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高端访谈系列
 
 
 
  打印 关闭窗口
传统、革新、继承,三个关键词打造150年酒造
——访滨田酒造株式会社代表取缔役社长滨田雄一郎
作者:蒋丰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2018/12/21 18:09:45
 

根据原材料和做法,酒类在广义上分为酿造酒和蒸馏酒。中国的“国酒”茅台就是蒸馏酒的代表,而酿造酒的代表,则要数日本鹿儿岛原产的烧酎了。

鹿儿岛作为日本古代文化发源地之一,拥有100多个烧酎酒造。这里生产出来的烧酎被认为是男子汉的最爱、萨摩藩的“秘藏”。如今,伴随着外国访日游客的增多,本格烧酎也逐渐走出九州、走出国门,进入寻常百姓家。

不久前,我在《日本新华侨报》编辑部,迎接了来自鹿儿岛的今年创业150周年的滨田酒造的代表取缔役社长滨田雄一郎,听他讲述烧酎的历史以及对未来的展望。

本格烧酎从南九州走向日本全国

《日本新华侨报》:作为门外汉,我最想知道的就是鹿儿岛烧酎历史悠久声名远播,但为什么直到现代才真正走入寻常百姓家呢?

滨田雄一郎:对于日本人来说,烧酎也分甲乙两类。烧酎甲类是明治以后日本政府规定的,用连续式蒸馏器制造出来的适合饮用的纯酒精饮品,又被叫做“新式烧酎”。烧酎乙类是以萨摩藩为中心的日本南九州酿造出来的地方酒,又被叫“做旧式烧酎”,也就是现在的“本格烧酎”。烧酎是萨摩藩对于蒸馏酒的称呼,由于明治政府里的要人们有很多都是萨摩藩出身的,于是烧酎这个词就作为蒸馏酒的代名词而传遍了日本全国。

明治政府推行西方现代工业,因此当时的煤炭和铁矿的需求量特别大,为了鼓励大家积极加入产业劳动,政府会为重体力劳动者提供烧酎甲类,这是当时的国策,而且酒税还是国家的一大财政来源。因为有政府的推动,所以烧酎甲类可以在近代迅速渗透到日本全国。而本格烧酎作为南九州人最常喝也是最爱喝的酒,却很难走出旧萨摩藩的领地。

当时代的车轮驶入昭和年代之后,日本全国交通脉络和物流运输都逐步完善起来,收音机、电视机和电话的普及,也让南九州的人与信息都走了出去。那些到大阪、东京工作的南九州人,会跟自己常去光顾的居酒屋请求多进一些老家的烧酎,解解思乡之愁。就这样,日本南九州古而有之的本格烧酎开始销往日本全国,并逐步赢得了新的客户层。尤其是在昭和50年代,全国范围内掀起了一股“烧酎热”。我们南九州人最常喝也是最爱喝的本格烧酎,终于成为了全日本人都最爱喝的酒。

本格焼酎”是日本酒的根

《日本新华侨报》:滨田酒造创建于明治元年,今年恰好是150周年。在瞬息万变的社会里,为什么滨田酒造得以顺利发展150年?

滨田雄一郎:大家往往把清酒称之为“日本酒”。其实清酒的前身叫做浊酒。浊酒经过蒸馏就变成了烧酎。就像啤酒经过蒸馏就是威士忌的原酒,葡萄酒经过蒸馏就是白兰地的原酒,高粱发酵后酿成的是黄酒,经过两次蒸馏再储藏和发酵一到两年后,就是以茅台酒为代表的白酒一样。清酒的根其实是本格焼酎。作为“日本酒”的根,我们的酒造始终心怀自豪和使命感,致力于酿造可以成为传奇留世的商品。

100年、150年前相比,酒类的市场环境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为了不被时代抛弃,必须在重视传统的前提下大胆革新,这样才能在市场中生存、胜出,打造出领先时代的经久不衰的产品,延长企业的历史和寿命。

传统、革新、继承,就是支持滨田酒造走过150年的三个关键词。滨田酒造所拥有的三大酒藏——传兵卫藏、传藏院、金山藏,所体现的就是我们“三味一心”的思想。

滨田酒造是了解日本酒文化的一个窗口

《日本新华侨报》:和食文化已经被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成为世界第五项食文化世界遗产。伴随着访日外国游客的增多,有越来越多的外国人有机会接触到和食和焼酎。您作为鹿儿岛县酒造组合的会长,能谈谈焼酎的海外出口吗?

滨田雄一郎:虽然不敢奢望所有人都能喜欢上这种酒,但本格焼酎作为日本独有的酒,我特别希望大家都有机会品尝一下,进而对酒的制造工艺、酿酒人的和历史产生兴趣。我相信经过150年发展、发酵的滨田酒造,能够成为大家了解日本文化、了解日本酒文化的一个窗口。

日本与中国是地理上的邻国,在文化上也有互通之处。如今中国发展一日千里,蕴含着无限的可能性,不论是对于我们企业来说,还是对于全世界来说,都是不容忽视的存在。

米麴菌是日中两国的酿酒业都不可或缺的重要菌种之一,虽然使用方法上日本和中国各有不同,但从根本上发酵都离不开米麴菌,这是亚洲酿酒文化的根。也正因为这样,中国人喝起我们的本格焼酎,会更觉得香味四溢又入口清畅。

滨田酒造的大本营所在的鹿儿岛县与中国古来就交流频繁,自从香港航线与上海航线开通以来,鹿儿岛县知事就站在第一线上强化合作。为了向海外国家推广鹿儿岛的焼酎,不仅通过各种渠道进行宣传,还从活跃在中国的日本人和中国的影视明星当中,挑选了两位做鹿儿岛焼酎大使。一位是日本驻香港总领事松田邦纪,一位是影视明星林栋甫。在林大使的协助下,日前上海还新开设了一家可以品尝到正宗鹿儿岛料理和本格焼酎的店——“JAZZ IN SHOCHU 鹿儿岛料理”。这不是日本人的店,而是林大使和他朋友们开的店。这是日中友好也是日中酒文化交流的一个缩影和据点。

 

提高产品附加值可以帮助酒业走出困境

《日本新华侨报》:通过日媒报道我了解到,日本的年轻人越来越“脱酒化”,个人饮酒量逐年下降。您是否担心50年乃至100年后的日本酒业?有没有什么对策?

滨田雄一郎:现在年轻人通过网络就可以跟全世界的人交流,要满足物质上的需求也不用花太多心思,人在家里坐,货就送上门。在这种便利与快捷的生活环境下,他们不再像我们这一代人那样,经常要约个时间大家一起喝酒聊天。

据我观察,虽然现代年轻人不把喝酒当成一种社交方式,但他们将喝酒视为一种个人乐趣,会在众多酒产品中挑选一种最能代表自己的口味和品味的品牌,追求一种内心上的满足感。他们看中的是品牌的附加值,所以不介意买更贵的酒。我的建议就是,日本酒业应该在提高酒产品的附加值上多下功夫,开发出经典的品牌来,这样即便年轻人的个人饮酒量减少,但酒业的销售额不会减少。

由滨田酒造的三大酒藏之一的萨摩金山藏出品的萨摩焼酎金山藏,是在江户时代发现的距今350年前的金山矿洞里酿造的。矿洞里常年气温19度,湿度90%,完全没有紫外线,非常适用于焼酎的长期窖藏。萨摩焼酎金山藏有五年窖藏。一般的樫木酒樽五年会腐烂,要用甕才行。而通往矿洞内部的全长700米的隧道以及矿洞小火车,就是我们产品的附加值。这种为产品提高附加值的做法,也是我们不断传统、革新、继承的体现。

 

采访后记:

在采访结束后,我们依照惯例,请滨田雄一郎社长题词。他挥毫写下了“敬天爱人”这四个字。众所周知,这是萨摩藩武士西乡隆盛的座右铭,同时也是鹿儿岛县出身的日本“经营之圣”稻盛和夫的座右铭。滨田社长到《日本新华侨报》编辑部接受采访的前一天,作为“盛和塾”鹿儿岛本部的理事,刚刚参加过在横滨国立大学礼堂举办的第26届盛和塾世界大会,并担任评审员。他高兴的对我说,你知道吗?今年荣获大会最优秀奖的是来自中国深圳的女企业家郭文英。郭女士是盛和塾世界大会有史以来第一位获得最优秀奖的女企业家,也是第一位获此殊荣的中国企业家,了不起啊!

 

 

 

 
   
   
 
   
学校 IT 不動産業 飲食業 旅行業 法務·行政 金融
運輸業 通信業 人材派遣紹介 医療·健康 建設業 娯楽業 その他業種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地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