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日本华人新闻中心
 
 
 
  打印 关闭窗口
沉浸在根津美术馆的“三醉”之中
——东京大都会的别样之美(二)
作者:蒋丰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3/12/2020 10:32:05 AM
 

 

这里,可以说,太有名了!以至于,每日人头攒动、宾客盈门,这份喧嚣,这份热闹,与国之重器的宝藏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这里,可以说,太安静了!在东京港区寸土寸金的青山地区段,这一大片高低错落、山势起伏的庭院,足以阻隔表参道上那金钱涌动的声音。

或许是因为有着建筑设计大师隈研吾独具匠心的手笔,或许是因为有着包括7件日本国宝在内的丰富馆藏,或许是因为着四季风致各有不同的庭园之魅,位于青山的根津美术馆总是许多游客旅行攻略上不可或缺的“打卡”之地。

美术馆门开一侧,翠色欲滴的竹枝掩映,似借用了中国传统建筑中“影壁”的效果,将满园意趣深锁其中。折进玄关,左边是一组极富禅意的庭园造型。一块形似扁舟、体量可观的石块与一座厚重的石灯笼立于碎石之上,除此之外,空无一物。单调的材质,随意的组合,却足可以引出“明朝散发弄扁舟”的想象。以有限的物象,表现无限的空间,用有形的线条,跃动无形的韵律,这正是日本建筑设计大师隈研吾的“拿手好戏”。

再深入,右侧则是一条长长的通道,通道两侧,一列起到隔离和遮挡效果的鲜活的竹枝与排列在正馆外壁之上的枯黄的竹竿相对而恃。竹节参差错落,仿佛音符点缀在五线谱上,这些原本沉默不语的物象,被隈研吾谱成一首声韵悠远、曲意淡雅的建筑乐章。踏入馆区,未见展品,建筑的乐章可以让人为之“一醉”。

在隈研吾用竹元素写就的建筑圆舞曲中轻快前行,曲终时便到了根津美术馆正馆的入口。高大的屋顶之下,巨型玻璃窗顶天立地,将美轮美奂的自然庭园引入展厅。尽管根津美术馆馆藏丰富,收藏有包括《燕子花图屏风》在内的七千多件藏品,但是恐怕没有人会面对满园秀色而毫不心动的。行至此处,正馆入口处略嫌熙攘的游人自然分流,渐渐与庭园融为一体,各得其所,自寻其乐,沉醉在美的迷宫之中。

地处纸醉金迷、名店林立的表参道一角,根津美术馆侘寂的庭园却总能令人洗心清目。或许与根津嘉一郎钟情茶道又关系,他营造的这座庭园,仿佛一处巨大的露地,园内“曲径通幽”,没有规整的、一眼可以望见前路的小道。高大的银杏树,挺拔地伸向天空,山势高低起伏。

影影绰绰之中,有片片石块和待合亭将化身为“茶客”的游客引向四座不同风格的茶室。茶室“无事庵”前,一个小小的平台探出水岸,右侧几丛芦苇在秋风中轻摇,似乎无人野渡,又绕了几步,果然看见一艘不系舟自横于水面之上,秋意野趣,怡然自得。舟不渡人,只渡风情。

那些来自平安时代、镰仓时代、室町时代的塑像,看似随意又别具趣味的散落在庭园之中,阡陌道旁,仿佛它们从那些能工巧匠手中诞生之初就是这样一幅模样。春之花,夏之荫,秋之枫,冬之雪,各有其迷人之处。游客无论在什么时间,来到根津美术馆,都会被这里的庭园羁绊住匆匆的脚步,沉浸在庭园意趣的“二醉”之中。

说起来那是1860年了。在中国,正值英法联军发动第二次鸦片战争之年。在日本,这座美术馆的主人——根津嘉一郎,出生于今天山梨县的一户豪商之家。或许是家族事业的传统,给了他经营的头脑,保险业、东京电铁、东京电灯……根津嘉一郎的产业王国涉及多种行业,风头一时无两,时人甚至用“连掉进火里的栗子也不会放过”来讽刺会赚钱的他。然而,不要误会根津嘉一郎是个有钱就烧包的俗人。当时,根津嘉一郎与一批有远见卓识和民族责任感的有志之士,有感于明治维新后自上而下那股“全盘西化”的强劲势头,让日本举国上下丢弃了民族文化和传统之美,他们要出手从事文化大业。这其中,有留下了“逸翁美术馆”的小林一三、有创办了“五岛美术馆”的五岛庆太等人。

更为难得的是,在收藏方面豪掷千金的根津嘉一郎却深谙“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道理,留下与社会大众共享美术收藏品之乐的遗愿,于是,1941年,根津嘉一郎去世后的第二年,一座美术馆在他的旧居诞生了。尤其值得一书的是,根津嘉一郎对于艺术品的保护和尊重,令其他艺术品收藏家为之倾慕。川越名门笃志家也将自家收藏的艺术品捐赠给根津美术馆,无疑是对根津嘉一郎对艺术品收集、保护和传承的功劳的最大褒誉。

 

 

来自中国殷商时代后期的青铜器是根津美术馆引以为傲的镇馆之宝。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当属原本收藏于圆明园中的双羊尊,双羊相悖的造型,器身遍饰饕餮纹,颇为特别。另有一批来自中国河南安阳殷王墓的青铜重器,包括鼎、盉、鬲、簋、觚、觥等多种形制,且铸有铭文,饰有蟠螭、云雷、饕餮等典型纹饰,具有明确的时代标志和极高的历史价值。双羊尊于中国国家危亡之际不幸流失于海外,如今,我与它,相遇在东瀛的根津美术馆内,彼此皆是漂泊游子的身份,不由生出万千感慨。

根津美术馆内还收藏有120张《平家物语》的画贴,这些扇面形画帖与诗文构成了巨幅绘卷,展现了日本工艺美术发展的高度,相传为土佐派画师的作品。画家用螺蛳壳里做道场的功夫,在这些高不过17厘米,宽不过26.7厘米的扇面上,讲述了平清盛一家如何权倾天下,又如何举族覆灭的故事。历史事实、惊人细节,被尽数描摹;恢宏的战争场景,大量的出场人物;丰富的面部表情及肢体语言,发肤衣饰,花鸟鱼虫,风云雷电,无一不诉说着绘卷艺术的魅力。整组作品以静谧肃整的钴蓝色与庄严华贵的浓金色作为主色调,通过大胆的点染,巧妙的布局,共同构建出一个带有传奇色彩的物语世界。

如果把这组作品与一个世纪之后尾形光琳的《燕子花图》做对比,就能够看出时代更迭中,日本绘画风格的演进与传承。重中之重的国宝《燕子花图屏风》,常常被作为日本美学的象征,尾形光琳大胆选择单一的植物样式作为表现对象,只使用金色、群青色和青绿色三种颜色,却借助跳动的结构布局,组成一支充满韵律感的生命赞歌,充分展现了日本美术装饰性和工艺性的美学特征。怎能不为之“三醉”!

辞别根津美术馆时,已是夜幕垂垂低沉,通道一侧规律排列的闪烁地灯把隈研吾用竹节组合出的圆舞曲变幻成低缓悠扬的小夜曲。艺术的相通性,把不同表现形式的工艺之美、自然之美、建筑之美,融为一体。

在东京都最中心的位置,能够保留一处1.7万平方米的私人庭园,不仅闹中有静,更是闹中有品,因而弥足可贵。

从“东京”站乘坐地铁丸之内线,到“赤坂见附”站换乘地铁银座线,在“表参道”站下车,步行四五百米即到。切记,切记!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