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赴日旅游
 
 
 
  打印 关闭窗口
共情与风月,瞬间即永恒
作者:何菲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2019/01/17 18:16:30
 

十几年前初次赴日是去四国的松山,当时去那儿游历的中国人不多。

那是夏目漱石的故乡,依然保留着江户到明治时代的建筑和街道样式。

坐着从1888年开始运营的少爷列车去泡日本最古老的、存在了3000多年的道后温泉——千与千寻中金汤池的原形地,深有时空穿越之感,可这些都不是最吸引我的理由。我被一座古老寺院里的庭院惊到了。

不过百余平米,没有活水,绿树繁花楼台瑶池悉数省略,唯有白砂、石子布局其中,指代河流山峦村落,清寂得让人瞠目结舌。

迥异于中国园林的可居可游,那个三维庭园只能像二维水墨画般供人静观默照,冥想顿悟,在有限中体会无限。后来我才知道那是枯园,也叫枯山水。

心即是境,在窄小空间内,用一种彻底的减法表达抽象清宁的云水禅心,这无疑是深受禅宗精神影响的园林装置艺术。

2014年盛夏我和马尚龙老师及闺蜜在伊豆修善寺前一家400多年历史的温泉旅店的门庭驻足很久,那个庭院铺着规格相似的小石子,亦无一草一木,连白砂都没有,只装缀了几尊青灰浑厚的大石,造庭材料简素到极致,然而布石与禅画神髓相通,仅用点墨即将人引入空灵心界。那种物外远致、扑朔迷离的空旷和色空不异,不取不废的禅意,仿佛在方寸之地幻出了千岩万壑。

福冈的太宰府有个园子,那次去不是秋天,庭院里却散布着几枚爬满青苔、铺着红枫叶的石头,仔细端详,红叶是经过处理不会随风吹落的。

对于刹那间诗意的领略和对普通细微事物之美的体会是日本人独擅之处。徜徉此园,我再度对日本人心生感慨。对细节的太过拘重执著桎梏了大开大合的性情与想象,然而没有奇山异水却能珍惜一草一木、深具仪式感的、一丝不苟的浪漫精神的确很日本。

日本有个典故:父亲为茶会做着精心准备,儿子仔细打扫庭院后,父亲摇头。儿子再度认真清扫,父亲仍不满意。如此往复再三,依然如故。儿子不解,父亲轻摇枫树,洒下了一地落叶,父亲依颜色的不同将其错落码放。儿子恍然大悟。

用极大的刻意追求自然荒芜之美,在日本传统文化中较为普遍。在东京上野吃豆腐怀石料理对于我而言是一次难忘的体验。那顿料理要提前一周预约,店的装潢走侘寂路线,连带着料理氛围的素淡幽玄,实在有在寺庙进食的感觉,浅尝细品,不宜说笑。

也难怪,豆腐料理的前身是精进料理,发端于平安时代,原是僧侣们的斋饭。

这顿全素料理有十余道,都是豆腐或豆腐的延伸品,装盛风格玲珑淡泊。虽是全素,却依旧让人感受到高级日料“割主烹从”的风格,灵动口感溢于舌尖。

全套料理十几种豆腐美食下肚十分饱胀,待到乘地铁从上野到新宿后,腹中却已然空虚。这顿每人一万多日元的豆腐料理,对于一个既非豆腐粉丝也非素食者的我来说,谈不上解馋,更不顶饱,闺蜜请我去,实在想让我更深刻地领略东瀛文化之美、仪式之美。

固然晓风入松影、清泉石上流的氛围是美的,但若能在阅尽千帆后依旧保持清风明月的心境,又何必在乎是否吃素呢。

苦夏的东瀛,吃流水素面是古老的风俗。如果没有饶有情致的“流水”,冰镇素面也能替代。

利休灰纸糊裱的移门,局促空间内点缀着小花与呈奇数的石头,枯淡的色调、迂回的长廊、沉郁的屋檐使其即使在清晨也有着下午3点的感觉。

其实日本茶口味乏善可陈,几乎皆为蒸青绿茶,从口感上至多算是清淡幽微,而茶道却在操作程式中最大程度的追求“枯寂”的表现形式和审美体验。

进茶室先迈哪只脚,哪种茶具放在草席的哪一行纹路上,茶碗要横竖擦几圈,移动茶具的路径是曲是直,一杯茶要分几口喝光,行礼用真、行、草何种形式,在何时该提哪些问题并如何应答……一招一式皆有成规,仪轨礼法繁琐至极,指向相应的内涵和寓意。

中国茶道讲求虚静之美。在一盏清茶中品出聚散得失的真意,释然于物我两忘的境界,中国茶道注重心灵层面的沉静恬淡、虚无豁达,所以喝茶时聊天听曲看书说笑皆可,随遇而安,只求内心自悟。

虽说日本茶道是对寂寥荒芜贫穷苦闷等价值的重新发掘和演绎,可终究还是脱离了茶的实用功能和神味妙趣。我修为不够,只相信“空故纳万境”,品茶时让各种规则程式塞满内心,何以实现从感官到灵魂的飞跃呢。

这感觉真不如在伊豆高原承接着神之灵气的山林雾霭间反转穿梭时,感受的那种迷离空寂。那是真正属于自然的、岛国的清灵幽玄之美。

在关东千叶县九十九里滨的温泉保养所餐厅,我吃到微烤鲣鱼。

将新鲜鲣鱼用稻草烤成外熟内生,然后用菜刀拍打鱼肉使肉质紧实。如此烹法,鱼皮焦香,而红色鱼肉却基本是生的。鲣鱼是我在日本小说里时常读到的美食。鲣鱼是生活在温暖海域的洄游性鱼类,春季沿黑潮北上,秋季沿亲潮南下。

日本人自古就迷恋吃初鲣,他们对“初物”(即时鲜货)都有着无法言喻的好感。初鲣昂贵,时令转瞬即逝,据日本古籍记载,吃一口初鲣能延长75日寿命。初鲣在淡淡的宿命感中凸显的辽远而纯粹之情,颇为符合东瀛在平安时代就出现的独特的美学观点:物哀。

物哀从字面来看,物是所欣赏的客体,哀是情感体验,感受、欣赏、惋惜又悲悯万物,以人生无常,芳华易逝,生灭必然,永恒徒劳为基调。

村上春树说,“不管是樱、萤或枫,都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失去它的美丽。我们为了目击那一瞬的光彩,路途再远也愿意前往。”

川端康成的作品中,四季风物的描写无不弥漫着物哀情怀。春天赏樱、夏天戏萤、秋天观叶、冬天品雪……这些在日本现代生活中也颇有仪式感的行为,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寂寥伤感。

作为一个火山地震海啸多发、国土局促又深受禅宗影响的东方岛国,“瞬间即永恒”是根植于他们文化体系中的直觉性哀感。共情于风月,睹物哀,与物同哀。让人想到一句诗:所有的事物,我都要看上两遍,一遍让我欢欣,一遍让我忧伤。

 

细若发丝的面条用沸水烫熟后,再用活水反复清洗,直至水中没有了淀粉质。之后用冰块镇着,撒上调料,蘸着日式酱油吃。

日本人讲究细节礼仪,唯独在吃面时能酣畅淋漓地发出吸溜声,似乎不刻意出声,不足以证明面的美味。这让人想起清少纳言的《枕草子》,全篇多以“可赏玩”开头,赏玩的不是外在,而是内里某种难以言喻的微妙情感。

观赏日本茶道仪式,在一座古老的茶室里。

 
   
   
 
   
学校 IT 不動産業 飲食業 旅行業 法務·行政 金融
運輸業 通信業 人材派遣紹介 医療·健康 建設業 娯楽業 その他業種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地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