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高端访谈系列
 
 
 
  打印 关闭窗口
“希望中国珍视自己作为蜂蜜和蜂王浆原产国的骄傲”
——访日本蜂王浆株式会社创始人山口喜久二
作者:蒋丰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2018/12/25 18:29:43
 

曾经,日本蜂蜜市场的自给率是20%,如今只有7%,其余的93%都要依赖进口蜂蜜。在这93%的进口蜂蜜中,来自中国的占到了73%。

最近几年,日本民间兴起一股养蜂潮。无论是东京银座大厦顶层还是北海道高中,甚至日本地方城市的机场,都能看到忙忙碌碌的蜜蜂和整齐排列的蜂箱。在中国,养蜂产业正逐渐成为精准扶贫的主导产业之一,同时中国还是全球第一蜂产品生产国。

在中国现代养蜂业大发展的背后,也有日本人推动的力量。这一点往往不为人知或被人忽视。今天我们的采访对象,就是一名在过去40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提高中国的养蜂技术并经常到中国各地的养蜂场进行现场指导的日本农学博士、JRJ蜂医科学研究所所长山口喜久二。

40多年前,山口喜久二的父亲利用蜂王浆治愈了肝癌,此后他全身心投入蜂王浆的研究,1969年成立了日本蜂王浆株式会社,1993年不远万里来到中国青海省建立了无公害无污染高品质的蜂王浆生产工厂,将自己研究改革的“48小时才乳法”在中国推广应用,为青海乃至中国的养蜂业发展提供了技术支持。他还对培养中国养蜂人给予了极大的关心的帮助,从2001年4月开始为中国各大学的蜂学系设立奖学金,出资邀请中国的养蜂后继者到日本交流学习。

 

日本从明治时代形成了养蜂产业

《日本新华侨报》:今年是日本明治维150周年纪念。据我了解,日本的养蜂业就是从明治期振的。那么日本养蜂的起源是什么时候?《日本书纪》里据说也有关于养蜂的文字。

山口喜久二:明治10年(1877年),为了帮助佃农等农耕阶层,政府从美国进口大量的蜜蜂,开始推行养蜂这一新的畜产业。日本国土四面环海,所以没有害虫,而且从南到北都有鲜花盛开,是一个自然非常多的国家。当时的日本75%都是绿色地带,这样的国土条件非常适合养蜂采蜜,所以养蜂业很快就普及、兴盛起来。

其实,蜂蜜文化最早开始于欧洲,在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两河流域之间发展起来的美索不达米亚文明时代就有了养蜂业。日本是从大和时代开始养蜂的,不过那时还是旧式养蜂。到了在18世纪中叶,经过品种改良,提高了蜜蜂的采蜜效率,养蜂正式作为一种产业在全球范围内扩展开来。

 

女王蜂神奇体能的来源就是蜂王浆

《日本新华侨报》:您被誉为“日本蜂王之父。您能给我这个“门外汉”介绍一下蜂王浆到底是什么吗?您生产的蜂王浆和其他蜂王浆有什么不同?

山口喜久二:蜂王浆其实是蜂蜜生态中的一种特殊物质。它既不属于精制的蜂蜜,也不是人工的产物,而是蜜蜂巢中培育幼虫的青年工蜂咽头腺的分泌物,是供给将要变成蜂王的幼虫的食物,也是蜂王终身的食物。

蜜蜂的社会系统很独特,蜂王高高在上,下面有大约3到5万的工蜂和数千只雄峰。它们在社会系统里各有各的责任和工作。乍听上去,似乎蜂王很令人羡慕,拥有众多“臣民”,可事实上,蜂王的一生需要不停产卵,一天就要产卵2000到3000个,真是非常了不起。蜂王这种神奇体能的来源就是蜂王浆。其实工蜂和蜂王都是从受精卵里发育的,而且是同一种受精卵。但工蜂的寿命平均是35天,而蜂王的寿命却可以达到3到5年,区别就在于蜂王吃的是蜂王浆。

我在生产管理的过程中,非常重视蜜蜂的生态规律,不让蜜蜂过度疲劳。虽然这不利于提高生产效率,但是蜜蜂的体质和免疫力会增强,蜂王浆里的活性物质含量也会增多。

 

93年前往青海省实践自然生态养蜂

《日本新华侨报》:据了解,您现在还担任着中国云南农业大学的研究生导师。那么您和中国的交流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山口喜久二:我的中国大陆之旅开始于1992年,1993年去的青海省。当时我听在青海省海拔3200米到3600米的地方有3.3平方米的油菜花田,这简直太难以置信了,怎么会有油菜花盛开在相当于富士山高度的地方呢。于是我决定在93年前去一探究竟。

我从西宁市出发,8个小时程。子就行在断崖壁上,两边都是深谷,感觉车子随都会滑落。经过一路颠簸,于到达了青海高原。我简以相信自己的眼睛,仿佛来到了传说中的桃源仙境,耳边嗡嗡嗡的到都是蜜蜂扇动翅膀的声音。不愧是地大物博的中国,才能有如此神奇美丽的地方。

我同当时的青海省海北州政府商,取得了独占使用权,在高原上成立了首个蜂蜜精制工厂,尽可能地为当地造雇佣位。在我的养蜂工厂,最关键的就是温度的管理,必须保持在摄氏2度左右,所以为了确保冰箱的供电真的大费周折。

我的原则就是平等交易,优质的东西要出高价,在青海省收购蜂蜜时也给出了高于市价4到6倍的价格,所以评价很高,大家都喜欢把优质的蜂蜜卖给我。日本的部分消费中国的蜂蜜怀有偏见,但我认为日本没资说这话。日本的那种低价外包的方式才是破坏蜂蜜市场的根源。

中国有着丰富的蜜源,只是有健康的蜜蜂,就可以制作出纯粹、高品质的蜂产品。

 

设立奖学金助力中国养蜂后继者

《日本新华侨报》:我了解到您还在中国的大学立了学金,研修生提供赴日学交流的机会。

山口喜久二:是的,我是从2001年开始,用个人创设学金,每年给20多名优秀的大学生提供学援助。我还受邀参与日本科学技术振兴机构(JST)主办的“樱花科技计划(日本·亚洲青少年科技交流项目)”,由日本政府邀请10到12名的中国实习生、学者等到日本进行学术交流。该项目在2016年3月、11月,2018年3月都有举办,下次预计是2019年3月。

国与国或是政府对政府间的交流,有时候会出现摩擦。安倍首相则提倡更好的发挥日中两国间民间桥梁的作用,所以就有了“日本·亚洲青少年科技交流项目”。作为养蜂,我很荣幸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助力日本与养蜂大国——中国的交流。

 

中国鼓励振兴养蜂业非常了不起

《日本新华侨报》:让农困,在习近平总书记的倡下,中国推行通过养蜂实现精准扶贫。在振兴中国养蜂上,您身为专家有什么好的建议和意见?

山口喜久二:中国是蜂王浆的原国,而且是全球唯一的原产国,这是所有中国养蜂人的骄傲与自豪。之前我也反复强调过,一定要追求高品质品。我希望中国的养蜂人尽可能的利用自然的蜜源,在有花田的地方养蜂。中国国家主席能亲自鼓励振兴养蜂事业,并将其视为国策之一,真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我希望中国能珍视自己作为蜂王浆原产国的骄傲,也希望有更多的日本人能认识到中国养蜂业的美好前景。

 

日本应该提高养蜂人的社会地位

《日本新华侨报》:我采访过不少的日本养蜂家。句失敬的话,我感觉日本养蜂在走下坡路。您认为当前最急的课题是什么?有没有好的解决方案?

山口喜久二:人们常说,人才、物品、资金,这三点是成就事业的关键。日本养蜂业最大的问题是后无人。什么后无人?因为养蜂是重体力劳动,而且收入不高。我认为,解决方案之一是提高收入,这一点可以参考欧洲的养蜂业。在欧洲,养蜂人的社会地位高,蜜蜂还被视为神的使者。

另外,我希望日本能够禁止使用新烟碱类杀虫剂。目前很多国家都在考虑是否该禁用该类产品,但日本似乎还没有意识到它对蜜蜂健康的影响。至少在花期也就是蜜源最丰富的时期,应该禁止使用该类产品。

日本曾经是养蜂模范国,我也在努力培养养蜂后继人,希望日本能够重新成为全球养蜂业的楷模。

 
   
   
 
   
学校 IT 不動産業 飲食業 旅行業 法務·行政 金融
運輸業 通信業 人材派遣紹介 医療·健康 建設業 娯楽業 その他業種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地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