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蒋述日本:中国青年陶艺家与日本备前烧的“人间国宝”
 来源:环球网  发布时间:2019/06/13 19:16:35
 

 

环球网链接
微信链接

 

赢得日本“人间国宝”称赞的中国陶艺家
 

◆《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总编辑 蒋丰

进入日本“令和”元年的初夏,涔涔细雨,落在这一处,滴在那一处,浸了东京的街巷,润了古朴的屋瓦,就像那窑灰落在柴烧紫砂壶上,天然的、随机的,形成了温厚润泽的光晕。在这样的一个雨夜,刚刚在冈山辞别了日本“人间国宝”的伊势崎淳、来自中国的青年陶艺家—-宋少鹏在东京接受了《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记者的访谈。
从兴趣实践成专业,赢得日本“人间国宝”赞誉的中国青年陶艺家,不计人工、时间和经济成本的执着的探索者,终止传统烧陶工艺断代缺憾的补天者……记者倾心地听着、问着,有时感到很难将这些一个又一个鲜活跳跃的形象与眼前这位笑容略显羞涩的山东汉子联系起来。
据记者所知,无论哪个国家和地域的传统工艺行当,都是相当保守封闭的,它们常常是依靠血亲和地缘关系悄然传承。那么,这位成长在中国山东喝着黄河水的汉子是如何被宜兴紫砂吸引,又是如何在美丽的太湖畔这个五色泥的世界占据一席之地的呢?
 
由邂逅到深研,传承技艺感念领路人
说起来宋少鹏与茶壶的初次结缘,还是当年被派往广东出差时、在那里邂逅了一位爱茶懂茶的潮州大哥。潮州人爱喝功夫茶,对茶器也有要求,宋少鹏跟着看、试着品,噙啜把玩之间,启发了他与茶壶的缘分。
可是若是认真算起来,宋少鹏与茶器的缘分,还要追溯到他的童年时代。在物质还不那么充裕的年代,市面上最常见的就是茉莉花茶,龙井、毛尖是难得一见的稀罕物。条件有限,可喝茶的规矩不能少。奶奶一定要用爷爷在民国时期买的宜兴紫砂壶配茉莉花茶,用玻璃杯泡龙井。为的是,用温润的紫砂冲泡出茉莉花的香韵,用晶莹的玻璃折射龙井的沁透。作为奶奶最疼爱的孙子,宋少鹏可没少蹭茶喝。这段快乐的童年时光,至今深深地留在宋少鹏的心底,温暖地保留着记忆,启发他初识“茶与器”的关系,给他上了人生关于器物美学的第一课。
与潮州大哥这一场不期而遇的邂逅,唤起了宋少鹏的童年记忆,签订了他与紫砂壶的宿命之约。宋少鹏从此痴迷于茶具的玄妙世界,在“茶”与“器”的融合、消解、共生中谛听来自远古的回声。
不久,回到济南的宋少鹏驱车十几个小时,直奔千里之外那个号称“世界上只有一把壶,它的名字叫宜兴”的骄傲的古城。初到宜兴,人生地疏的外行人,全凭对茶器的热情,一头扎进了这个“水很深”的五色土的世界。吃了不少苦头,这是不用说的;交了不少学费,这是必须的。但如今谈到这段历史的时候,宋少鹏豪爽的一句带过,接着就怀着感恩的心情跟记者回忆起对他影响最大、帮助最多的两个人。一位是制壶大师王寅春的小孙女——王芳。王芳虽出身制壶世家,却保持着做事专注、为人公道的宝贵品格,让年轻的宋少鹏感受颇深。后来在她的引见下,宋少鹏结识了掌握黄龙矿本山矿源的陈伟。这下,从矿源到练制技法,宋少鹏把紫砂壶的源头和关键摸了个清清楚楚,他马上投入资金和技术,买矿、练泥、建窑、试烧。经过一次次烧制、调温的对比,宋少鹏试遍了电窑、气窑、柴窑,废掉了至少几千件作品,终于换来了柴烧界的刮目相看。
 
恢复传统落灰釉,在文化交流中重生
宋少鹏并没有止步于对紫砂壶制作工艺的了解和传承,随着他对紫砂壶文化了解的深入,深藏于血脉中的炎黄子孙的那份文化责任感越来越强烈,他心里有了更深层次的追求。在中国明代嘉靖、万历间,紫砂的烧制都附入缸窑烧造,紫砂就会有落灰釉。遗憾的是后期紫砂器转入匣钵,这种工艺在中国国内已经消失。宋少鹏在经过千百次实验后、终于锁定了消耗巨大、费时费力的柴窑,开始挑战失传已久的落灰釉烧制技艺。
隔海相望的日本,依然保留了类似的工艺,而其中与中国传统落灰釉烧制技艺最为接近的就是冈山县的备前烧。2017年,宋少鹏在著名传媒人杨锦鳞的引荐下,辗转前往日本的冈山县,拜访被誉为“人间国宝”的备前烧大师伊势崎淳。
现今的宜兴紫砂,更关注于制作技法的锤炼,而多少忽略了选料,宋少鹏则主张从重视原料,“用十根手指去感受陶土”。通过与伊势崎淳的交流,感受备前烧与宜兴紫砂在创作理念上的相似与不同。伊势崎淳主张把“土”放在烧制备前烧的首位,这与宋少鹏对于矿泥近乎苛刻和疯狂的追求有着异曲同工之效。更为重要的是,伊势崎淳老先生讲,“备前烧与那些受中国影响的用釉药的陶器不同,它是日本人自创的日本独有的陶器。”
这让回到国内的宋少鹏更坚定了“从零开始”、从黄龙山本山矿源入手的想法,他不惜投入,不计时间成本,每隔20度设定一个炉温,反复对比烧制结果,经过无数次失败,终于烧制成功,经中国古陶瓷学会和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研究所联合举办专家的共同鉴定,认定宋少鹏的承相紫砂研究所“在产品烧制过程中采用传统的柴烧技术,成功复原了中国传统落灰釉烧制技艺”。
宋少鹏是一位踏实、念旧又懂得常怀感恩之心的山东汉子。他饱含深情的跟记者说起每一位影响他、帮助过他的人。这次,他带着感谢的心情重访日本冈山,将自己柴窑烧制的两件落灰釉得意之作——一把紫砂壶王和一件吉祥陶器“龙龟”送给伊势崎淳。老先生反复把玩着这两件陶器作品,不时地摘下眼镜细看,他说:“我的眼睛已经做过十次手术了,但我用手一摸,就知道这是珍品。这位中国的年轻人,真的是非常努力的。”
 
引入技术手段,老树焕发新枝
2018616日,由中国古陶瓷学会和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研究所联合主办的“传统落灰釉与明代宜兴紫砂飞釉学术研讨会”在六朝古都——南京召开。与会的陶瓷学会的专家们一致认为,承相紫砂研究所制作的产品“突破了传统落灰釉釉面比较单一、容易剥落的缺点,具有显著的创新特征。”
会上,国内陶瓷界及非遗保护专家对于宋少鹏和他的承相紫砂研究所为了弥补传统落灰釉技术断代的空缺,所付出的不畏艰辛的坚持与努力给予了高度评价,肯定了他们在技术传承与创新方面所创造的价值。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研究所所长陆建芳强调了非遗传承与保护的关系,“现在能看到的非遗项目必定经过创新;非遗项目要持续发展必须要在传统的基础上有所创新。”
承相紫砂研究所自主设计建造了柴窑,实现了还原、氧化、强氧化、强还原等多种烧造效果,在多种成型、烧成温度等技术层面进行积极探索。宋少鹏及承相紫砂研究所对于落灰釉烧制技艺的复原,也启发了福建建窑的研究者。建盏专家谢道华表示,下一步将与承相紫砂研究所的落灰工艺互相借鉴、在建窑进行落灰釉烧的尝试。
宋少鹏和他的承相紫砂研究所已经开启了国内博物馆巡回展的大幕。首展选在历史悠久、拥有海量珍品的南京博物院,完美亮相后的第二站预定是以馆藏磁州窑闻名的河北省博物馆。
谈及今天的成就,宋少鹏谦虚地说自己的人生“太顺了!”其实,这份顺,源自于他“从零开始”的人生哲学,源自于他关注流程、尊重程序、注重细节、追求极致的坚毅品格。他把事业、把人生、把每件事的顺序理清楚,循序渐进,逐步积累,不肯为取巧省一分功夫,不肯为媚俗屈一寸傲骨。
一个程序一个程序严格把控做事的方法,反而实现了“弯道超车”。他用5年的时间遍访考古、历史、制陶名师、交流技艺,扫除了前面15年的困惑和迷茫,凭借20年的扎实积累与有60年功力的日本备前烧大师伊势崎淳碰撞出的火花,赢得了成就。
记者还想赘述的一个细节是,这次重新拜访伊势崎淳大师的时候,老先生让老伴不时地送上来日式点心和抹茶,带着大家看他个人的工作坊,一起上山去看他使用了六十多年的半地上式的“穴窑”,然后一起去从江户末年已经废弃的“南大窑”遗址。行走在片片废砾弃皿的窑迹间,伊势崎淳老人默默无语,任微风吹拂他那飘逸的白发。他邀请大家一起在纪念碑前合影留念,然后一起去吃日本的乌冬面。当大家一起回到老先生的住宅时,只见宋少鹏赠送的两件礼品已经与老先生创造的作品摆放在室内的同一个展台上。老先生打手机把住在对面的儿子、也是一位年轻的陶艺家叫了过来。一进屋,他就看见了这两件礼物,反复端详,爱不释手。坦率地说,记者此刻感受的是技艺超越国境,创意盈动人心。
当记者问及宋少鹏的人生理想时,他谦逊的说自己还很年轻,想法可能还不成熟,他的渴望是恢复中国宋代八大名瓷的传统柴烧技术。他的愿望是自己的作品能够成为国宾级礼品。他的希望是在中外陶器、瓷器的交流百花园中成为一朵绽放的奇葩。
这,绝非是痴人说梦的大话。记者了解到,宋少鹏已经凭借新技术手段逐步攻克传统技艺的传承断代问题,在恢复银兔毫和银油滴的落灰烧制方法后,宋少鹏正在尝试恢复对天目曜变的落灰釉烧制。

我们期待着,中华陶瓷文化凤凰涅磐般的新生。我们祝愿着,中国青年陶艺家宋少鹏新作频传。

 
   
蒋述日本更多
蒋述日本:中国青年陶艺家与日本备前烧的“人间国宝”
蒋述日本:闻名日本的中国医生 技术治身沟通治心
蒋述日本:前所未有之变革,日本学校居然允许女生穿裤装
蒋述日本:在日本创作美食的中国大厨们组团了
蒋述日本:亚洲人的技与美是全球关注的焦点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