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語 | 日本語 | 收藏本站
新闻搜索
 
高端访谈系列
 
 
 
  打印 关闭窗口
为中国人提供医疗服务为中国医院提供建设模板
——访日本医疗法人社团心和会理事长荒井宗房
作者:本报总编辑 蒋 丰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网  发布时间:2018/05/08 18:07:28
 

中国和日本,作为亚洲两大经济强国的同时,也都要面临日趋严峻的高龄化问题。最近无论是中国还是日本,都非常重视国民健康,在倡导建设“健康大国”的政策上目标一致。这意味着两国可以互惠互利,共同提高,并且有望在健康福祉产业上建立起一个新的合作体制。

到目前为止,记者采访过的日本医疗机构有30多家。据我观察了解,在医疗设备上,中国一流医院和日本一流医院的水平不相上下,然而日本的优势在于老人院、看护机构、康复中心的总体水平都很高,从环境建设到护士、技师等,都有一套完善成熟的体系。我希望能将更多的这方面的相关讯息介绍到中国,相信我们也一定能够从中找到学习的范本和可借鉴的经验。

创设于1946年的日本医疗法人社团心和会,拥有包括医院、康复中心、看护中心、精密体检中心、老人院在内的8家医疗机构,为解决日本高龄化问题、延长日本人的健康寿命作出了极大贡献。为此,2018年3月22日,我前往心和会于去年7月在成田机场附近新建的成田疗养病院(别名:森之病院),对该法人社团的理事长荒井宗房进行了专访。荒井宗房是心和会创设人荒井元吉的孙子,创设、运营医疗机构可以说是荒井家三代人的家族产业。

 

 

 

始终贴合社会需求提供高质量医疗

《日本新华侨报》:心和会在70年间历经三代,从最初的一个疗养所发展成为一个医疗法人社团,这其中也经历了日本各个时期的社会变化。我想知道,心和会是如何对应这些社会变化的,其基本理念是什么?

荒井宗房:心和会是从我祖父荒井元吉于1946年在千叶县四街道市创设的诊疗所起步的。当时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第一年,经济萧条,百废待兴,日本社会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混乱状态,人们精神压力都非常大。祖父预想到今后的一段时间,日本会出现不同程度的精神病患,而社会需要能够帮助病患治疗、康复,让他们重新尽到社会职责的医疗机构,也就是精神病院。这是祖父所关注的,也是社会所需求的,为此他在千叶县八千代市开设了一个诊疗所,后来更名为八千代病院,床位从一开始的53个扩大到现在的422个。八千代病院能够对应精神科急性期治疗、老年痴呆症治疗、精神疗养等,并且非常重视保护患者隐私,同时帮助千叶县确立了地域性的精神科医疗体系。

到了1983年,日本逐步迈入高龄化社会,为此我的父亲又创设了新八千代病院,为需要长期住院的老年人提供一个高品质的安心的住院环境,并帮助他们进行康复训练。

伴随着高龄化问题的加剧,进入平成时代以后,心和会又相继创建了看护中心、地域生活支援中心、老人院等,始终是贴合社会需求、地域需求地提供最高品质的医疗服务和疗养环境。

我的父亲大约是在30年前接任了理事长一职。为了更好地让所有工作人员都向着同一个方向努力,他把大家召集到一起,倾听大家的想法,并最终将所有人的想法整合成为一个理念,那就是“重视患者的人格尊严,创造能让患者安心的环境,提供自己都想体验的服务”。我觉得父亲的这个做法很新颖,也很有意义。正因为这是所有工作人员的共同想法,所以这一理念已经很好地渗透到了大家的工作细节中,成为我们心和会所有人的工作准则。

 

 

 

为中国和日本的康复中心提供建设模板

《日本新华侨报》:我了解到,心和会在2017年7月又创设了一个新的成田疗养病院,而且是由著名的日本建筑师隈研吾设计建造的。为什么选择了隈研吾做设计师呢?是因为欣赏他的理念还是期待他的设计能给病院增添附加价值?

荒井宗房:心和会始终扎根地域社会,致力于提高千叶县的医疗和福祉水平。千叶县在最近几年高龄患者迅速增多,尤其是成田疗养病院所在的东部地区康复中心严重不足。通过运营新八千代病院,我们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有信心改善千叶县康复中心不足的情况,为当地老年人提供长期稳定的、安全安心的康复环境,因此选择了千叶县东部地区,也就是成田机场附近创建了成田疗养病院。

成田市有一个“国际医疗学园都市构想”,目标是加强和海外医疗机构的互动合作,利用成田机场这一方便条件,将成田市打造成为一个医疗都市。现在还在建设国际医疗福祉大学,同时也计划开设大学附属医院。

从日本医疗的总体大环境来看,大多数医疗机构偏重患者身体机能的康复和疾病的治疗,没有充分重视到患者精神上的疗养。而我们心和会在过去的70年里通过运营医疗机构,在对患者的精神治愈上拥有相当丰厚的经验和突出的贡献。这是成田疗养病院的最大特征。

想要患者得到精神上的治愈,就要考虑环境建设,因此我们选择了由隈研吾先生来设计建造。隈研吾先生在设计上更多的是考虑建筑物的适用性与生态性,减弱混凝土所带来的冰冷感,减弱建筑物与周边环境的冲突感,让建筑变成配角,将环境的考量放在第一位。与此同时,他还尝试在建筑中增加木材、纸、竹等天然材料、传统材料。他主张“建筑物不是物,而是人的容身之所,要让失去安全感的现代人,能够在建筑物里感受到一种温情”。这也是我们想提供给患者的。一般的医院在建筑上都会考虑成本问题,建的特别高,但是我们成田疗养院的占地面积特别大,只建了两层。隈研吾先生还给成田疗养病院起了一个别名——“森之病院”。因为成田疗养病院的绿化特别好,已经成为了自然景观的一部分。

我相信这种在建筑上就考虑到患者精神健康的理念,也会为今后的中国和日本的康复中心的建设提供一个模板,让大家不仅要帮助患者治疗疾病、恢复身体机能,同时也能唤起大家对长期入院患者的精神健康的关注。

 

 

 

对社会了解的越多越能提供更好的服务

《日本新华侨报》:您是毕业于东京大学医学部的高材生,拥有一定的临床经验,后来又在大前研一做代表的BBT大学院大学取得了MBA学位。您是希望转型做一个经营者吗?

荒井宗房:做医生是我从小到大一直以来的梦想,因此我在学医的过程中也非常的专注、深入,希望能够成为专业领域里最为出色的医生。但逐渐的我认识到,每天把自己关在医院里,虽然专业知识得到了很大的扩张,但同时自己的视野也日趋狭窄。我希望可以拓展视野,接受一些新鲜的刺激,于是就希望报考一个工商管理硕士的学位。

通过自己的调查,我发现大前研一先生的BBT大学院大学会安排日本经济界各领域的代表性人物做讲师,内容丰富,比较符合自己的需求。实际的学习过程也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期待值。

我认为,这些宝贵的经验,最终都可以运用在医疗领域。对社会了解的越多,就越能为社会和患者提供更新、更好的医疗服务,也有助于医院的运营工作。

 

 

希望与中国同领域人士加强交流共同提高

《日本新华侨报》:2016年有638万中国游客到访日本,2017年达到了700万,创下历史新高。未来几年里,中国访日游客还有望一举突破1,000万大关。在日本政府也大力推动医疗观光的眼下,心和会愿意接受以中国人为代表的外国患者吗?在这方面有哪些具体的举措?

荒井宗房:我也了解到,中国游客在访日外国游客中所占的比例最高,而且中国游客对于日本尖端医疗的专注度也最高。我们心和会正在东京葛饰区的龟户修建一个大型精密体检中心,距离龟户南口步行只需要3分钟,交通便利,有利于中国游客前来利用,并配有专业的医疗翻译,最快可以于今年5月中旬投入运营。

这是我们的第三个精密体检中心。我们的这三个精密体检中心不仅提供最一流的入住体验和体检服务,还提供基于抗衰老医学的精油按摩和由一级料理人创作的健康餐饮,给人一种度假、禅修般的享受。

我去过中国四次左右,主要是香港、北京、杭州这几大城市,在中国友人的协助下,最近也有了一次参观中国的康复中心的机会。我觉得,在医疗器械上,中国的部分医疗机构已经跟日本处在同等水平,但对于患者每个人的对应上,日本还是可以提供一个更好的范本。而且中国人的意识还停留在有病才去医院的阶段,因为医院不太重视环境建设,往往给人一种特有的紧张感。

我希望有机会能邀请中国同领域的人士到心和会的康复中心和老人院参观学习。我们的工作人员有获得国家资格证书的理学疗法士、言语听觉士、作业疗法士等。比如被隈研吾先生称之为“森之医院”的成田疗养病院有100个床位,我们就配备了100名工作人员,能够每天不分节假日的做到一对一的康复治疗。

中日两国都无可奈何地步入了高龄化社会,如何提高大家的健康寿命,是两国都在努力的目标。相信我们一定可以有更多的交流机会以及共同提高的空间。

 
   
   
 
   
学校 IT 不動産業 飲食業 旅行業 法務·行政 金融
運輸業 通信業 人材派遣紹介 医療·健康 建設業 娯楽業 その他業種
公司简介 | 事业介绍 | 广告服务 | 印刷服务 | 订阅《日本新华侨报》 | 联系我们 | 信息保密政策 | 版权与免责声明
 
 
(株)日本新華僑通信社
 
邮编:171-0021 地址:東京都豊島区西池袋5-17-12 創業新幹線ビル4F
电话:代表 03-3980-6635 编辑部 03-3980-6639 营业部 03-3980-6695
Copyright © 2004 JNOC, All Rights Reserved