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本报评论员专栏
 
 
 
  打印 关闭窗口
揭示日本民族双重性格的经典之作
——鲁思•本尼迪克特《菊与刀》读后感
作者:程千凡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  发布时间:10/9/2020 4:06:47 PM
 

美国社会学者鲁思•本尼迪克特《菊与刀》,不仅是一部文化人类学的经典名著,更是在世界上至今难以超越的“现代日本论鼻祖”。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鲁思•本尼迪克特既不会日语,也没有到过日本,有人说她仅是凭借着对在美国的日本战俘的采访,就成就了这样一本名著。在我看来,这种说法过于浅薄。的确,从方法论上来说,她采取了实地采访日本战俘的方法,但她在社会学理论上有着不可忽视的丰厚积累。应该说,这种理论的功底与别具一格的采访,以及头脑中没有先入为主的束缚,成就了这本著作。

据说,早在二战尚未结束的期间,鲁思•本尼迪克特就受美国政府战时情报局的委托,得到天文数字的资金援助后,开始了对日本的研究。在这种背景下的研究,必须是一种理智冷静的研究,同时还要是一种盈满情怀的研究。这种研究,不仅要能够汇总出“敌国”的种种表面现象,更要能够剖析出“敌国”的民族特质以及对外持续发动战争的民族根性。而此后的“日本论”,之所以无法超越《菊与刀》,就是难以做到这两点的有机结合。

我还了解到,《菊与刀》是1946年11月首次出版的。当时,以美国为首的占领军已经威风凛凛地雄踞日本,但正如日本人不肯称“战败”只愿意说“终战”一样,这个时候对美军也不愿意说“占领”而只肯说“进驻”。不过,美国占领军最高司令官麦克阿瑟毫不客气,指示日本学者必须翻译出来这本书的日语版。在当时,这无疑是一种文化的耻辱。 本书的书名,选择了在日本最具象征意义的两种事物——“菊”与“刀”。“菊”不仅仅是日本皇室的家徽,更是日本皇室政治文化的代表,“菊帘背后”的种种动向曾经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影响了日本国家的走向;“刀”是武士道的像征,它呈现着大和民族的勇气、征伐、忠义、名誉,但这把刀并不是不可以弯曲的。“菊”的柔美与“刀”的刚峭,形成一种强烈反差的画面,揭示出日本历史、文化和民族性的内在性格。今天,有些文章乃至书籍的题目被讥评为出自“标题党”之手,但没有人会说鲁思•本尼迪克特著作的书名有“标题党”之嫌。

有些人读这本书,过分看中其中论述的日本的“耻感文化”。我则从直觉中感受到,一个敢于对外多次发动侵略战争的国家与民族,是不具备真正意义上的“耻感”。至少,将其翻译成为中文的“耻感”,会影响许多中国读者对日本的判读,在“认知”与“感情”上把日本看轻。 相比之下,我更喜欢鲁思•本尼迪克特对日本民族双重性的分析。她在《菊与刀》中指出日本民族具有“侵略好斗而又爱好和平;追求无力而又崇尚美感;倨傲自大而又谦逊有礼;冥顽不化而又与时俱进;温雅驯服而又心怀怨恨;诚实忠诚而又背信弃义;坚强勇敢而又怯懦胆小;墨守成规而又追赶时髦”这样双重的性格。在我看来,这不仅仅告诉了读者日本民族的双重性,更教给读者一种“方法论”:那就是观察、认知一个民族的时候,切忌以偏概全,要能够做全面地分析和判断。

阅读《菊与刀》,对于我来说。最大的收获就是对日本少了一份冲动情绪,多了一份理性认知。

 
   
   
 
   
IT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住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