朝鲜了。只是陪同詹金斯到印尼的朝鲜官员突然得知曾我瞳一家马上要到日本去时表示了不快。

曾我一家虽踏上了日本土地,但是,对日本政府来说,问题并没有最终解决,政府看来还得管到底了,许多难题还摆在面前。曾我瞳20日前往首相官邸拜访了官房长官细田博之,就政府帮助他们一家实现来日表示感谢,同时请求政府能够尽最大努力解决其丈夫詹金斯的起诉问题,并尽力促成再调查包括曾我母亲在内的下落不明者的情况。她的母亲1978年与她同时被绑架,但到朝鲜后被迫分开,音信全无。

9日到达雅加达时看上去还挺精神的詹金斯,过了数天,经过健康检查后似乎一下子憔悴了许多,走路还需人搀扶,手上多了一根拐杖。由于詹金斯的健康状况堪忧,日本政府迅速做出让他们一家尽快来日的决定。离开雅加达时詹金斯还兴致高昂地用日语喊 “再见”。他一到印尼就很坚决地表示再也不回朝鲜了,胸前的像章也立马摘掉。20日,日本政府的有关人士透露,詹金斯来到日本后,说他在朝鲜时很想出国,但那是不可能的。这次来到日本是他人生的最后机会。

19日他们一家四口一下飞机就被安排进了东京女子医大,詹金斯单独住一间,曾我瞳与两女儿住隔壁另一间,日本的生活从医院开始,这是始料未及的。

今后最大的麻烦还在于詹金斯的逃兵身份问题。按照美国法律,詹金斯犯下了叛国罪。日本与美国签有引渡条约,詹金斯进入日本境内,只要美国提出要求,日本有义务将他拘捕并移交美国。美国国务院发言人鲍彻19日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示,鉴于美国陆军逃兵查尔斯·罗伯特·詹金斯现正在日本住院治病,美国将推迟拘捕詹金斯,美国将在适当时候对詹金斯提出诉讼。鲍彻说,美国驻日本大使贝克已就詹金斯问题与日本政府举行过多次会谈,说明詹金斯作为一个逃兵已被指控犯有非常严重的罪行。

而日本媒体已开始为詹金斯的“无罪”造声势。7月19日《朝日新闻》一版的名牌专栏 “天声人语”,就巧妙地为战争中的逃兵“正名”,文章说,现在就有两名美国年轻人因不想去伊拉克上战场而躲到了加拿大,两名年轻人说:“伊拉克战争违反了国际法,参加战争就成了犯罪者。”在过去的越南战争中,有12.5万美国人为逃避兵役来到了加拿大。而39年前逃到朝鲜的詹金斯同样是为了躲避越南战争。美国政府在卡特时代已容赦了越南战争中拒绝入伍的人,现在正是到了考验布什政府宽容度的时候。

可以想见,由于目前日美的亲密关系,美国不至于因詹金斯这个39年前的逃兵而太为难日本,但是美国早就下了詹金斯“有罪”的结论,目前的问题在于如何以詹金斯的健康问题为契机,找到日美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法。

从眼下的情况看,美国有可能从人道主义立场出发,赦免或从轻发落詹金斯。耐人寻味的倒是詹金斯本人的态度,从日本媒体现在捕捉到的他的只言片语来看,他似乎也已厌倦了社会主义的朝鲜,重返西方世界的他是否将对当年越过“三八线”做一番新的解释?如果美国政府要求他“立功赎罪”提供朝鲜情报,他又该如何应对?曾我瞳和詹金斯的故事所诠释的不单单是一个国际家庭的悲欢离合,也从一个侧面折射出冷战时期东西方阵营对垒的风云变幻,引发人们重新思考过去的战争与今天的战争。

 

 
   
   
 
   
学校 IT 不動産業 飲食業 旅行業 法務·行政 金融
運輸業 通信業 人材派遣紹介 医療·健康 建設業 娯楽業 その他業種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地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